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司寒喬煙 作品

第19章

    

去,這個人就是你的司機王小虎。”喬煙繼續道,“王小虎家裡有車有房,就是二婚,但是二婚的男人疼老婆,小虎對吧?”裡麵傳來王小虎的聲音,“對的先生太太,我一定會好好疼阮軟的。”我想起了王小虎,他是周司寒的司機,見過我一次,眼神色眯眯的,很猥瑣,都差流口水了。我聽說這個王小虎有個怪癖,那就是喜歡跟自己的幾個兄弟一起玩女人,他的前妻就是被這麼玩瘋的。喬煙給我準備了一場相親局,打算讓我嫁給這個變態司機?哈。...-

喬煙突然來了。

周司寒說他去了公司,喬煙是個生性多疑的女人,加上週司寒最近在性生活上對她很冷淡,她已經懷疑了。

現在她衝到我的房門口,讓我打開門,想要進來搜查。

可是,她老公周司寒正在我的床上。

怎麼辦呢,要不要讓她進來捉姦啊,我的心跳都加速了,好興奮。

我慌亂的看著身上的男人,“先生,不好了,太太在門外,嗚嗚嗚我好害怕,現在該怎麼辦?”

這時“叩叩叩”的敲門聲變得急躁了起來,“阮軟,你為什麼還不開門,你房間裡是不是有人?”

門外女傭跑了過來,“太太,鑰匙拿來了。”

喬煙將鑰匙插進去,已經在開門了。

她要進來了!

我興奮到了極點,我立刻拎過被子蓋在了周司寒的頭上,讓他趴在我身上。

“嗒”一聲,房門開了。

喬煙站在門邊看著桃麪粉腮,眼梢含春的我,被子下麵鼓鼓的,我身上明顯有個男人。

我纖白的手指拽著床單,“太……太太,小虎哥欺負我……”

我說被子下麵的男人是王小虎。

周司寒一口咬在了我胸口上,好像在懲罰我。

我細白的美腿用力的夾住他,當著喬煙的麵嚶嚀出聲,“啊~”

喬煙看著我放浪的樣子,心裡的疑慮消失了,她甚至還覺得自己很可笑,她怎麼能懷疑這個房間裡有她老公呢,這裡麵隻有低賤的司機王小虎。

喬煙譏笑道,“阮軟,冇想到你表麵清純,但是被小虎玩的這麼浪,小虎挺厲害的嘛。”

不是小虎厲害,而是你老公厲害,喬煙,你還不知道你看了一場你老公和我的活春宮吧?

我好期待你得知真相的那一天,不知道你的眼淚會不會掉下來。

我咬著嫣紅的下唇,“太太不要取笑我了。”

喬煙滿意道,“行,那你們慢慢玩,我替你們把門給關上。”

喬煙轉身離開了,還真的貼心的把門給關上了。

當然她還拿出手機發了一條簡訊出去,“寶貝,最近有冇有想我啊?”

寶貝Jason,“想了。”

喬煙,“真想假想啊,你把褲子脫了,拍張照片給我看看。”

看著為我關門的喬煙我幾乎笑死。

這一刻我得到了暢快淋漓的報複感。

這時周司寒掀開了被子,他分開我夾的很緊的美腿,“鬆開一點。”

我看著他眼角猩紅的樣子,剛纔太刺激了,他已經硬到不行了,伸手扒我的睡褲。

我按住他的大手,“不行先生~”

周司寒看我,“為什麼不行?”

我翻了一個身,趴在床上,半真半假道,“我姐姐說女孩子的褲子不能讓人隨便脫,隻有一個人能脫,那就是我的老公~”

周司寒冇說話。

我知道他不會娶我,像他這種身份地位的男人大都都是豪門聯姻,我故意這麼說就是想吊著他的。

我現在還不想交出第一次。

啪。

這時周司寒伸手就在我的臀上扇了一巴掌,接著第二下,第三下……

認識這麼久,他雖然也有手重的時候,但從冇捨得下這樣的死手,我當即疼出了一眼的淚花。

這時我的長髮被拽住了,喬錦墨拽我頭髮是扯我頭皮,周司寒是用手攏著我的髮尾,拽我馬尾。

我被拽的仰起纖細的脖子,周司寒邪佞的聲音響起,“你敢嫁人我就將你玩壞,讓你老公接我的盤,睡我睡過的小破鞋。”

-愣在了原地,“阮軟!”王小虎估計都懵的,因為剛纔他問我“阮軟,我可以親你嗎”,我明明是點頭的。可是他親過來我反抗了。我一路的跑,我知道周司寒跟了過來,我跑進了迴廊的暗道裡,將自己蜷縮著躲在了角落裡。這時周司寒來了,我抱著自己的雙膝害怕的叫道,“不要!先生,怎麼是你?”我現在蜷成小小的一團,一雙水漉漉的小鹿眸驚慌不安的轉動著,一定可憐極了。周司寒在我麵前蹲下身,憐愛的問我,“你怎麼了?”我用貝齒咬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