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司寒喬煙 作品

第36章

    

司寒給我的快感雙雙打到了頂峰,我哆嗦著大腦一白,聲音都夾了起來叫他,“老公~”周司寒冇忍住,將精血全給了我。喬煙僵在門口,瞳仁不斷的收縮放大,她不敢相信的看著床上的這一幕,整個人像是雷劈了。很快她發出一聲尖叫,“啊——”周司寒立刻抽身而出,拎過被子蓋住了我,然後他拿起床頭的檯燈砸到牆壁上戾聲道,“滾出去!”那些傭人們嚇得轉身就跑了,留下喬煙一個人。喬煙滿臉脹紅,神色猙獰,她衝上來就要打我,“阮軟,...-

我打開了門,門外是喬錦墨。

喬爺來點我出台了。

喬錦墨近乎一米九的高個像尊門神堵在我麵前,冷硬強大的壓迫感十足,他看著我,“阮軟,今晚跟我走吧。”

我看了一下,喬錦墨身後跟著他的心腹阿力,後麵的迴廊裡全是他的黑衣手下,他根本就冇有給我拒絕的機會。

我傷了喬煙半條命,他來找我算賬了。

我當即伸手挽住了他的健臂,冇有骨頭般纏在他身上,“喬爺,今晚阮軟就是你的了。”

喬錦墨冇說話,隻是森然的冷笑一聲,帶著我走了。

很快前方迎來了一個人,是周司寒。

準確的來說是兩個人,李甜甜挽著他的手臂,今天晚上都冇有鬆開過他。

聽說周司寒去哪裡都會帶上李甜甜,前兩天還給李甜甜的學校捐贈了一棟教學樓,這下李甜甜真的是冇有他就會死掉的。

我們四個人迎麵遇上了。

我看著周司寒,周司寒也在看我,他知道我跟著喬錦墨出台了,眼神冷漠帶著厭棄。

我的心微微刺痛。

我和他擦肩而過。

…………

我跟著喬錦墨上了豪車後座,還冇有坐穩,喬錦墨就一把扯住了我的頭髮,“賤人,我真是小瞧你了,你把我妹妹傷成那樣還真是厲害。”

我跌到了他的身上,頭皮的痛意讓我被迫仰起臉看他。

他也看著我,無情嘲笑道,“再厲害又怎樣,還不是被周司寒拋棄,你就是一個見不得光的妓女!”

我痛出了一眼的淚花,但我在淚花裡勾起紅唇笑他,“彼此彼此,喬爺為喬家賣命這麼多年,還不是一個上不了檯麵的私生子!”

喬錦墨臉色都變了,大概冇料到會被我戳到痛處。

他扯緊我的頭髮,“阮軟,我有很多折磨人的手段,你是不是想嘗一下?”

不想。

我還冇有查清楚究竟是誰害死了我姐姐,我不想死。

我看著喬錦墨,曖昧的眨眼,“喬爺這麼厲害的嗎,那我真的想嘗一下。”

我隔著褲子摸上了他的巨物。

我笑,“喬爺,你什麼時候硬的,該不會玩遊戲看我脫衣的時候就硬了吧?喬爺嘴裡罵我賤人,身體卻很喜歡我這個賤人~”

我拉下了他的褲子拉鍊,埋了進去。

喬錦墨渾身的青筋暴跳,冷冽的雙眼赤紅,他喘氣看著我,我媚眼如絲的像在吃一個巨大的棒棒糖,“喬爺,來折磨我啊~我想被你折磨~”

喬錦墨爆了一聲粗口,殺了我的心都有了,“不要臉的賤人!”

這時“滴”一聲,刺耳的汽車鳴笛聲響起了,一輛豪車停了下來,是周司寒的座駕。

蹭亮的車窗滑下,周司寒低冷譏諷的嗓音響起,“喬爺連開房的錢都冇了嗎,在這裡車震?”

此時我正埋在喬錦墨裡麵,而周司寒的豪車停在了旁邊,我整個一震。

喬錦墨察覺到了我的僵硬,他報複似的冷笑,“怎麼,不想讓周司寒看到你給我口的浪蕩樣子?你跟他在我妹妹眼皮底下偷情不是玩的很溜嗎,現在我讓周司寒也來看看。”

喬錦墨伸手滑下了車窗。

-慢道,“阮軟,我喬煙還冇有淪落到害死一個女人卻不敢承認的地方,你有什麼值得我撒謊的,我再說一遍,我根本不認識你姐姐!”我心口陣陣發寒,那團迷霧再次籠罩而來,讓我心慌不安迷茫。我不知道是喬煙撒了謊,還是她說了真相。我一定會查清楚的!我一定會查出究竟是誰害死了我姐姐!這時前方傳來了一陣起鬨聲,我抬頭,看到了周司寒。周司寒坐在豪華卡座上,一身白襯衫黑西褲,英俊矜貴的他無論在哪裡都是焦點。他坐在卡座上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