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和 作品

《臥底毒販集團,我慘死湄河全文小說》 第13章

    

能夠讓人眼前一亮!...《臥底毒販集團,我慘死湄河全集小說閱讀》第1章免費試讀我23歲時候跟了緬北龍頭大哥坤哥。搶劫、放火、賣粉……冇有我不敢做的事。當我一舉滅了最大的競爭對手後,坤哥拍著我的肩說我天生就是乾這行的料,將來他身退,緬北就是我的天下了。可天有不測風雲,我死在了30歲這年。可惜了,我本來已經坐到了二把手的位置,眼看著就要繼承坤哥的衣缽,卻不明不白的死了。可能是我的怨念太深了,我死後靈魂...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臥底毒販集團,我慘死湄河全文小說》講述的楚欣魏和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

《臥底毒販集團,我慘死湄河全文小說》簡介:...《臥底毒販集團,我慘死湄河全文小說》第13章免費試讀另外,林易那小子看著還算湊合,不如你就從了他吧……我無聲歎息,意識越發昏沉,靈魂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消散。

“楚欣,彆猶豫了,你知道那份情報藏在哪裡吧?

快取出來吧,這份情報很重要。”

我衝著楚欣揮了揮手,用儘最後一分力氣催促道。

……嗤嗤!

鋒利的手術刀劃破胃袋,難以抑製的散發出陣陣難聞的惡臭。

這是一個怎樣的胃啊。

胃壁上佈滿了劃痕,伴隨著多處的潰爛和穿孔。

最為醒目的,是一隻小巧的金色的魚鉤。

魚鉤上一頭牢牢勾進肉裡,另一頭則拴著一張十分袖珍的內存卡。

楚欣小心翼翼的取下魚鉤,摘下內存卡。

一旁的鄭隊一臉陰沉的接過。

“技術組,以最快速度解析資料。”

說完,他臉色複雜的看向楚欣,又看了看我的屍體。

“用魚鉤掛住內存卡,裝在膠囊裡吞下,膠囊被胃液溶解後露出魚鉤,魚鉤會牢牢掛住胃壁,無論如何催吐,都很難將其帶走。”

“方法並不算高明,但卻需要極大的勇氣。

他當時,一定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吞下去的……”那一瞬間,在場所有人的眼圈都紅了。

“鄭隊,資料解析出來了,有重大發現!

有了這些關鍵證據,說不定這一次真的可以一舉端掉這個跨國販毒組織!”

鄭隊狠狠攥了攥拳,激動得臉色漲紅,“都聽見了嗎?

一個個還愣著乾嘛!”

番外半月後,以坤哥為首的特大國際販毒集團被中緬警方聯手剿滅。

因案情極其惡劣,社會影響巨大,涉案金額及繳獲毒品甚多,整個金三角為之巨震,毒販子們人人自危。

慶功大會結束後,楚欣的目光在會場中來回尋找。

很遺憾,她並冇能找到那個小警察的身影。

在結束自己生命之前,她覺得有必要給小警察一個正式的道歉。

她甚至連對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連續問了好幾個人,得到的答覆都是“不清楚”或者“他去執行任務了”。

她忽然生出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反正我虧欠的太多了,已經還不完了,也不差這一句道歉吧……”她轉身離開,心裡這樣默默想著。

“楚醫生。”

楚欣轉身看去,是技術部小劉。

小劉扶了扶厚重的眼鏡,遞給了楚欣一個U盤。

“我們發現在魏和留下的情報裡,竟然還有一個加密的隱藏檔案夾,之前忙著抓捕罪犯一直冇顧得上破譯。

現在破譯出來了,但並不是什麼情報。”

見楚欣露出疑惑之色,小劉補充了一句。

“檔名是不忘初心,我想應該由你來看比較好。”

楚欣微微一怔,藏在袖子中的手術刀不慎滑落。

掉在地上,斷成兩截。

她深吸了一口氣,似乎鼓起了很大勇氣才抬起手。

接過U盤,她輕輕說了聲謝謝,轉身離開。

楚欣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

她慌亂的打開電腦,手忙腳亂的插入U盤,握住鼠標的手都止不住顫抖。

當光標移動到檔案夾的圖標上時,卻遲遲點不下去。

光標閃爍,顯示出檔案夾的大小。

隻有9k。

這個大小,恐怕裡麵隻是簡單寫了幾句話。

楚欣心裡忽然失落,但又很快釋然。

他時刻行走在懸崖的邊緣上,隨時都有身份暴露的可能。

能夠為她楚欣單獨創建一個檔案夾,已經是極大的冒險之舉了。

但他還是這麼做了。

鼓起勇氣,楚欣點開了檔案夾。

隻有一張十分模糊的照片。

照片的名稱是一行字:七尺之軀已許國,再難許卿。

淚水再也控製不住了。

楚欣用紙巾擦了好一會,才勉強保持視線不被模糊。

她把照片儘可能放大,看了好久好久,神經質般的一會笑一會哭。

照片中的魏和一隻手臂打著石膏,嘴角帶著鮮血,一個眼圈烏青,對著鏡頭比了一個又憨又傻的剪刀手。

魏和顯然傷的不輕,但卻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彷彿當時是他此生最快樂最滿足的瞬間。

楚欣盯著照片看了許久,忽然覺得這背景好像有點眼熟。

有點像她剛畢業後實習的那家醫院。

雖然背景是一處人頭攢動的走廊,但楚欣還是能找到關於那家醫院的特征。

她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瘋了一般快速拖動鼠標,臉也幾乎要貼在螢幕上了。

終於,在人群中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她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隻是一道十分模糊的甚至看不清五官的身影。

連她自己都要仔細辨認許久才能發現的身影,魏和顯然一眼就看見了。

“真該死啊……”(完)第3章免費試讀“跨境販毒集團的活躍分子,魏和你真是出息了啊!”她似乎身心俱疲,靠著牆角坐著竟然睡著了。不知道是不是死無全屍的緣故,我一直感覺意識昏昏沉沉的,有一種正在緩緩消散的感覺。我感覺很困,感覺很冷,便下意識靠近了楚欣的身體。意識迷濛之間,我似乎看到楚欣的嘴角露出一絲隱晦的笑意,旋即我也陷入了沉睡。也不知過了多久,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將我倆吵醒。楚欣有些僵硬的過去開門,是之前的那個小警察。他拉著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