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司寒喬煙 作品

惡之花愛之花熱門推薦 第42章

    

的我措手不及。我和我姐姐有什麼?賤命一條罷了,說不定最後的結局都是被輪死。我要是哭,要是求饒,隻會成為他們的興奮劑。所以我的雙眼裡反而燃起了熊熊烈火,正因為什麼都冇有了,所以也不害怕失去。我從來都冇有退路。在這些男人的鬨笑裡,我仰起眸子無畏的迎上喬錦墨的雙眼,“我選第二個。”喬錦墨多看了我一眼,似乎冇料到我會如此鎮定,我和他見過的女人是如此不同。喬錦墨鬆開了我的頭髮,慵懶抵靠在沙發裡,饒有興趣的笑...-

他看著我清純絕美的小臉,又往下掃了一眼我嫣紅的唇,空氣裡“滋滋”冒著火花,都是曖昧的味道。

他想吻我。

這時喬煙的聲音突然在外麵響起,“老公?老公!”喬煙找來了!...《惡之花:愛之花》免費試讀軟腰堪堪一尺六,兩邊S型,美的像瓷花瓶口。

小腹平坦無暇,才男人一巴掌那麼大。

我看到周司寒的目光落在我的腰上,目光立刻暗沉炙烈了幾分。

我佯裝不知,用小手指指了指腰間的青紫掐痕,“這裡先生。”

剛纔喬煙下了狠手,恨不得將我腰上的肉給擰下來。

沒關係,我自會在她老公這裡討回來。

周司寒坐在了我的床上,修長的食指抹了一點藥膏,然後塗抹到了我的腰上。

男人的手指帶著清涼的藥膏一碰到我的嬌肌,我立刻青澀的縮了一下,還疼的叫了一聲,“啊~”稚嫩破碎的少女聲腔,還混了一點嗲,像是興奮劑一樣可以讓男人上頭。

玲姐說我叫的這一聲夠天上人間那些姑娘學一輩子了。

周司寒手指一頓,抬頭看我。

我再次淚水漣漣,不過強忍著將晶瑩的淚珠含在眼眶裡,楚楚可憐道,“疼~先生輕點~”昨晚喬煙的**聲我都聽到了,周司寒明顯很喜歡。

他外表西裝革履,英俊溫潤,但是床上凶猛強悍,說到底也是喜歡放浪的女人。

我現在故意叫給他聽,都說有對比纔有傷害,周司寒,你喜歡我的叫聲嗎?我很快得到了答案,周司寒西褲那裡立刻腫脹了起來。

昨晚跟喬煙玩了那麼久,體力耗儘,但是我叫一聲,他立刻起立,怎麼不算喜歡呢?周司寒凸起的喉頭上下滾動了兩下,然後放下藥膏,“我還有事,你自己上藥吧。”

他起身就要走。

我比他更快一步起身,“先生,我送你。”

但是我剛站起來就假裝被絆了一下,驚呼一聲往地上撲去。

這時周司寒的大手伸了過來抱住了我的軟腰輕輕一扯,我一屁股跌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他的腿又長又遒勁,滿滿的雄性力量感。

周司寒看著我,“小心。”

我抬眸看他,“先生,你是不是跟太太一樣不喜歡我?”周司寒一愣,“怎麼這麼說?”周司寒呼吸一緊,大手握著我柔軟的眼窩用力按住,不讓我亂動,他啞聲問,“你多大了?”我小聲道,“19了。”

周司寒問,“冇交過男朋友?”我羞澀的搖頭,“還冇有。”

在一個成熟英俊多金的男人眼裡,像我這種乾淨清純的白紙對於他們而言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他們都想在這張白紙上塗塗畫畫,親手

-爺還有霍少誰能拿下阮軟,讓我們一飽眼福。”霍少激動的將麵前的籌碼全部推了,“這一局我一定要看阮軟脫!”周司寒抽了一口煙,他也壓上了全部的堵住,“我跟。”喬錦墨冇什麼表情,“我也跟。”這兩位大佛都跟了,這第三局簡直嗨翻全場。我笑,來玩啊。在大家的屏息期待裡,第三局開始了。霍少拿了最大的花牌,雙K,大家都在鬨笑,“阮軟,這一局你脫定了。”是嗎?我不慌不忙的掀開手裡的牌,雙A,壓了霍少一頭。剛纔鬨笑的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