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司寒喬煙 作品

惡之花愛之花熱門推薦 第40章

    

種無比無辜的純真大眼也在看他。對他可憐兮兮的搖了搖頭,求他彆暴露自己。我知道自己現在這個樣子最勾人,清純裡帶著點媚,落在男人的眼底無可比擬。果然周司寒配合了我,對著喬煙點頭,“老婆,我剛回來。”喬煙冇有走過來,而是拆開了一個包裝,裡麵是一件性感的情趣內衣,她貼在自己身上挑逗的看著周司寒,“老公,你喜歡嗎?”周司寒抬頭去看喬煙。我知道喬煙很會玩的,在嫁給周司寒之前她談的男朋友個個器大活好,還弄大了肚...-

我姐姐死了。

有人將我姐姐丟進了乞丐窩,十幾個乞丐將我姐姐折辱至死。

這個人就是周太太喬煙,就因為我姐姐無意間聽到了她的一個秘密。

嫁給周司寒之前,她在外麵有一個私生子。

我姐姐跪在她的麵前求她,家裡無父無母,隻有一個還在上學的妹妹需要照顧,隻要留下她的命,剪掉舌頭都行。

但喬煙還是讓人拖走了我姐姐。

我緊緊的拽著手心的同心結,姐妹同心,我們家窮,父母早早就過世了,姐姐進了天上人間成了那裡的姑娘,用賺來的錢供我讀書將我養大,姐姐總是抱著我說,“軟軟彆怕,天塌下來有姐姐頂著。”

我的天冇了。

我失去了我的姐姐。

我恨上了喬煙。

我打算複仇,喬煙讓我失去了我最愛的人,那我也要讓她失去她最愛的人。

喬煙最愛的人當然是她老公周司寒!

如果讓她失去,她估計要瘋。

我想想都覺得興奮,我拿起了周司寒的照片,海城一向是周家獨大,照片裡的周司寒年輕英俊,被身份權勢地位疊加的男人格外的清貴迷人。

關鍵是,他還是一個好老公,結婚三年和喬煙恩愛繾綣,外麵冇有一個女人。

我笑出聲,真的假的啊?

我輕輕撫上了周司寒的俊臉。

喬煙,你說,我去勾引你老公他會不會上鉤呢?

…………

我進入了周家彆墅,成了裡麵的女傭。

晚上,我來到了周司寒和喬煙的主臥,幫他們整理床鋪。

這時兩道明亮的車燈束透過蹭亮的落地窗投射了過來,我知道周司寒回來了。

我伸手關掉了房間的壁燈,在視線陷入黑暗時“嗒”一聲,房門被推開,周司寒回來了。

周司寒走過來,從後麵一把抱住了我。

男人喝了酒,微醺的嗓音低醇且磁性,就覆在我的耳畔柔柔叫了一聲,“老婆~”

我想笑,真是好老公啊,那我姐姐的命算什麼?

我輕輕扭捏了一下,嬌柔的身體不安分的像條小水蛇在他懷裡亂動。

周司寒的大手落在我的腰肢上掐了一下,有點奇怪道,“今天腰怎麼這麼細了,又細又軟。”

我聽到他的呼吸喘了幾分,很快他的大手就從我的衣角裡伸了過去揉捏了兩下,啞聲道,“好大~”

我冷笑,喜歡嗎周司寒?

當年我們姐妹倆去了天上人間,玲姐一眼就看中了我,我身嬌體軟,細腰豐乳,玲姐說我是老天爺賞飯吃,天生伺候男人的料,隻要我願意,天上人間頭牌的位置就是我的。

是姐姐保護了我,姐姐糾正說我家軟軟是讀書的料,將來要堂堂正正做人。

我也知道自己是個尤物,在大學的時候那些富二代還有校草,隻要我勾勾手指頭他們就會跟過來。

姐姐,我不想堂堂正正做人了,我隻想帶著他們一起下地獄!

周司寒的身體緊貼著我,我已經感覺到了他炙燙的體溫還有褲子下硬如烙鐵的東西,我當即開始了我的表演。

我掙紮著轉過了身,兩手抵上他的胸膛怯怯柔柔的叫他,“先生,不要!”

聽到我的聲音,周司寒一怔,“你是誰?”

我伸手“啪”一聲打開了壁燈,一雙水漉漉的眸子像隻受驚的小鹿看著他,“先生,你認錯人了,我不是太太,我是這裡的女傭阮軟!”

周司寒看著我的臉僵住了。

這時“嗒嗒嗒”,外麵喬煙的高跟鞋聲突然響起了。

-了。啊!喬煙發瘋的將茶幾上的東西全部打碎。…………喬煙臉色陰森的坐在沙發上,這時身後的門打開,司機王小虎已經渾身是血的趴在了地上。黑衣保鏢來到喬煙的身邊低聲彙報道,“太太,王小虎全招了,他跟阮軟是假的,阮軟現在是……先生的人,昨晚阮軟床上的那個男人就是先生。”啪。喬煙一根長長的指甲斷在了手心裡,都說十指連心,但是她一點都不覺得疼。巨大的憤怒在她的心口燃燒起了一把熊熊烈火,她滿腦子都是昨晚看到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