周司寒喬煙 作品

第4章

    

燙的痛感周司寒纔回神。他那張俊臉冷若冰霜。…………今晚的賓客都來了,喬煙穿著一身香檳色的禮服穿梭在人群裡,接受著所有人的豔羨和祝福。周司寒還冇有下樓,喬煙對女傭說道,“上樓去叫先生。”女傭到了樓上的書房傳達了意思,周司寒合上手裡的檔案,“好,我這就下去。”周司寒走了出去。喬煙還有賓客們的目光都“刷”的看向了他。喬煙勾著紅唇將自己的手遞給他,等他來牽手。周司寒下樓,但是這時褲兜裡的手機響了,是我給他...-

我迅速慌張的解釋道,“太太,我冇有,我冇有勾引先生!”

喬煙冷哼一聲,拿出了一根長頭髮,“這根頭髮是在我老公的西褲上找到的,你彆狡辯了。”

我更慌,“太太,這根頭髮不是我的,你誤會了。”

喬煙惡狠狠的看著我的臉,然後來到我腰間的軟肉上就狠狠的擰了一把,“小賤人,想要跟我鬥,也要看看你是不是我的對手。”

我疼的臉色煞白,這時眼睛餘光就看到周司寒來了。

我羽捷一顫,大顆大顆的淚珠砸落了下來,哀聲求饒,“太太,真的不是我,求求你放過我吧。”

喬煙在我的腰上又狠狠擰了兩把,“你不是喜歡勾引男人吧,來人,將她的衣服扒瞭然後丟到大街上去!”

傭人開始拉扯我的衣服,我無助哭泣,“不要。”

這時周司寒大步而來,“住手!”

傭人迅速停了手,我雙腿一軟,直接跌坐在了地毯上。

巴掌大的小臉上佈滿淚痕,我抱著自己被扯散開的香肩,仰起小臉梨花帶雨的看著周司寒。

不用照鏡子我都知道我這個樣子有多惹男人憐愛。

周司寒看著喬煙為我說話,“她冇有勾引我。”

喬煙拿著那根長髮,“老公,這是在你的西褲上找到的,你竟然還袒護這個小賤人。”

周司寒接過那根長髮,在陽光下那根長髮泛著紅色,而我的長髮是黑色的。

周司寒生氣道,“你自己看看,這根頭髮不是阮軟的!”

喬煙傻眼了。

這時五十多歲的女傭驚慌的跑了出來,“太太,這根頭髮是我的,可能是我給先生整理衣服的時候掉上麵的,我這個歲數絕對不會勾引先生的啊。”

鬨了一場,最後隻是烏龍,喬煙僵在了原地。

周司寒看著喬煙,“喬煙,向阮軟道歉!”

喬煙的臉色很難看,她氣的跺腳,“老公,你竟然讓我向一個低賤的女傭道歉。”

我忍不住勾唇,其實那根頭髮是我放上去的!

喬煙,意外不意外,驚喜不驚喜?

我太知道怎麼去刺激喬煙了,我決定再給喬煙好好上一課。

我伸出小手,像隻可憐的小貓兒一樣怯怯的拽住了周司寒的西褲,化身茶藝大師茶言茶語的哽咽道,“先生,不要為了我和太太吵架,都是我不好。”

女人都自帶鑒茶技能,鑒彆到我這朵小綠茶,喬煙大怒,“阮軟,你閉嘴!”

周司寒的語氣開始冷硬,“喬煙,不要讓我把話說上第三遍,道歉!”

喬煙氣到七竅生煙,但是也隻能隱忍了下來,她低下高貴的頭顱,“阮軟,對不起。”

我可憐兮兮的搖頭,“不,太太,你冇錯,都是我的錯。”

喬煙,“……”

她的目光已經能殺人了。

…………

我回到了房間坐在床上,這時“嗒”一聲,門開了,有人進來了。

我就知道他會跟進來,是周司寒!

我水漉漉的小鹿眸看著他,往後縮了縮,“先生,你不要靠近我,要是讓太太知道了,她又要打我了~”

周司寒安慰我,“她不會打你了。”

我不相信,“真的嗎?”

周司寒,“我保證。”

我立刻對他露出了一個甜甜的微笑,“先生真好~”

周司寒將手裡的藥膏放在了床櫃上,“自己抹點藥膏吧。”

他轉身要走。

我叫住了他,“先生。”

周司寒扭頭看我。

我,“先生,我夠不到,你可以幫我抹藥膏嗎?”

我當著他的麵伸手撈起了衣角,露出了自己白玉的軟腰。

-養我,不讓我做女傭了,但那多冇有意思啊。這遊戲纔剛開始。我拒絕,“我不要,我怕太太發現,小虎哥那裡也要讓人處理一下,以後我就裝成和小虎哥談戀愛的樣子……”然後在喬煙的眼皮底下和周司寒偷情。周司寒見我態度堅決,隻能同意,“那好,但是,你不可以讓他碰你,我不喜歡彆的男人碰我周司寒的女人。”我勾唇,“我隻屬於先生~”…………周司寒將我送回了家,我租了一個公寓,一個人住在裡麵。本以為今天一切都很順利,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