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將 作品

第11章   兩手抓

    

狠了用。不過話說回來,能分五成利,也不算是前世那種牛馬打工仔了。他是有股份的股東!“這麼大的事,紅拂執事確定能做主?”雖然正中自己的下懷,但蘇修還是有些疑慮。他原本以為,一個大區經理應該無法做主分五成利的事,她得把這事往上報給那位女董事長纔對。而結識女董事長,纔是他真實的目的。紅拂嗬嗬一笑:“隻要你同意,我現在就可以代表清氏跟你簽署契約。”擱以前,她還真做不了主,可主人巴清就在藍田縣啊。“加入清氏...-

“好,我會儘量滿足你的要求,不過要買那麼多地,需要時間。”

紅佛恨不得一屁股坐死蘇修,可主人都點頭了,她隻能緊握粉拳,咬著嘴唇點頭答應了下來。

也不知道主人被灌了什麼**湯,居然連這種離譜的要求都能答應,一千畝地,至少也得萬金以上。

就算是花月坊的姑娘日夜不休,也得一年的時間才能賺回來。

不過冷靜下來仔細想想,豆腐和醬油都是用大豆做的,雖然各地都有種植,可數量並不算太多。

而麥子稻米因為都是釀酒的原料,是受官府管控的。

偏偏秦國種的最多的是粟。

酒樓想要開分號,光靠清氏名下土地的產量,肯定不夠。

還得大量的收購各個權貴地主家的餘糧。

畢竟尋常百姓家的糧食,交完賦稅以後,也就勉強果腹

所以,想要從百姓手中收購糧食是不現實的。

蘇修張口要一千畝地,應該是為了有備無患。

估計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主人才同意了那麼離譜。

“紅拂姑娘真乃女中豪傑,有魄力,放心,隻要能買到這些地,你就相當於為清氏立下了潑天大功,得讓你家主人重賞你。”

蘇修豎了個大拇指,直言不諱的拍了一記馬屁,然後又拿出一張地圖遞給了她。

“哼,隻求你彆坑死我就行了。”

紅拂哼了一聲,然後接過地圖看了一眼,發現這是一張整個藍田縣的草圖,上麵已經圈好了縣城外麵的幾處地方。

“你該不會是要買這些地方吧?”

當她認出那些地方在藍田縣的具體位置後,試探的問了一嘴。

蘇修肯定的點點頭:“對,一定要都買下來!”

紅拂的秀眉緊蹙了起來,妖媚的臉蛋上瞬間浮現出令人費解的表情:“這些地方全都是荒山野地,連個人影都冇有,有幾個地方連草都不長,買來何用?”

買一千畝地建倉庫的理由就已經夠離譜的了,想想是為了自己種植原材料,也就忍了。

可買那種荒山野地,紅拂真理解不了。

然而麵對紅拂的質疑,蘇修仍舊是神秘一笑:“你就當地下有寶貝吧。”

他在地圖上圈起來的地方,都親自去勘察過,那是有煤,有石油的地方。

這個時代雖然已經開始使用煤炭當做燃料了,還稱之為石炭,可僅限於露天開采,使用的範圍也很有限。

因為不會充分利用的緣故,煤炭燃燒時釋放的毒氣無法處理,總死人。

所以,石炭幾乎冇什麼價值。

有柴燒,誰用那玩意兒啊,狗都不用!

石油的情況也差不多,雖然也發現了,但還並冇有合適的存儲容器和提煉的工藝,都是把石油放進竹筒裡當成簡單的照明石液來用,

蘇修明白,想要充分利用這兩種寶貝,得先實現工業化才行。

不過,凡事都得未雨綢繆,真到那個時候,就晚了。

“你該不會是想騙我們清氏吧。”

紅拂一聽蘇修說地下有寶貝這種明顯的調侃之言,額頭上的青筋都氣出來了,再也按捺不住的把心中的懷疑說了出來。

當然,她這話,其實是說給一旁的主人聽的。

主人在這之前冇接觸男人,這會兒正處在淪陷的狀態中。

可她紅拂不一樣啊,去花月坊的那些臭男人,哪一個不是甜言蜜語的勸人從良。

不知道有多少姐妹上了當,可不到半年就膩了,淪落的下場一個比一個慘。

她很懷疑,自家的主人也是被眼前的俊後生豁到了。

不然不會他提什麼要求,主人都答應。

可惡的小子!

希望主人能趕緊清醒一點,彆把清氏的基業都搭進去了。

然而不等蘇修回答這個質疑,一旁的巴清開口了:“紅拂執事,我夫君都已經把安身立命的手藝送給清氏了,你怎能還懷疑他。”

她聽的出來,紅拂所有質疑夫君的話,都是說給自己聽的。

如果不是和夫君已經知根知底了,她也不理解夫君為什麼要買一千畝的荒山野地。

不過,夫君既然要買,那就買好了。

賺那麼多錢是乾啥的,不就是為了給夫君花的嘛。

蘇修這會兒全然不知夫人就是清氏真正的主人。

但聽到夫人為自己辯解,打心底裡覺得娶對了人。

他還真是這麼想的。

那幾個配方,在自己眼裡雖然不值什麼,但放在清氏,絕對能夠影響整個大秦。

並且,他雖然是在利用清氏,可在未來,清氏能獲得的利益肯定會比現在的投資大。

“我還是那句話,若是紅拂執事信不過我,那就喊你家主人來跟我談,若是你們清氏不願意買地,就算了,以後我會自己買。”

蘇修老神在在的跟著說道。

說實話,買地的事他還真不急,隻是想著能讓真正的計劃提前一些而已。

“我……”

紅拂原本還想著讓蘇修解釋清楚,可主人都把話說到那份上了,估計她再說什麼也冇用了。

算了,還是等蘇修把清氏的錢財敗壞一部分吧。

等主人親眼看到結果,應該就會對男人死心了。

“好吧,你還有什麼要做的,也一併說了吧。”

略微思考了下,紅拂決定以後全都按照蘇修說的做。

蘇修看到紅拂這種反應,還以為她被自己說服了,不管怎麼說,也算是薅到了清氏,於是想了想,決定先給紅拂一些好處。

“紅拂姑娘,你且看下這個。”

稍微猶豫了下,他就又從懷裡摸出了幾張圖紙。

“這又是什麼?”

紅拂見蘇修又掏出了圖紙,直接無語了,這傢夥,還真冇完冇了了。

不過當她看到圖紙上畫的東西後,不由得眼前一亮。

“這是樂器吧!”

紅拂最喜歡的就是音律一道,雖然從見過蘇修畫的那些怪異東西,但她一眼認出那都是樂器。

“嗯,紅拂姑娘好眼力,有了這些樂器,我保你能名動七國!”

蘇修笑著點了點頭。

他畫的是琵琶,竹笛,二胡,簫,揚琴等等古典樂器的設計圖。

都是在這個時代還冇有出現的樂器,加上現有的古箏什麼的,搞個民樂交響曲肯定冇問題。

到時候,再讓紅拂把花月坊的姑娘喊來,教她們跳跳蹲蹲舞之類的舞蹈,和前世的一些神曲兒。

嘖嘖!

事業,文化,都要抓,而且兩手都要硬!

該乾活乾活,該享受的時候也得享受嘛。

-他的新手福利了。“這事不用夫君操心,我會辦。”巴清感受著夫君大手的溫暖,柔聲道。有她在背後支援,或許夫君將來成為不了權貴,但當一個富家翁還是冇問題的。她巴清的夫君,身份地位可以比那些權貴低,但勢力絕對不會小。隻有她一個妻子怎麼能行?說出去,她都丟人。“夫人咱先不說這個了,有件正事我得跟你報備一下。”蘇修明白,現在的女人,就是這個思想,一時半會兒是改變不了的,於是馬上轉移了話題。再說下去,都要影響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