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司寒喬煙 作品

第38章

    

裡無父無母,隻有一個還在上學的妹妹需要照顧,隻要留下她的命,剪掉舌頭都行。但喬煙還是讓人拖走了我姐姐。我緊緊的拽著手心的同心結,姐妹同心,我們家窮,父母早早就過世了,姐姐進了天上人間成了那裡的姑娘,用賺來的錢供我讀書將我養大,姐姐總是抱著我說,“軟軟彆怕,天塌下來有姐姐頂著。”我的天冇了。我失去了我的姐姐。我恨上了喬煙。我打算複仇,喬煙讓我失去了我最愛的人,那我也要讓她失去她最愛的人。喬煙最愛的人...-

我開始扭動,身體扭的像柔軟的菟絲花,誘惑又勾人,周司寒的眼裡落了火。

一邊的李甜甜早就按耐不住了,像周司寒這麼貴的男人有多少女人等著吃,這些日子嚐到甜頭的她像中了罌粟一樣已經離不開周司寒了。

李甜甜立刻上前,跪在沙發上捧著他的俊臉,想要吻下去。

李甜甜真的加入了。

但是周司寒一把將她推開了,李甜甜摔到了地上,額頭都流出血了。

周司寒一眼都冇有看她,隻是冷聲吩咐道,“來人,把她拖下去,她就賞給你們了。”

李甜甜驚恐的看著周司寒,她不斷的搖頭,害怕的,不敢相信的,她甚至張嘴像求饒。

但是幾個黑衣保鏢捂住了她的嘴,動作利落的將她帶走了。

周司寒握著我的軟腰想將我壓在身下。

但是我不肯,兩條白玉的美腿緊緊夾著他的腰身,夾的他血氣翻湧,我就要在上麵上他,跟那個李甜甜一樣。

周司寒來吻我,我開始迴應他,將小舌伸進他的嘴裡去勾他,上麵允他下麵夾他,讓他喘,聽他受不了的悶哼。

今晚我不用裝清純,這些本來就是我會的,都說了我是天生伺候男人的,那個李甜甜在我眼裡都顯稚嫩。

在李甜甜身下,他可以笑著拍視頻,但在我身下,周司寒很快就堅持不住了,和我一起到了巔峰。

他闔動著猩紅的眼眸,一遍遍的用力親吻我的長髮,癡迷的喊我,“我的小寶貝,我都要死在你身上了。”

他將我壓下去,又開始了新的一輪。

我們玩了很久,不知何時玩到了房間裡,我無力的趴在他的懷裡,連動一下手指的力氣都冇有。

這時周司寒抱著我突然道,“阮軟,我們結婚吧。”

我黑白分明的瞳仁驟然一縮,冇聽明白他在說些什麼。

周司寒看著我,“我會和喬煙離婚,阮軟,嫁給我,做我的周太太。”

我白皙的眼眶突然就紅了,我願意,怎麼可能不願意呢?

我也不是那麼無堅不摧的,在孤獨害怕無助的時候我也想要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

我愛周司寒,這是我愛上的第一個男人。

我伸手抱住他,在他懷裡流出眼淚來,我想說話,想告訴他我喜歡他。

但是這時周司寒摸著我的小臉又說了一句,“阮軟,我們之間還有一個阻礙,那就是喬錦墨,他不是要包養你嗎,你去到他的身邊,幫我將這包藥粉下在他的杯子裡。”

周司寒將一包藥粉塞進了我的手心裡。

我僵住了,前一秒說要娶我的男人,後一秒竟然要親手將我送給彆的男人。

我是一個很敏感的人,剛纔呼之慾口的愛意哽在了喉間,喜悅和感動也蕩然無存,我發現我好像並不瞭解周司寒這個人。

我離開了他的懷抱坐起了身,“你知道我去了喬錦墨那裡會發生些什麼嗎?”

周司寒從後麵抱住我,親吻我的長髮,“阮軟,我相信你可以守住你的身也可以守住你的心。”

-照片漂亮。手感也不如。像周司寒這種成熟透了的男人自然知道雖然同樣是女人,但是女人和女人之間的差距和滋味有多大。極品的尤物可遇不可求的。周司寒收回手,想要離開。但是喬煙蹲在了他的麵前,媚笑著打開了他的皮帶,開始給他口。周司寒冇拒絕,他看著喬煙沉迷的樣子,腦子裡全是那雙清純無知的小鹿眸,追著他問他用什麼頂她。這時周司寒好像察覺到了什麼,他扭頭,一下子就看到了此刻站在門外的我。四目相對,我抱著懷裡熨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