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司寒喬煙 作品

第37章

    

,我自會在她老公這裡討回來。周司寒坐在了我的床上,修長的食指抹了一點藥膏,然後塗抹到了我的腰上。男人的手指帶著清涼的藥膏一碰到我的嬌肌,我立刻青澀的縮了一下,還疼的叫了一聲,“啊~”稚嫩破碎的少女聲腔,還混了一點嗲,像是興奮劑一樣可以讓男人上頭。玲姐說我叫的這一聲夠天上人間那些姑娘學一輩子了。周司寒手指一頓,抬頭看我。我再次淚水漣漣,不過強忍著將晶瑩的淚珠含在眼眶裡,楚楚可憐道,“疼~先生輕點~”...-

不要!

我一口咬住了喬錦墨的巨根。

喬錦墨渾身一顫,遒勁的大長腿都打哆嗦了,又痛又舒爽,車窗滑下一半他停了手,但是大手扣住我的後腦勺將我死死的按了進去。

一手按著我,他看向了外麵的周司寒笑道,“錢是有,但是等不及了,我身上的小妖精太勾人了,怪不得周總以前被她勾的欲罷不能,被她玩轉在鼓掌之間。”

周司寒按在方向盤上的大手倏然拽成拳,他的副駕駛座上坐著李甜甜,李甜甜抱著他的手臂想親他。

周司寒一把甩開她,李甜甜撞進座椅裡,疼的臉都白了,周司寒踩下油門,豪車“呼啦”一聲如同火箭一樣飛了出去。

喬錦墨冇了顧忌,按著我的後腦勺開始折磨我。

…………

我站在路邊吐了好久,用礦泉水漱口。

喬錦墨笑話我,“矯情夠了嗎?”

我有點生氣,打算噁心他一下,所以踮起腳尖就飛快的親了一下他的唇。

喬錦墨躲閃不及,真的被我親到了。

他從來不接吻的,現在被他最討厭的賤人給親到了,他一僵。

我笑的直不起腰。

喬錦墨摟住我的軟腰將我扯到他的懷裡,他冷笑,“晚上回去收拾一下東西,明早我去接你。”

我頓住,“什麼意思?”

喬錦墨,“聽不懂?我要包養你,以後你就跟我了。”

我是真的冇想到喬錦墨要包養我,他不是不近女色的嗎?

喬錦墨捏住我的小臉,“我這是通知你,冇征求你的意見。”

撂下這句話他就上車走了。

我自己回到了家,我想了很多,在查清害死姐姐的真凶之前我要不要先躲起來?

我心裡是怕這位喬爺的,

打開公寓大門,我走了進去,很快我就停住了,公寓裡冇開燈,裡麵一片漆黑,現在我的沙發上坐著一個男人,是周司寒。

周司寒來了。

李甜甜也在,這一次冇有黏在他的身上,而是規規矩矩的站在一邊。

氣氛壓抑,冷沉。

我覺得好笑,他將新歡帶到我家裡乾什麼,上次發視頻還不夠,這一次上趕著讓我看現場直播?

我走過去,“周總,你找我有事?”

周司寒抬頭,陰沉的雙眼鷹隼般的盯著我。

我轉身要走,“我給周總還有李小姐倒杯水……啊!”

周司寒突然一把拽住了我的手腕用力一扯,我跌到了他的懷裡。

這時他的手就從我的裙襬裡鑽了進去,探進來一根手指。

我難受的擰眉。

周司寒身上的冷意鬆動了一些,將俊臉深埋在我的秀髮裡開始親,像以前一樣,“冇跟他做?”

李甜甜還在旁邊看著,我能感覺到她要殺人的妒恨目光,我開始掙紮,“是喬爺冇要。”

這句話好像激怒了他,周司寒扯開自己的皮帶,凶狠的撞了進來。

我疼的伏在他英挺的肩上,等適應後直起了身,我將髮帶拿了下來,三千青絲瀲灩的散落,我軟媚的看他,“要我和她一起伺候你?”

我笑,“可以啊。”

-住他,“不要離開我~”周司寒腰眼都麻了,魂兒完全被我勾走,低咒一聲掐著我的腰就凶狠的衝撞了起來。嗒。房門打開,喬煙走了進來。我眼角被欺出水光,複仇的暢快和周司寒給我的快感雙雙打到了頂峰,我哆嗦著大腦一白,聲音都夾了起來叫他,“老公~”周司寒冇忍住,將精血全給了我。喬煙僵在門口,瞳仁不斷的收縮放大,她不敢相信的看著床上的這一幕,整個人像是雷劈了。很快她發出一聲尖叫,“啊——”周司寒立刻抽身而出,拎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