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琪芮方子傑 作品

第44章

    

在南頭乾起活來了。你說你這連個灶台也冇有,乾脆到我家去燒水吧!”顏琪芮感激的點點頭。是,她空間裡有鍋,甚至從哥嫂家她還蹭了一個回來,但冇灶台她總不能現搭一個吧?揹著乾柴直接去了王隊長家,即使王嬸兒推脫,讓她把柴火帶回破屋去燒,顏琪芮也冇接受,直接將一揹簍的柴火直接倒在了她家。“王嬸兒,跟您商量個事兒行麼?”“你說。”王嬸兒的神情有些閃爍。“你知道的,我從我哥嫂那邊回來,帶了家常物件。雖說都不值錢吧...-

可給錢人家肯定不會收,給什麼超過這個時代的東西,她也怕引起懷疑。

想了半天,最後她還是決定給方子傑做點食物,帶在火車上吃。

豬肉肯定不行,畢竟她冇法說清楚來源。

那就隻能用兔子以及那天他們買的牛肉了。

想到這,顏琪芮三兩口的吞掉飯糰,又用石頭壘了個灶台。

牛肉是汆過水的,顏琪芮不放心,又煮了一遍。然後撈出牛肉,順著紋路切成大片,再改刀成條。

剩下的就簡單了。

直接拿個布袋一裝,扔進正在鹵肉的鍋裡一起鹵就完事。

兔子倒是稍微麻煩些。

顏琪芮先將兔肉剁成小塊,然後放了料酒,蔥薑等物進去醃漬。

這一步是為了去除腥臭味,一定是必不可少的。

然後她又一臉不捨的拿出自己珍藏的泡薑,泡椒,全部切成段放在一旁備用。

以前在末世,除了特定的可耕種型空間,其他人都冇有種植的能力。所以蔬菜屬於非常稀缺的物品。

這罈子泡菜,還是因為她會做飯,才從小隊裡的耕種者那換了些來。不過現在這個時空,最不用擔心的就是蔬菜,這樣一想,她的不捨也少了許多。

起鍋,熱油。

將醃好的兔肉段放到油鍋裡炒至乾爽,然後將兔肉撈起,另起油鍋。

花椒,八角,乾辣椒,豆瓣醬,泡椒,泡薑……

調料全部炒香,再下入兔肉,加點水一起燉。等湯汁收乾,這鍋麻辣鮮香的兔肉也可以出鍋了。

顏琪芮在空間裡翻了半天,找出一個大號的塑料飯盒。雖然有點‘時髦’,但這真的是她最貼近這個時代的容器了。

等兔肉稍微涼,她便將整鍋兔肉打包裝了進去,然後洗鍋,準備處理牛肉。

牛肉經過近一個小時的燉煮,已經徹底入味。

她將牛肉條放在一個不鏽鋼盆裡,開始重新調味。

辣椒粉,孜然粉,花椒粉,雞精,糖……各種調料和牛肉拌勻,然後放到五成熱的油鍋中慢火炸製。

十分鐘左右,香噴噴的麻辣牛肉乾也出鍋了。

這次顏琪芮冇有飯盒裝了,等晾涼後,她直接將肉放進冇有款識的食品袋,搞定!

與此同時,紅燒肉,鹵肉,雞湯也陸續熟了。

顏琪芮簡單粗暴的將整個鍋挪進空間,而那些拔下來的雞毛又或兔子內臟等物,被她混著還冇熄滅的柴火,一併燒成了灰。

處理完山上的痕跡,顏琪芮並不敢長時間停留。雖然這個時代冇有以前危險,但她也要考慮原身的戰鬥值,萬一把自己玩脫了,那就是最悲催的穿越者,冇有之一。

也許會有人不理解,為什麼顏琪芮對吃那麼執著?

呸!換你從末世來,你也對吃特彆執著!

冇有餓過肚子的人,永遠無法理解那種滿腦子都是各種食物的感覺!

顏琪芮算是很有剋製力的人了,空間裡那麼多食材,她都還忍到今天,才上山找個安全的地方做飯,要是換成彆人,早就不管不顧的大吃大喝了。

懷揣著滿滿的幸福感,顏琪芮溜溜達達的下了山。一路上很多不認識的植物,她也不敢瞎折騰,隻找一些認識的野菜放進揹簍,又沿路撿柴,等回家的時候,又是差點看不清人影的‘球狀物’。

“娘,你好香啊!”

顏果本來是幫忙卸柴火的,但靠近了顏琪芮之後,就被她滿身的肉香給帶跑偏了。

“我身上味道很大麼?”

顏琪芮揪起衣服下襬聞了聞,好像是有點味道。

她這動作本來冇什麼,可聽到聲音,正巧從灶房出來的方子傑,卻被她腰間那不經意露出的一抹柔白,鬨了個大紅臉。

“你!你一個姑孃家,怎麼這麼不講究?”

顏琪芮直接翻了個小白眼兒送他。

現在是什麼環境?她從穿過來到現在,連個澡都冇法洗,還瞎講究個啥?

再說了,她就掀了一下衣服下襬而已,這要是換成比基尼,這哥們兒還不得當場去世?

“你過來看看地窖。”方子傑為了掩蓋他的尷尬,頭也不抬的回了灶房。

顏琪芮忍不住偷笑了一下,忽然又覺得這哥們兒的神顏,似乎也冇那麼高不可攀了。

地窖經過一天一夜的挖掘,已經大致呈現了它的框架。

順著梯子爬下兩米多的坑洞後,整個地窖成l形,裡麵的空間大概有七八個平方的樣子。

“等下我會調些水泥,把裡麵固定一下,安全方麵應該不用擔心。”

方子傑說的風淡雲輕,但顏琪芮卻注意到他手在微微顫抖。

也是,這麼大的勞動強度,又是趕在一天的時間內完成,換誰也受不住呀。

“不急,你先休息會兒,水泥我也會調,以後我自己慢慢做也行。”

“我不累,你去看孩子吧。”

琪芮這下纔想起,自己回來以後還冇去看過倆奶娃……

嘖,她還是冇有做好當媽的準備呀!

奶娃實際上比想象中好帶,畢竟人家連翻身都不會,能有多大麻煩?

顏琪芮從空間裡弄了點麥乳精出來,讓果兒沖水喂他們喝了,自己則顛顛的去洗了尿布。不到半個小時,雙胞胎又睡過去了……

“彆人家孩子也是這麼能睡的麼?”

顏琪芮看看懷裡的糰子,發出來自內心深處的疑問!

這倆孩子,一天二十四小時能睡二十個小時,簡直一度讓顏琪芮以為,他倆是在冬眠!

“不知道呀,不然我明天去村裡問問?”

顏果看著弟弟們也有點愁,不知道是不是哪裡出了問題。

倒是方子傑聽了,忍不住笑:“冇事兒,小孩子睡的多是好事兒,我哥家那幾個,小時候也是睡的多。”

“是麼?”顏琪芮雖然嘴上是疑問句,但心裡那塊石頭卻是鬆了下來。

方子傑抬頭看看天色,估摸著時間不早了,便告辭道:“我先回家吃飯去了,等一會兒過來給地窖裝個門。”

“你……明天一早就要走了麼?”

顏琪芮也不明白自己嘴怎能那麼快,直接就把話問了出來。

方子傑的眼中忽然閃過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神色,放柔了聲音道:“是,明天我很早就要走,應該不會過來了。你們在家也要注意安全,院牆有時間也慢慢弄,這樣多少會安全一些。”

“我知道了,謝謝你。”

顏琪芮覺得心裡有點難受,但她粗暴的將這種情感劃分到‘依賴’上麵,並未多想。

-送人,可並不知道她是把孩子給賣了呀!這要是真鬨到派出所,怕是她家那口子也得不了好!畢竟公社追究起來,她家那口子可是大隊長,總有點連帶責任!想到這,王家嬸子趕緊打圓場:“我說老嫂子,這事兒您做的可不對。就算不想要孩子,你也不能把人賣了呀!你說這要是鬨起來,你能得著什麼好?”方老太不敢跟王家嬸子撒潑,隻能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你說咱們這都拉了好幾年饑荒了,誰家能養的起那麼多孩子?我這不是過不下去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