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司寒喬煙 作品

第18章

    

把,“小賤人,想要跟我鬥,也要看看你是不是我的對手。”我疼的臉色煞白,這時眼睛餘光就看到周司寒來了。我羽捷一顫,大顆大顆的淚珠砸落了下來,哀聲求饒,“太太,真的不是我,求求你放過我吧。”喬煙在我的腰上又狠狠擰了兩把,“你不是喜歡勾引男人吧,來人,將她的衣服扒瞭然後丟到大街上去!”傭人開始拉扯我的衣服,我無助哭泣,“不要。”這時周司寒大步而來,“住手!”傭人迅速停了手,我雙腿一軟,直接跌坐在了地毯上...-

我驚得羽捷顫動,避開了,還想爬走,“先生,不要!”

周司寒怎麼可能讓我走,我不肯他就頂到我的臉上,我肌膚嬌,19歲又滿是膠原蛋白,被他頂兩下臉都紅了,像是被他褻玩的玩具,隨他蹂躪。

周司寒聲音全啞,直勾勾的盯著我,“不要什麼?”

我眼眸四處閃躲,裡麵全是少女的羞澀,“不要先生,這是太太……是太太喜歡的,我不可以~”

周司寒捏著我的小臉將我扣正回來,“你也會喜歡的。”

我還是拒絕,“剛纔太太……”

周司寒乾淨修長的手指直接用力捏開了我的小嘴,猩紅著眼眶將欲根頂進我的嘴裡,“冇,剛纔冇讓她碰。”

我根本承受不住,眼角都被欺出了淚。

周司寒全程不說話,就這麼目光滾燙如熔漿的盯著我,眨都不眨,我發現他真的特彆會玩女人。

房間裡都是我難受的嗚咽和水漬聲,交織在一起就是男人耳朵裡最動人的唱響。

這時一串震動聲響起,他來電話了。

是喬煙打來的。

周司寒按鍵接通電話,喬煙的聲音立刻傳來了,帶著嗔念和幽怨,“老公,你去哪裡了?”

周司寒還盯著身下的我,嘴裡一本正經道,“公司裡有點急事,我去公司了,你早點睡。”

現在的周司寒是真壞,白天是英俊矜貴的商界钜子,晚上在老婆和小情人之間玩的這麼溜,但確實越壞女人越愛。

我打算刺激一下他,所以故作緊張的卡住了他。

周司寒喉頭一滾,差點失守,喬煙還想說些什麼,他直接掛斷了電話,將手機扔到了一邊。

他斂眸不顧我的難受就衝刺了起來。

…………

我在沐浴間裡吐了好久,吐出了一眼的淚,然後刷牙洗臉。

周司寒伸手捏我的臉,左看看右看看,笑的成熟男人的風情盪漾,“這麼難受?第一次是這樣的,嘴巴太小了,多練練就好了。”

我將他的手推開,不理他。

這時脖子裡一涼,周司寒將一串鑽石項鍊戴在了我的脖子裡,親著我的臉問,“喜歡嗎?”

周司寒這男人對女人真的超級大方,出手很闊綽,昨晚在車裡幫了他一次後他就將一棟彆墅化到了我的名下,玲姐說那棟彆墅隨便賣賣都值一千萬。

今晚他又送了我鑽石項鍊,這項鍊一看就價值不菲。

他長得英俊身材好,又器大活好,不要錢想跟他睡的都在排隊。

我洗了一下小臉,乾淨的水珠在我未施粉黛的臉蛋上滾落,我水漉漉的瞪了他一眼,“那好吧,我原諒你了。”

周司寒直接將我打橫抱起,丟進了床裡,他再次將我壓在身下,這一次還想直奔主題。

我看著頭頂的吊燈,我也不知道他一晚能玩幾次,才稍作休息他竟然又想要了。

我按住了他的大手。

他將我的手拿開。

我又按住了他的大手。

周司寒俯下身親我的紅唇,耐著性子誘哄我,“寶貝把手拿開,忍不了了,給我上下好不好?”

我還冇說話,“叩叩”的敲門聲突然響起,伴隨著喬煙的聲音,“阮軟,快點把門開開!”

-的唇角,他的下頜,最後落在了他凸起的性感喉頭上,我張嘴一口含住。他的身體抖了,跟當初周司寒一樣。我勾起了紅唇,小小濕滑的舌尖在他喉頭上遊走,手也順著他的身體往下。他的身材很棒,跟周司寒截然不同的兩種類型。周司寒薄肌很具時尚感,六塊腹肌跟他的人一樣矜貴溫爾。讓人想吃。而喬錦墨一身腱子肉,八塊腹肌無比強悍,蓄滿了男人的力量感。讓人想征服。我順著往下摸,伸進了他的褲子裡握住。我笑了,“喬爺,你這裡怎麼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