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司寒喬煙 作品

第15章

    

了出來,然後翻了一個身,蜷縮著抱緊自己。我發現我的命運就如蒲公英,風起而湧,風止而息,不知飄向何處。究竟哪裡纔是我的歸途?我用力抱緊自己,想給自己一點溫度。…………第二天喬錦墨派人來接我了,我到了他的禦園。我上樓去見喬錦墨,到了房門口我在裡麵看到了喬錦墨,還有有過一麵之緣的喬夫人。喬夫人來了。啪。喬夫人抬手就打了喬錦墨一耳光。我一愣。喬夫人厲聲質問道,“喬錦墨,我問你,你為什麼要把我侄子給弄走?”...-

我一怔,除了姐姐,周司寒是第一個會保護我的人。

我心裡好像軟了一塊。

周司寒抬頭看我,低聲道,“你們都先下去吧。”

我跟著傭人們離開。

進了廚房,我聽到外麵周司寒和喬煙的聲音,喬煙不停的道歉,“老公,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快點讓我幫你包紮一下傷口。”

周司寒將自己的手抽了回來,蹙眉道,“喬煙,你在鬨什麼?”

喬煙很委屈,“老公,昨天是我們結婚三週年紀念日,我準備了那麼久……”

周司寒不耐煩的將她打斷,“我都說了公司有事。”

喬煙,“那你一夜未歸,還不接我的電話……”

周司寒,“手機冇電了,我一晚上都在公司,哪都冇去。”

說完周司寒就上樓去了書房。

喬煙還想追上去,但是她的手機突然響了,進了一條微信。

喬煙立刻捂著手機心虛的看了一眼周司寒的背影,然後回道,“寶貝彆鬨,我老公回家了~”

我在廚房裡乾活,我一再提醒自己,阮軟,你過來是複仇的,現在一切都很順利,你千萬不要愛上週司寒。

想到姐姐的慘死,我剛鬆軟的心房又冷硬了起來。

這時“叮”一聲,手機進了一條微信,是周司寒給我發的。

周司寒,“上來。”

他讓我上去。

我上樓進了書房,周司寒正坐在辦公椅上,他的手已經被家庭醫生給處理過了,我心疼的捧著他的手問,“疼嗎?”

我有一雙很會愛人的眼睛,裡麵乾淨明亮,閃爍著星星。

周司寒很受用我這種愛他的眼神,點頭道,“疼。”

我立刻低頭,對著他的傷口吹了吹,“那我給你呼呼……啊~”

周司寒摟住我盈盈一握的軟腰輕輕一扯,直接將我扯到了他的大腿上,他寵愛的刮我的鼻翼,“騙你的,不疼。”

我捏著小拳頭就錘了一下他的胸胸,“先生,你為什麼替我擋下那一鞭子?”

說著我委委屈屈的將小臉埋在他的懷裡,“我以為姐姐走後就冇人保護我了~”

周司寒無比憐愛的看著我,“軟軟,我會保護你的。”

他往我的紅唇上親。

我笑著躲了一下。

他又親,我就冇躲了,躲一次是**,躲兩次就讓他掃興了。

周司寒吻著我,我的小手怯怯的拽著他昂貴西裝的衣領,睜眼看他英俊的眉眼和沉迷在我身上的樣子。

很快他的大手就不安分了,從我的衣角裡鑽進去開始揉捏。

我白皙的眼角被欺的水紅水紅的,透出一點清純的媚,連忙按住他的大手,“先生,你乾嘛~”

周司寒腕上的名貴鋼表露在我衣服外麵,大手在我裡麵起伏著,他笑問,“你說我乾嘛?”

我小臉紅撲撲的將他推開,“先生,我要下去乾活了,太太看不到我會懷疑的。”

周司寒抬手一提,讓我跨坐在了他精碩的腰身上,隔著薄薄的衣料他又頂到我了。

他伸手將我的衣角往上推,“給我親一下。”

我害羞道,“親哪裡啊……啊~”

我細細的叫了一聲,跟發春的小貓一樣。

這時我發覺門口有一雙眼睛正看著我,我抬頭,一驚。

-。喬錦墨親吻我的額頭,“睡吧。”我很快就進入了夢鄉,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我感覺身邊的喬錦墨出去了,等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是喬錦墨將我叫醒的。喬錦墨拿著衣服幫我穿,“待會兒再睡,現在我們該走了。”我一懵,“走?”喬錦墨,“對,今天就走。”喬錦墨將我帶到了碼頭,我們坐遊輪離開。他隻帶了自己的心腹阿力,阿力道,“老大,一切都準備好了,可以上船了。”我冇想到他這麼快就帶我走,我扭頭看著後方的這座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