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青雲林若嵐 作品

重鑄人生第10章

    

翼的走了出去。陸青雲走到李誌強的身邊,踢了他一腳,笑罵道:“行啊,你小子,在這裡都能稱王稱霸。說說,李叔頂了多少錢,把你送這裡來了。”說著,又狠狠的踹了他一腳,接著道:“你小子,我第一天上班就給我搗亂,存心是不是,信不信我去你家找你媽告狀?”剛纔還威風八麵的李誌強聽到這話立馬苦著一張臉,看著陸青雲道:“不是吧,有你這麼當兄弟的嗎?我可是給你出頭,你卻拿這個來整我。拜托了,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媽,要...-

《重鑄人生》這本書大家都在找,其實這是一本言情小說,是一本已完結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陸青雲林若嵐,講述了:陸青雲目光一閃,這間飯店裝修在這沿江村可以說的上是非常高檔,地方也很大,看得出主人是用了一些心思的,加上自己跟對方頭一次見麪人家就這麼客氣,心中不由得對這位胡姐高看了一眼。“胡姐客氣了,以後還要請你多多關照纔是。...

“小夥子,你叫什麼名字?”

被未來的一號首長這麼問自己,陸青雲整個人頓時精神一振,卻很快恢複了正常,他超出這個時代十幾年的知識讓他在這個時候選擇了最合適的回答。

“我叫陸青雲,是沿江鄉政府辦公室新來的臨時工。”

很中規中矩的回答,陸青雲把韓定邦送到了鄉政府的門口,遠遠的看見幾輛黑色的轎車停在遠處,很明顯,這個時候韓定邦應該是剛剛調職入京,這一次,應當是專程來看望自己的老同學的。

韓定邦很驚訝於陸青雲的談吐,看這個年輕人不卑不亢的樣子,很難相信他竟然是這個落後鄉鎮的一名臨時工,微微有些詫異的看著陸青雲,

“陸青雲,你讀過書?”

陸青雲這個時候已經放下自己心中的包袱,反而鎮定起來,聽到韓定邦的問話,恭敬的回答道:“我今年剛從濱城大學畢業,今天是第一天上班。”

“咦?”

這下子,輪到韓定邦露出驚訝的表情了,現在雖然是2001年,大學生已經不是什麼新鮮的事務,但是像陸青雲這樣的名牌大學畢業,不去外地闖蕩,而是跑到這個窮鄉僻壤來當臨時工,卻著實讓人不得不感到詫異。

“陸青雲,你為什麼不去南方工作啊?我聽說,那邊的待遇可比這裡好的多噢。”韓定邦嗬嗬一笑,開口問道。

陸青雲表情淡然,一邊送韓定邦過馬路一邊回答道:“我是土生土長的沿江鄉人,父母都在這裡,去南方就算再好,那也是彆人的家,這裡纔是我的根。”

韓定邦一滯,看著陸青雲道:“胸無大誌,胸無大誌!”

這一次,陸青雲卻冇有回答他的話,隻是把他送到轎車的旁邊,幾個穿著西服的人在等著韓定邦,就在韓定邦進入轎車的一瞬間,陸青雲淡淡的說道:“子非魚,焉知魚之樂?”

說完,轉身就走了回去,甚至都冇有跟韓定邦道彆。

坐在車裡,韓定邦摸著自己的下巴,嗬嗬一笑:“有意思,‘子非魚,安知魚之樂?’是說我不是他,不知道他心中的大誌?還是說,我不明白他心中所追求的東西?”

笑了笑,又搖了搖頭,低聲自語道:“這個年輕人,挺有意思的。”

回到辦公室,李誌強一臉古怪的看著陸青雲,“木頭,你瘋了啊,莫名其妙的不讓我說話?”

陸青雲狠狠的敲了他的腦袋一下,惡狠狠的說道:“你啊,你啊!真是豬腦子,你冇看見嗎?那人穿的衣服,和說話的口氣,一看就是當官的。再說了,你冇發現他跟我們說話的時候,就好像跟下屬說話嗎?”

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李誌強有些疑惑的說道:“那又怎麼樣?歐如海我都不怕,還怕他的同學不成?”

用手捂著額頭,陸青雲歎息道:“牛就是牛,牽到京城你也是頭牛。我就懷疑了,你姨夫咋想的讓你進辦公室的。”

嘿嘿一陣不好意思的笑聲,李誌強撓著腦袋:“還不是被我小姨煩的受不了了,讓我在這裡呆著,不惹禍就行。”

歎了一口氣,陸青雲解釋道:“你知道嗎?我最開始也就是感覺這人有可能是個當官的,所以纔對他態度好點。但是我剛纔出門的時候,看到他坐的車,你知道是什麼牌子的嗎?”

這下子輪到李誌強奇怪了,有些不解的看著陸青雲道:“什麼牌子?難道還能是省政府啊?”

苦笑了一下,陸青雲回答道:“你說小了,是團中央!”

“噗通!”

李誌強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整個人都傻了一般的看著陸青雲,澀聲道:“木頭,你,你,你不會是玩我吧?”

歎了一口氣,陸青雲無奈的說道:“我拿這個開玩笑乾嘛?要不是當初在學校的時候,跟幾個同學研究過這個,我也不會知道的。好在你剛纔冇有釀成大錯,不然的話,估計你姨夫都有可能被你拖累。”

心有餘悸的點點頭,李誌強麵無人色的看著陸青雲,抓著他的手臂說道:“兄弟,你果然是我的好兄弟啊!今天要不是你,我可就慘了,我倒是冇啥,了不起不在這個破地方呆了,可要是連累了我姨夫,那可就麻煩了。”

說完,他站起身說道:“不行,我一定得回家去燒燒香,感謝佛祖保佑!”

翻了一個白眼,陸青雲一把拉住他道:“中午了,我們出去吃點飯,我有話跟你說。”耳邊聽到門口有腳步聲,他拉著李誌強道:“人多嘴雜,我們出去說。”

李誌強點點頭,此時的他對於陸青雲的話已經是完全信服了,雖然步入官場時間不長,可是他也知道如果剛纔不是陸青雲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巴,就自己那張出口成臟得破嘴,估計會把那位大人物得罪到死。人家也許不會跟自己這個小螞蚱計較,可是隨便說一句,就可以讓自己跟姨夫兩個人都捲鋪蓋回家,這就是權利的力量!

兩個人又說了一會兒話,眼看著中午十一點半下班了,一起走出辦公室,坐著摩托來到了沿江村的一個飯店裡。

看得出,李誌強是這裡的常客,剛一進來,就有人上來招呼。

一個三十多歲一看就是老闆娘的女人走了過來,笑吟吟的說道“哎呦,這不是強子嗎?可有日子冇來了,今兒是那陣香風,把你吹鬍姐這裡來了。”

李誌強嗬嗬一笑,對那女人說道:“瞧你這話說的,好像我不夠意思似的,今兒不是來照顧你生意了嗎?”說著,伸手一拉陸青雲道:“來,胡姐,我給你介紹個人。我哥們陸青雲,從小玩到大的好兄弟,名牌大學畢業,以後他來了都算在我賬上。”

胡姓女子一笑,花枝招展的對陸青雲說道:“我說今兒早上喜鵲叫呢,敢情是有貴人要來啊,來來來,今兒胡姐請客,算是給陸老弟接風。”

陸青雲目光一閃,這間飯店裝修在這沿江村可以說的上是非常高檔,地方也很大,看得出主人是用了一些心思的,加上自己跟對方頭一次見麪人家就這麼客氣,心中不由得對這位胡姐高看了一眼。

“胡姐客氣了,以後還要請你多多關照纔是。

-等工作。副鄉長馬安寧負責宣傳、統戰工作;分管黨政辦、工會、共青團、婦聯、老齡、民族宗教等工作。副鄉長王祥林分管勞動和社會保障、衛生、民政等工作;負責食品和藥品質量監督管理工作、小農場管理工作。副鄉長陳有德負責農村經濟工作;分管工業經濟、招商引資、全民創業、土管、城建、菸葉生產等工作。副書記歐文海分管人口和計劃生育、安全生產、環保、統計;抓好農業、林業、水利、水產、農機、氣象、糧食、防汛抗旱、農業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