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青雲林若嵐 作品

重鑄人生一蓑煙雨飛第2章

    

電話的時候,纔會聽說一點當年自己依稀記得的人後來的境遇。“老大,你今天抽什麼風,不是說要回家跟咱爸咱媽談判嗎?”蔣智看著麵前有些發呆的死黨,忍不住開口問道。四年的上下鋪,寢室裡的幾個人好的跟親兄弟一樣,自然知道陸青雲今天要做什麼。猶豫了一下,陸青雲卻冇有立刻回答他的話,而是看著蔣智,忽然冇頭冇腦的問了一句:“老七,你真的要進檢察院?”嘿嘿一笑,蔣智的臉上露出一抹無奈的表情。“老大,雖然是臨時工,可...-

這本小說《重鑄人生一蓑煙雨飛》講述了主人公陸青雲林若嵐的故事,是作者林若嵐的傾心作品。本書精選篇章:來不及感慨物是人非時光變遷的改變,下一刻陸青雲猛然間想到今天似乎正是自己這群人離校的日子,難不成這被自己詛咒了十年的命運真的跟自己開了一個玩笑,讓自己用這樣的方式重新回到了從前?又或者,自己根本就是做了一個光怪陸離的夢而已?...

可憐的陸青雲卻發現自己愣是被眼前的這一幕弄得有些無語,難道跟身邊的兄弟們說自己剛剛一覺醒來,時光倒流了十五年?

來不及感慨物是人非時光變遷的改變,下一刻陸青雲猛然間想到今天似乎正是自己這群人離校的日子,難不成這被自己詛咒了十年的命運真的跟自己開了一個玩笑,讓自己用這樣的方式重新回到了從前?又或者,自己根本就是做了一個光怪陸離的夢而已?

此時正是夏季最熱的時節,對於這群即將離校的大學生來說,是他們在象牙塔中度過的最後一天,這其中的大多數人在離開這裡之後漸漸的趨於平庸,就像夢中的陸青雲一樣,十幾年之後再回望今天,陸青雲總是覺得自己似乎錯過了什麼。但是當他懷著自己無比激動的心情看著那記憶中熟悉的大學宿舍和教學樓,卻赫然發現這裡根本就冇有自己所留戀的東西。

對於他來說,似乎麵前這七個衝著自己傻笑的男孩子更顯得格外親切一些。

眼前的這七個人,就是陸青雲大學的七個室友,也是他後來最親近的七個朋友。在記憶的深處,這幾個傢夥中,睡在自己下鋪的那個死胖子老七蔣智畢業之後被家裡安排進了檢察院,貌似後來還混到處級乾部的位置,雖然這個處級乾部是在檢察院工會。而被自己踩到叫的老三張成功做了商人,剩下的人裡麵,有的出了國,有的做了教師,而記得在自己重生的那一年,老二趙東方好像剛剛在報社提了副主編。

十五年之後,自己跟大學所有的朋友的聯絡幾乎已經冇有了,隻是偶爾跟寢室的幾個人打電話的時候,纔會聽說一點當年自己依稀記得的人後來的境遇。

“老大,你今天抽什麼風,不是說要回家跟咱爸咱媽談判嗎?”

蔣智看著麵前有些發呆的死黨,忍不住開口問道。四年的上下鋪,寢室裡的幾個人好的跟親兄弟一樣,自然知道陸青雲今天要做什麼。

猶豫了一下,陸青雲卻冇有立刻回答他的話,而是看著蔣智,忽然冇頭冇腦的問了一句:“老七,你真的要進檢察院?”

嘿嘿一笑,蔣智的臉上露出一抹無奈的表情。

“老大,雖然是臨時工,可是我爸媽好不容易托關係才讓我進去的,我能不去嗎?”

陸青雲看著眼前一臉**相但是卻充滿陽光的男孩兒,很難把十幾年後那個精神頹廢,每一次跟自己見麵必然會喝的酩酊大醉的潦倒男人聯絡在一起,微微皺起眉頭,陸青雲總覺得自己似乎想起了一件跟蔣智有關係的事情,而且那件事很重要,重要到能夠影響蔣智前途的地步。可是眼下自己所經曆的一切太過詭異,甚至於都有些恍惚,一時間倒是真不記得是什麼事情了。

蔣智看到陸青雲冇有回答自己的問題,便不再多言,深知陸青雲性格的他自然明白,陸青雲對於家裡安排的那個工作之所以如此牴觸,一方麵是覺得放不下自己大學生的身段,另一方麵,是因為某個個人方麵的原因。

對於這些大學剛剛畢業的天之驕子來說,新千年的鐘聲似乎距離自己並不遙遠,美麗的夢想對於這些憧憬著美好未來的年輕人來說,也不是後世那種被風吹雨打無可奈何花落去之後的憔悴。他們的心裡,有著對於未來的美好規劃,認為自己能夠改變某些人平庸的命運,因為他們始終都相信,自己是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當然,除了有些恍惚的陸青雲,冇有人能夠預測的到,在日後全球經濟一體化,資訊爆炸的某個時代裡,未來社會的就業壓力甚至嚴重到大多數剛畢業的大學生隻能夠去住地下室,賺著每月八百塊錢的微薄工資,而那些有豐富社會經驗的人反而成為用人單位喜歡的類型。

迷迷糊糊的陸青雲被幾個死黨拉著,幾個人一起要去為老二趙東方送行,在校門口的時候,他們卻意外的遇見了幾個女生,很明顯,眼圈紅紅的她們也是剛剛送彆自己的同學,此時正沉浸在離彆的悲傷當中。

女人的心思總是敏感的,眼看著兩夥人就要交錯而過,就聽到一個聲音說道:“陸青雲,你還是不是男人!”

陸青雲一下子就被這個聲音從恍惚中拉到了現實當中,看著對麵那個臉上微微有些雀斑的女孩兒,想到這個女孩子名叫曉彤,是自己大學時代的女友唐嫣的室友,也是學院當中的風雲人物,不僅僅是因為長得好看,更因為性格火爆開朗,頗有一些擁泵,甚至不乏一些彆的學院前來獵豔的男生。

十幾年之後,自己似乎聽趙東方提過一嘴,據說這女孩最後嫁給了一個老外,拿了美國的綠卡,過著幸福而美滿的生活。至於是為了綠卡還是為了愛情,這就不得而知了。

而站在她身邊的,衝自己露出一臉苦笑的女孩兒名叫唐嫣,是當時,呃,應該說是現在陸青雲剛剛分手的女朋友,陸青雲依稀記得,自己因為前一晚跟父母在電話裡因為意見不合,喝了一大堆酒,醉醺醺的跟著眾人把趙東方送到校門口,然後稍晚回來的蔣智說在門口看到唐嫣一行人了,而現在因為自己方纔在寢室裡麵跟老三笑鬨了一陣,反而耽誤了一點時間,兩幫人在這裡遇上了。

差點忘記說,陸青雲在大學交往的這個女朋友,也是他這輩子最後一個女朋友,後來的陸青雲窮困潦倒,四處漂泊,等到成了網絡寫手之後,雖然稿費不少,但是卻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宅男,根本冇時間也冇機會去找女人,所以三十大幾還是光棍兒一條。

唐嫣卻冇有表現的像曉彤那麼激動,一方麵是因為兩個人分手是她提出的,另外一方麵也是因為她覺得既然兩個人畢業了不能在一個城市裡麵發展,那麼繼續糾纏下去也冇什麼意思,難不成異地戀的話,還能夠長久?不過看到陸青雲此時略顯淩亂的頭髮和有些憔悴的眼神,交往了三年的感情還是讓這個女孩兒心中一痛,看著陸青雲擔心的點點頭。

隻不過讓她意外的是,在這個時候,陸青雲竟然笑了起來。

-老七,這下子,我們有可能成為半個同事喔。”蔣智翻了一下白眼兒,晃著腦袋說道:“拜托,我是檢察院,你是鄉政府,而且又不在一個城市,雖說隔著也不過百十公裡,但是咋說也聯絡不到一起去啊。”嘿嘿一樂,陸青雲伸出食指摸摸自己的鼻子,眨了一下眼睛道:“都是為人民服務,隻不過是職位不一樣罷了。”眾人莞爾。陸青雲的家鄉名叫沐陽,屬於華夏東北部H省管轄,在H省是第四大城市,長期以來一直都是農業比較發達的地區,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