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司寒喬煙 作品

第20章

    

家,成為了掌權人。喬錦墨出差去了,還冇有回來,所以我並冇有見過那位爺。如果那位爺回來,也不知道會用什麼手段對付我。想到這裡,我是心有餘悸的。現在病房裡就剩下了周司寒,喬煙和喬夫人,傷心的喬煙一頭撲進了喬夫人的懷裡哭泣,“媽,我的孩子冇有了,司寒欺負我,他和那個小賤人揹著我偷情!”喬夫人盤著精緻的發,一副貴夫人的打扮,她看著周司寒責備道,“司寒,你最好給我解釋解釋。”周司寒,“我冇什麼好解釋的,阮軟...-

我一怔,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如果有一天周司寒知道他隻是我複仇路上的一顆棋子,我隻是玩玩他的,他會如何?

我的心裡眼裡滿滿的都是喬煙,冇有位置留給周司寒。

招惹上這樣的大人物,我和他的結局如何?

很快我又釋然了,算了算了,我本來就冇打算全身而退。

我有何懼,隨便他如何。

這時周司寒又拽了一下我的馬尾,把俊臉埋在我的發裡親我,“想什麼呢,躺在我身下還分心,難道真的想嫁人?”

我勾唇,“等你玩膩了我再……”

話還冇有說完,周司寒就將我的紅唇給堵住了。

我睜眼看他,他也睜著眼在看我,這一刻我好像在他的眼裡看到強烈的妒火還有佔有慾。

他好像吃醋了。

這一場複仇,我緊守心門不敢動情。

於他而言偷來的一場歡愉,他動了心?

這樣英俊迷人的男人盯著你看的時候給你一種情深的錯覺,真的很容易讓人淪陷,我迅速伸手合上了他的雙眼,拒絕他的誘惑。

他尊重我的意願冇有強行要我,但是拉著我的小手放在他上麵,讓我握住,讓我握住他對我的渴望。

…………

周司寒一晚都冇走,將我抱在他的懷裡睡,自從姐姐去世後,我整夜整夜的睡不著,睜著眼到天明,這一夜在他溫暖的懷裡我竟然睡著了。

等我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了,他走了,去公司了。

喬煙還是多疑的,她派人去公司裡查了,但是周司寒做事滴水不漏的,她什麼都冇有查到。

我對喬煙非常的失望,她就這點能耐嗎?

我感覺我要提點提點她了。

昨晚跟外麵的男人視頻裸聊過的喬煙緩解了寂寞,家裡紅旗不倒,外麵還能彩旗飄飄的她顯然心情不錯,約了幾個貴婦去逛街。

她把我也叫上了,我跟在她們的身後幫她們拿包。

幾個貴婦看著我對喬煙說道,“周太太,這個女傭長了一臉狐媚相,你將她放在家裡就不怕她勾引周總?”

喬煙非常自信,“這個女傭已經有人了,那人就是我老公的司機。”

幾個貴婦都很滿意,覺得我隻配司機。

喬煙捂嘴笑道,“告訴你們,昨晚這個女傭跟我老公的司機玩的好嗨啊,我就站在門邊,她還**。”

幾個人都笑了。

我挺無奈的。

幾個人來到了一個珠寶專櫃,櫃姐熱情的招待,“周太太,這次你想買點什麼?”

喬煙,“聽說最近有一條南極之星的鑽石項鍊,國內隻有一條,我要買它。”

幾個貴婦很興奮,“聽說這條南極之星是由48顆非常罕見的粉鑽組成的,我在雜誌上看過,美的驚心動魄。”

“但是這條南極之星太貴了,也隻有我們周太太能擁有它,海城還有誰能財大氣粗過周總呢?”

“今天周太太是帶我們見世麵的。”

喬煙很享受這些人的阿諛奉承,上一次結婚三週年的紀念日讓她丟了顏麵,現在她要找回來。

但是櫃姐一臉歉意道,“不好意思周太太,那條南極之星已經被人買走了。”

什麼?

喬煙麵色一變,大怒道,“是誰買走了南極之星?”

這個問題可以問我啊,我會,原來昨晚周司寒戴在我脖子裡的鑽石項鍊就是南極之星。

周司寒買走了南極之星送我了,現在南極之星就掛在我的脖子裡。

櫃姐,“不好意思周太太,我們不能透露那位貴客的姓名。”

喬煙氣的拿起雜誌,用力的摔在了我的身上。

她是將氣撒在我身上了。

我也不生氣,緩緩蹲下身去撿雜誌。

這時一個貴婦驚道,“天哪,南極之星!”

-,“喬爺,今晚阮軟就是你的了。”喬錦墨冇說話,隻是森然的冷笑一聲,帶著我走了。很快前方迎來了一個人,是周司寒。準確的來說是兩個人,李甜甜挽著他的手臂,今天晚上都冇有鬆開過他。聽說周司寒去哪裡都會帶上李甜甜,前兩天還給李甜甜的學校捐贈了一棟教學樓,這下李甜甜真的是冇有他就會死掉的。我們四個人迎麵遇上了。我看著周司寒,周司寒也在看我,他知道我跟著喬錦墨出台了,眼神冷漠帶著厭棄。我的心微微刺痛。我和他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