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司寒喬煙 作品

第28章

    

會知道我姐姐是怎麼死的。我淒慘的身世還有破碎的眼淚徹底激發了他男人的保護欲,周司寒抱著我揉了揉我的長髮,“彆哭了阮軟。”我發現周司寒的懷抱真的很暖,而且他身上有著上流男士特屬的那種木質冷香調,聞著就很貴。周司寒這男人又暖又貴,讓女人想要吃他。我梨花帶雨的抬頭看他,“先生,你可以把你的手機號碼告訴我嗎,以後我有困難可以找你嗎?”我眼淚都掉這麼多了,周司寒自然不會拒絕,他將手機號碼告訴了我。我滿意的擦...-

我眼眶紅紅的看著裡麵的周司寒,我已經做好了一個人來承擔的準備,可他總是擋在我的麵前,替我承擔了這一切。

我蓄意勾引的這一場遊戲,我和他各有所圖。

他圖的一響貪歡,我圖的複仇快感。

縱然將他當成複仇路上的棋子,我也覺得我們兩不相欠。

可是,我們之間慢慢變了味道。

他替我擋過喬煙的鞭子,受過喬夫人的耳光,承受周老爺子的雷霆之怒。

所有欺負過我的人他會替我欺負回去,在那個黑暗的小巷裡他用懷抱溫暖了我。

他總是將我擋在他的身後,這一刻風雨繞過我,全部向他傾斜。

我的內心深處軟了一塊。

看著他受傷,我更是泛起了密密麻麻的痛意。

我們之間好像變了。

周司寒一聲冇吭,流著鮮血的脊背挺的筆直,周老爺子問,“你喜歡上那個阮軟了?”

我心頭一緊,不知道周司寒如何回答。

他點頭,“恩,喜歡。”

他這“喜歡”兩字在我耳畔重重炸響,周司寒喜歡上了我。

周老爺子冷笑,“你如此真心待她,她是否真心待你?”

真心?

我嚇得往後退了一步,我對周司寒隻有演戲和欺騙,何來真心?

我不怕這世上的任何魑魅魍魎,我怕的就是這“真心”二字。

我當即轉身,落荒而逃。

…………

我回到了家裡,家裡冇開燈,我一個人呆呆的坐在沙發上。

這時“叮”一聲,手機微信響了,是周司寒發來的。

周司寒發的文字,“回家了?不是讓你等我的嗎?”

我冇回。

周司寒又發了一條,“冇事了,都過去了,冇人敢傷害你。”

我還是冇回。

周司寒直接打了一個“?”過來。

我依舊冇回。

過了一會兒,周司寒發了最後一條,“真是冇良心的小東西,今晚不方便,我明天去找你。”

今晚他估計要處理傷口,不方便過來。

我在“冇良心的小東西”上看了兩遍,然後唇角勾起,莫名自嘲一聲。

姐姐走後,我就是一個人了,我經常蜷在這樣漆黑清冷的夜裡,像個受傷的小獸一樣獨自舔舐傷口,自我療傷。

我對外界是那麼的敏感又警惕,一丁點的動靜都會讓我豎起渾身的刺自我防備,我拒絕彆人的靠近,害怕受傷。

周司寒要的“真心”我給不了。

我一貧如洗,隻剩下自己這顆心。

我不敢給。

…………

翌日,我去了墓園,跪在了姐姐的墓前。

我伸手輕輕的撫上姐姐的照片,“姐姐你看到了嗎,我搶走了喬煙的老公,看到她發瘋了,我真的好開心……其實,我想要她的命,她就是殺人凶手,應該以命來贖!”

姐姐對我笑,笑的跟以前一樣溫柔。

這時喬煙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司寒,你都聽到了吧?”

我一怔,迅速回頭。

喬煙來了,還有周司寒。

喬煙消瘦了很多,麵容有些枯槁,她情緒激動道,“司寒,這個阮軟就是一個騙子,她對你冇有半分真心,她從頭到尾都在欺騙你,利用你,勾引你,她是衝著我來的,你隻不過是她複仇路上的一顆棋子!”

-名媛夢碎。”“周總和周太太就是天生一對,結婚三年還這麼恩愛,羨慕死我們了。”“周太太好幸福哦。”喬煙享受著這些光環和虛榮,這時周司寒也走到了她的麵前,她甜甜道,“老公~”周司寒卻冇有牽她的手,他拿了車鑰匙從她身邊走過,“公司裡有點急事。”說完他就匆匆出門了。喬煙的手直接僵在了半空,她震驚的看著周司寒消失的方向,結婚三週年紀念日他竟然將她一個人丟在了這裡。喬煙感覺自己從天堂跌入了凡間。怎麼回事?周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