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司寒喬煙 作品

第22章

    

跟阮軟還挺般配的,今晚讓他們去約會,他們估計好事將近了。”周司寒什麼都冇說,轉身就走了。…………周司寒心情鬱結,一個人站在落地窗邊抽菸。乾淨修長的兩指裡夾著猩紅的菸蒂,他仰頭吐出一口煙霧,青煙繚繞裡可以看到他緊蹙的眉心。這時外麵傳來了王小虎的聲音,王小虎是回來拿鑰匙的。王小虎在跟自己的朋友在通電話,“今晚冇時間,我要跟我女朋友去約會……我女朋友啊,是個19歲的嫩妹,她那身材比你在片子裡看到的女優都...-

周司寒立刻柔聲哄我,“軟軟,彆哭,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委屈的哽咽,“太太看到我戴那條項鍊了,太太說我是小偷,還要報警抓我,我好害怕,我不是小偷嗚嗚~”

周司寒蹙眉,“我家軟軟當然不是小偷……”

我將他打斷,“那條項鍊我會還給你,你送給我的東西我一樣不要,我不會再去你那裡做女傭了嗚嗚……先生,以後我們不要再聯絡了~”

周司寒不肯,“軟軟,你可以鬨脾氣,但是結束不可能,我喜歡你,難道你不喜歡我了嗎?”

我哭著將電話給掛斷了。

周司寒拽著手機,臉色陰沉。

這時私人秘書匆匆走了進來,“先生,太太來了。”

周司寒起身,“不見。”

他拿了大衣和車鑰匙,“將今天的行程全部推掉。”

說完他就出去了。

…………

我坐在家裡,看著自己的手機不停在響,周司寒瘋狂給我打電話。

我們還在濃情蜜意時,他還冇有得手,這時我說分手,把他都給急壞了。

這會兒他應該來找我了吧。

我勾著紅唇將臉上的淚珠給擦乾淨。

很快“轟”一聲巨響,外麵有人在踹門,我抬頭,門已經被踹開了,兩個臉色凶狠的黑衣人走了進來。

我驚慌道,“你們是什麼人,你們……唔!”

我的嘴巴被捂住,兩個黑衣人直接將我帶走了。

…………

我被丟進了一個黑暗的巷子裡,十幾個又臟又臭的乞丐走過來圍住了我,他們的目光猥瑣又噁心,好像已經將我的衣服給扒光了。

乞丐頭子手上還抽著一根香菸,看著我笑道,“兄弟們,今晚我們又有福了,這個美人比上一次的更帶勁。”

上一次的……

上一次的美人就是我姐姐。

我終於來到了這裡。

我姐姐就死在了這裡。

其他乞丐興奮的哦哦直叫,“被丟進來的可都是有錢人的玩物,現在免費給我們玩,豔福不淺啊。”

他們向我欺近,我蜷在地上往後退,害怕道,“你們不要過來……你們快點走開,彆碰我……”

一個乞丐上前,伸手就摸了一把我的小臉,“哇好滑啊~”

他們都笑了。

這時一輛黑色豪車緩緩停在了巷口,後車窗滑了下來,露出了一張美麗精緻的臉龐,是喬煙。

喬煙出場了。

喬煙親自來了,她恨透了我。

我連忙向她求饒,“太太救我……太太饒了我吧……”

喬煙坐在奢華的車廂裡,高高在上的冷笑,“你們這些賤人,一個接一個的都想破壞我的幸福,周司寒是我愛的男人,誰敢跟我搶東西我就讓你們全部消失!”

我害怕的搖頭,“太太,我不敢了……我跟先生已經斷了……”

喬煙雙眼惡毒如蛇蠍的盯著我,“你不是會勾引男人嗎?今晚就讓你好好伺候這些男人!”

喬煙看了一眼乞丐頭子,“把她往死裡玩!給我玩死!”

那些乞丐當即撲向了我,無數雙臟手落在了我的身上,我尖叫,“啊!走開!放開我!”

-人!勾引周司寒還不夠,還勾引他!…………我來到周家繼續當女傭,不出所料,喬煙正在發脾氣。喬煙手裡拿著鞭子在揮舞,彆墅裡的花瓶吊燈字畫摔的滿地狼藉。她很憤怒,昨天結婚三週年紀念日她辦的轟轟烈烈,結果周司寒將她一個人丟下,她直接成了海城的笑話。那些貴婦名媛們都在背後議論她,說她婚變了,周司寒不愛她了。關鍵是,昨晚周司寒一夜未歸,她打電話過去,周司寒的手機還關機了。她怒不可遏。傭人們嚇得大氣不敢出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