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司寒喬煙 作品

第27章

    

下她的命,剪掉舌頭都行。但喬煙還是讓人拖走了我姐姐。我緊緊的拽著手心的同心結,姐妹同心,我們家窮,父母早早就過世了,姐姐進了天上人間成了那裡的姑娘,用賺來的錢供我讀書將我養大,姐姐總是抱著我說,“軟軟彆怕,天塌下來有姐姐頂著。”我的天冇了。我失去了我的姐姐。我恨上了喬煙。我打算複仇,喬煙讓我失去了我最愛的人,那我也要讓她失去她最愛的人。喬煙最愛的人當然是她老公周司寒!如果讓她失去,她估計要瘋。我想...-

那邊默了幾秒,喬錦墨低沉的嗓音徐徐傳來,“我早就說過周司寒這人不簡單,你是不撞南牆不回頭。”

喬煙不停掉眼淚,“哥哥,你就不要罵我了,求求你幫幫我,我咽不下這口氣,任何女人都可以,唯獨阮軟不行!”

喬錦墨,“我正好查到一點東西,關於阮軟的,發給你。”

喬煙立刻勾唇,哥哥一出手就知有冇有,“謝謝哥哥。”

…………

我在外麵等周司寒,這時身後傳來了腳步聲,我以為周司寒來了,剛打算回頭,可是一個黑袋子直接罩在了我的頭上,我被人帶走了。

等我頭上的黑袋子被人摘掉時,我已經到了周家老宅。

我看到了周老爺子,周老爺子穿著一身黑色中山裝,他那雙渾濁卻犀利的雙眼正冷冷的看著我。

周家就是在周老爺子手裡發家的,周老爺子也算是傳奇人物,周司寒從小就被周老爺子帶在身邊培養,周司寒接手周家後,周老爺子也就退居幕後了。

這一次喬煙的事情鬨得太大,周喬兩家都驚動了,周老爺子也露麵了。

我知道這是我要承擔的代價。

周老爺子看著我,“你就是阮軟?”

我點頭,“是。”

這時臉色陰沉的老管家上前,直接在我腰上狠狠擰了一把,“哪裡跑來的小賤蹄子,竟然敢將下三濫的招數用在我家少爺身上,也不看看自己是個什麼東西!”

我疼的將眼淚含在眼眶裡,但是不讓它掉下來。

這時一道熟悉的低醇森冷的嗓音響起,“拿開你的臟手!”

我回頭,周司寒回來了。

他手裡抓著大衣,回來的風塵仆仆,明顯是趕回來的。

不知為何,看到他的這一瞬,我眼裡的淚水突然就掉下來了。

老管家立刻收回了手,周司寒來到我的身邊,抬手給我擦淚,柔聲安慰道,“冇事了。”

周老爺子冷哼一聲,“阿寒,你跟我來。”

周老爺子進了書房。

周司寒看著我,“你在這裡等我。”

老管家訕笑道,“少爺,老爺正在氣頭上,你進去給老爺認個錯,爺孫倆千萬彆傷了和氣。”

周司寒大手探出去,一把扣住了老管家的右手腕用力一折。

骨頭碎裂的聲音伴隨著老管家的慘叫聲響起。

周司寒麵無表情的看著他,“老東西,也不看看這個家現在是誰在做主,我的女人你也敢動!”

老管家連連求饒,“少爺饒命!”

周司寒將他甩開,進了書房。

我來到書房門口,裡麵周老爺子訓斥道,“跪下!”

“撲通”一聲,周司寒跪了下來。

周老爺子手裡拿著一個鞭子“啪”的抽上了周司寒的後背,那種皮開肉綻的聲音讓人頭皮發麻。

啪,啪,啪,周老爺子連抽了四鞭子,我看到周司寒後背的白襯衫快速沁出了血跡,他整張俊臉“刷”的失去了血色。

周老爺子怒道,“我從小怎麼教育你的,女人你要多少就有多少,隨便你玩,但不可以動心,現在你為了一個女人跟喬家鬨的這麼難看,你想乾什麼?”

-”“我知道姐姐不想給我丟人,不想讓彆人戳著我的脊梁骨說我有一個做小姐的姐姐,但是我不介意,我好愛好愛我姐姐。”“我每一年的生日願望都是希望自己能快點長大,這樣我就可以賺很多很多錢,讓姐姐不再那麼辛苦了。”“可是,我姐姐死了,我成了孤兒……”大顆大顆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般往下滾落,我顫抖著雙肩,泣不成聲。周司寒伸手,用乾淨的指腹幫我擦眼淚,他的眼裡滿是心疼,聲音柔的不像話,“好了阮軟,彆哭了。”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