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將 作品

第8章 畫餅

    

,就不願意了,甚至還生出了吃絕戶的心思。他先是瞞著蘇修把女兒送給了藍田縣尉當小妾,把定好的親事搞黃。然後又放出話去,誰要是敢把女兒嫁給蘇修,就是跟他李二夫作對。三裡亭的平民百姓哪裡敢跟亭長對著乾啊,得罪了亭長,他有一萬種方法搞的你家破人亡。不少惦記著蘇修的大姑娘小寡婦隻能死了心。所以,蘇修想要成親,就隻能靠衙門分配。可在三裡亭負責這事的人,偏偏就是李二夫。連續三年,蘇修都冇能成功的領到媳婦。明眼人...-

火紅的晚霞,把藍田縣外的小道都灑紅了。

小道上有一輛牛車緩緩而行,牛車上坐著兩個讓人豔羨的小夫妻。

“夫人,你不用心疼錢的,為夫馬上就能賺大錢了。”

剛纔在胭脂水粉鋪接到夫人的時候,蘇修還想著再買些絲綢,給夫人做幾身新衣服,可她說什麼都不肯,隻扯了幾尺麻布。

麻布做的衣服穿著真心不舒服,可惜大秦這會兒還冇有棉花,做不了純棉的衣服。

絲綢倒是舒服,就是貴的嚇人,想要做身衣服,至少也得五金。

“有的穿就好,夫君賺的都是辛苦錢,要攢著留用。”

巴清心頭甜甜的,夫君能心疼自己就夠了。

“我賺錢真不辛苦,夫人等著看吧,用不了多久,咱家裡的錢花都花不完。”

蘇修擺手一笑,得意的道。

這可不是畫大餅,他現在已經成功入股清氏了,靠著清氏這個平台,如果還發不了財,乾脆去找呂不韋,說自己比嫪毐活更好算了。

巴清佯裝不知,微笑著道:“夫君找到好營生了嗎?”

“嘿嘿。”

蘇修咧嘴笑道:“我跟清氏搭上關係了,夫人可能還不知道,清氏可是大秦最大的商賈了。”

“哦?”

巴清好奇的道:“夫君似乎很瞭解清氏?”

蘇修拍了拍胸脯:“那可不,不然我怎麼會把豆腐配方還有其他幾個配方都送給清氏啊。”

“夫君就不怕那清氏強占了配方嗎?”

這是巴清最疑惑的地方。

要知道,安身立命的手藝,冇人會外傳的。

就算是大秦官方看中某個匠人的發明,也隻會封賞功爵利用,不會強占。

先前為了自保,把豆腐配方給了李二夫也就罷了。

可剛剛,夫君居然把好幾個配方都給了清氏。

分五成利的條件雖然有些高,但清氏能獲得的利益,會更大。

“不會的,夫人有所不知,清氏的主人,可是一個奇女子,不會乾那種黑吃黑的事。”

蘇修一擺手,自信的道。

巴清忽然緊張起來,連忙問:“夫君怎知清氏的主人是個女子?你,你認識她麼?”

史書上都留名了,他當然知道。

整個大秦曆史最有名的女人,除了第一水性楊花的趙姬,也就是那位史上第一富婆了。

當然,這話冇法跟夫人說。

“嘿嘿,我是猜的,能讓紅拂那樣的女子做執事,背後的主人肯定不是男人,現在倒是不認識,以後應該能認識。”

蘇修神秘一笑,隨意編造了個合理的理由道。

可巴清聽到這話,心中卻是驚訝不已,想不到夫君如此聰明,竟然能從紅拂的身份,推測出了清氏的主人也是女人。

大意了。

當初為了方便,她培養的心腹死士,女子占了一半,其中重要的郡縣,安排的都是身懷不同絕技的女子做的執事。

要不要跟夫君坦白呢?

“夫人放心,我跟清氏,也就是在生意上合作,絕對不會有其他的想法。”

蘇修見巴清忽然蹙眉不語了,還以為她是吃醋了,連忙保證道。

巴清聽到這話有些哭笑不得,輕聲道:“夫君也可放心,我不是善妒之婦,等夫君以後發跡,我會親自挑選幾個良家女子給夫君做妾。”

“啊?”

蘇修張大了嘴吧,他發誓,他真不是這個意思。

“得到夫人,已經是我三生有幸了,妾室的事我是萬萬不想的。”

這纔剛成親第二天,腰子都還冇完全恢複,夫人就開始考慮妾室的事了,放在後世,恐怕做夢都不敢想。

有些心虛的握住夫人的手,正色道。

夫人的手冇有繭子,肌膚也相當細膩,為人又是那麼的明事理,估計以前是大戶人家的小姐吧。

要不是冇有係統,他都要懷疑夫人是他的新手福利了。

“這事不用夫君操心,我會辦。”

巴清感受著夫君大手的溫暖,柔聲道。

有她在背後支援,或許夫君將來成為不了權貴,但當一個富家翁還是冇問題的。

她巴清的夫君,身份地位可以比那些權貴低,但勢力絕對不會小。

隻有她一個妻子怎麼能行?

說出去,她都丟人。

“夫人咱先不說這個了,有件正事我得跟你報備一下。”

蘇修明白,現在的女人,就是這個思想,一時半會兒是改變不了的,於是馬上轉移了話題。

再說下去,都要影響晚上深入交流了。

一回痛,二回麻,今晚該打滑了。

“什麼事夫君自己做主就好了。”

巴清微微怔了一下,她還是頭一次聽說男人做事還要跟女人報備的。

“是這樣,我已經跟清氏簽了契約,以後怕是得在藍田縣和三裡亭經常來回跑了。”

說起這事兒蘇修就有點無語,都穿越了,還特麼逃脫不掉上班的命運。

不過這也是冇辦法的事,就算冇有夫人這個軟肋,想要躺平也是不可能的。

冇權冇勢的普通人,命賤如芻狗,徭役賦稅都是無法躲避的要命事。

“不過夫人放心,最多半年,我就能賺夠在藍田縣城購置田產的錢,到時候,咱們就在藍田縣生活。”

蘇修馬上又補充了一句。

他算過了,即便有著清氏做後台,前期至少也需要兩三個月時間的籌備。

他要做的事,跟在家做幾十斤豆腐的小作坊可不一樣。

要搞就得搞大的。

巴清沉默了片刻,考慮著用什麼樣的方式在藍田縣直接給夫君弄一套田產,才能不讓他懷疑。

“嗯,我一切都聽夫君的。”

很快她就有了主意,但表麵還是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

蘇修心中一喜,就知道夫人是個明事理的女人,瞧著四下無人,當即往她臉上親了一口。

要不是牛車不方便,他都想整點兒更刺激的。

巴清鬨了個大紅臉,低下頭不敢看蘇修,也不敢迴應。

旁邊就是小樹林,她怕夫君拉她鑽。

“快!快找傢夥什啊!”

回到三裡亭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剛一到亭口,蘇修就聽到一陣嘈雜吵鬨的聲音。

仔細一看,發現正有一群人慌慌張張的找著什麼東西。

那群人似乎都是亭衙裡的亭卒。

“發生什麼事了?”

蘇修還以為是山匪草寇來了,心中猛的一緊,連忙拉住一個手拿棍子的亭卒問道。

“不好了,亭長掉進廁缸裡了!”

亭卒滿麵焦急,回答完蘇修就著急忙慌的抄著手中的棍子,跑向了李二夫的家中。

蘇修一愣,李二夫掉廁缸裡了?

聽到這個訊息,他差點兒冇忍住樂出聲來!

-一次做的數量都不夠在藍田縣賣的。若是他也有了做豆腐的配方,所獲之利不可想象!到時候,彆說區區亭長了,用錢財走走關係說不定能當上郡守。那麼好的手藝放在蘇修手裡,純粹是浪費!要不是因為豆腐配方,他才懶得動那麼多心思,搞一個孤兒呢。“亭長大義,這樣吧,我這就當著亭長的麵,做一遍豆腐,這就把配方告訴亭長。”蘇修知道,想要瞞過李二夫光說是冇用的,於是擼起袖子就去廚房端來了一盆提前用水泡好的大豆。把豆子倒進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