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和 作品

《臥底毒販集團,我慘死湄河》 第2章

    

發抖。我看著他乾嘔了兩下,然後衝到一旁的垃圾桶狂吐。“這個小警察心理素質不行啊,比我當初可差遠了。”我忍不住嘲笑一句,旋即才意識到自己的話也冇人能聽見,忽然覺得有點無趣。那個楚醫生全程冷眼看著,一言不發。她看向屍袋的目光帶著不加掩飾的厭惡。“一個毒販子,有什麼好怕的?”楚醫生的身影逐漸走遠,冷漠得冇有一絲感情的聲音悠悠傳來。“怕屍體……就這樣還當警察?”看著那道清瘦的白色背影,我忽然覺得這人有些眼...臥底毒販集團,我慘死湄河小說(主角楚欣魏和)完整版,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夠曲折,有虐有愛,感情專一,一路懸念不停,看到停不下來,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臥底毒販集團,我慘死湄河》第2章免費試讀

法醫的驗屍工作需要實時記錄,由於冇有助手,她隻能自己錄音記錄。

雙眼被挖,鼻梁折斷,臉上有著密集的傷口,皮肉儘數翻捲起來,又被水泡得發白浮腫。

楚醫生取出縫合針,快速地做著最大程度的複原。

人臉,是辨認屍體身份最重要的特征之一。

修複了七七八八之後,她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盯著我的臉沉默許久。

我看到她那好看的眉頭漸漸皺緊,呼吸也越發粗重了起來。

“魏和……魏和!”

她忽然仰頭,發出一陣滲人的狂笑,“報應!真是報應啊!”

她捧著我的頭,幾乎是從牙縫裡發出的聲音,帶著無邊的恨意。

魏和是我的名字。

這女人認識我?

“究竟是誰在替天行道,把你的臉也毀了啊哈哈哈!”

她似哭似笑的喃喃道,旋即緩緩摘下口罩,一道恐怖的傷疤從右側臉頰延伸到下巴。

“魏和,你看看我啊,看看這個當年被你親手毀掉的人吧!”

她那表情過於猙獰,我甚至都懷疑他想把我吃了。

她的肩膀微微抖動,發出神經質般的聲音,

“哦,我差點忘了,你的雙眼都被人給挖了,你看不到了。”

我看得到。

這個女人,我看得到。

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渾渾噩噩的腦海中,立刻回憶起一個名字。

這個女人的名字。

楚欣。

腦海中過電影般閃過一些殘破的畫麵。

畫麵中是我跟幾個哥們在一個狼藉的酒吧裡,楚欣突然衝進來拉起我就要走。

我當時可能也喝大了,掙開她就是一巴掌抽了過去。

她直接被打得倒飛出去,在滿是酒瓶碎渣的地上滾了幾圈,再爬起來時半邊臉已經血肉模糊……

電話鈴聲驟然響起,腦海中的畫麵一閃即逝。

楚欣拿起電話,我飄過去一看,赫然寫著“鄭毅”的名字。

這人我認識,市緝毒大隊隊長鄭毅,老熟人了。

楚欣擦了擦手,似乎有些疲憊,無力的靠在牆上接起了電話。

“結果出來了嗎?死者是誰?”

一向以沉穩著稱的鄭毅,此時的聲音竟然帶著幾分焦急和忐忑。

“你早就猜到是他了吧?不然為什麼偏偏把我調過來做屍檢?”

楚欣的聲音冷得跟冰一樣,電話那頭的鄭毅忽然沉默了。

“不過我還是要感謝你,謝謝你讓我親眼見證那個人渣的報應!”

又是長久的沉默。

過了半晌,電話那頭傳來一聲歎息,鄭毅的聲音似乎蒼老了許多。

“你繼續待命,隨時可能有……新的屍體送過來。”

“嗬,被五馬分屍了麼?那我真的拭目以待。”

楚欣噙著一抹冷笑,眸子一點點幽深了下去。

3

湄河裡撈上來一個人頭。

在這個邊陲小鎮裡,這足以稱得上是爆炸性新聞。

我透過楚欣的手機螢幕,看到過許多條她瀏覽的新聞,碰巧主角都是鄙人。

“11月8日,本市郊區的湄河裡打撈起一顆頭顱,警方初步認定為跨境販毒集團的活躍分子,市民如果發現其他屍體殘骸,請立刻聯絡當地警方……”

楚欣刷了很久,翻來覆去看的都是這幾條新聞。

評論區裡早已罵聲一片。

“毒販子都該死!應該千刀萬剮!”

“誰撿到屍體的話聯絡我,我要把他挫骨揚灰然後餵豬!”

“這個毒販子是誰啊,建議把他的資訊曝光出來!”

“彆急,好多網友已經在開始人肉他了……”

這一條條評論看得我是眼皮連跳,楚欣則是冷笑著關上了手機。。當光標移動到檔案夾的圖標上時,卻遲遲點不下去。光標閃爍,顯示出檔案夾的大小。隻有9k。這個大小,恐怕裡麵隻是簡單寫了幾句話。楚欣心裡忽然失落,但又很快釋然。他時刻行走在懸崖的邊緣上,隨時都有身份暴露的可能。能夠為她楚欣單獨創建一個檔案夾,已經是極大的冒險之舉了。但他還是這麼做了。鼓起勇氣,楚欣點開了檔案夾。隻有一張十分模糊的照片。照片的名稱是一行字:七尺之軀已許國,再難許卿。淚水再也控製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