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青雲林若嵐 作品

重鑄人生第9章

    

嘿直笑。這時候,一個戴著眼鏡的年輕人走進了辦公室,看了李誌強一眼,冷哼了一聲,轉身就出去了。李誌強看著那人的背影啐了一口道:“狗屁!狐假虎威的孫子!”陸青雲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那人的背影,心中一陣詫異,敢在鄉政府不給一把手的外甥麵子,這人也是個不簡單的角色。果不其然,就聽李誌強罵道:“什麼東西,仗著抱上了鄉長的大腿就耀武揚威的,惹火了老子,非削你不可!”心中一動,陸青雲想到了一個問題,看樣子這鄉裡的...-

《重鑄人生》內跌宕起伏的故事,這裡有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我的懵懂青春,主角為陸青雲林若嵐小說精選:畢竟自己的大學同學在這裡不過是一個排名靠後的副書記,根本冇那個必要去為了交好他而對自己恭敬。由此可見,那個年輕人是看穿了自己的身份,或者是,對自己的身份有一個模糊的認定。想到這裡,韓定邦又停了下來,對陸青雲說道:“小夥子,你叫什麼名字?...

從李誌強的口中,陸青雲得知,沿江鄉黨委會共有七名委員,他的姨夫黨委書記田敏正負責黨委,人大的全麵工作;

鄉長何誌國負責政府的全麵工作,主管財政工作。

副書記張忠田負責紀檢工作,分管教育、政法、綜合治理、信訪穩定、人武、統戰等工作。

副鄉長馬安寧負責宣傳、統戰工作;分管黨政辦、工會、共青團、婦聯、老齡、民族宗教等工作。

副鄉長王祥林分管勞動和社會保障、衛生、民政等工作;負責食品和藥品質量監督管理工作、小農場管理工作。

副鄉長陳有德負責農村經濟工作;分管工業經濟、招商引資、全民創業、土管、城建、菸葉生產等工作。

副書記歐文海分管人口和計劃生育、安全生產、環保、統計;抓好農業、林業、水利、水產、農機、氣象、糧食、防汛抗旱、農業綜合開發等工作。

至於剩下的其他分管領導,因為不是黨委成員,陸青雲也冇多問,倒是對那個歐文海有些耳熟。

從這樣的情況來看,陸青雲猜測,李誌強的那位姨夫田敏正還是很厲害的,雖然調過來不足一年,但是卻能把黨委委員掌握了大半,聽李誌強的口氣就能聽得出,即便是麵臨換屆,這些黨委委員們,對於田書記還是有一定畏懼的。當然,除了那位有想法的鄉長之外。

可是既然是這樣,那究竟是什麼因素使得田敏正的仕途走到了儘途,最終被何誌國所取代了呢?陸青雲可是記得,自己上輩子從外地回來的時候聽爸媽說過,田敏正是被調職到區裡的一個閒職,這才一敗塗地的。

想到這裡,陸青雲有些無奈的搖搖頭,自己當初離家的時間太久,根本對於家鄉的事情隻有一個大概的瞭解,像官員更迭的事情,大多數都是聽父母跟自己唸叨的,而父母當年最大的心病,就在於沿江鄉後來因為開發的工作需要,把鄉裡所有的臨時工都轉為正式公務員,時間大概就在兩三年之後。這也是陸青雲最為後悔的一件事之一。

想到這裡,陸青雲不由得有些著急起來,畢竟李誌強跟自己交情不淺,如果田敏正在位的話,最起碼自己能有個依靠。而那位何鄉長,陸青雲對他一無所知,也冇什麼可以交往的資本,想要上位談何容易?

猶豫了一下,陸青雲問道:“強子,你姨夫對換屆是咋想的啊?”

李誌強一笑,“我哪知道啊,他有自己的秘書,這辦公室裡總共八個人,一個書記秘書,一個鄉長秘書,然後就是我這個閒人,剩下的連你在內就五個臨時工。不過估計問題不大,姨夫在區裡有人,已經透出話來了,這一次姓何的冇戲。”

聽到這裡,陸青雲卻楞住了,看樣子應該是哪個環節出了錯誤,才使得田敏正被人頂替了,可是,這個問題出在哪裡呢?

難道,是何誌國暗中使得絆子?

不過猜測歸猜測,陸青雲可不敢告訴田敏正。畢竟自己不過是一個剛畢業乳臭未乾的大孩子,在人家眼裡什麼都不是,這個時候跑去說“你有可能被人暗算,丟掉官位。”估計就算自己跟李誌強交情再好,也得被人趕出來。

正在這個時候,就聽見一個大嗓門響了起來:“請問,有人在嗎?”

陸青雲抬頭一看,卻是一個麵容微微有些蒼老的中年男人站在門口,一臉微笑的看著自己跟李誌強。

也許是因為早上被劉剛氣得有些發怒,李誌強張口就罵道:“你他……”

還冇等他把那句臟話罵出來,陸青雲卻一把捂住他的嘴巴,有些不好意思的對那人說道:“真抱歉,我同事家裡出了點事情,心情不好。請問,您有什麼事情嗎?”

使勁的捂著李誌強的嘴巴,陸青雲身上出了一身的冷汗,心中大聲的呼喊:“怎麼回事?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誰能告訴我這他孃的是怎麼一回事?”

陸青雲現在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麵前的這個帶著眼鏡,看上去有些像個大學老師的中年男人名為韓定邦,十五年之後每天都出現在電視當中,而他的身份,更是讓人需要仰望的一號首長。麵對這樣的一個人,陸青雲又怎麼能不心驚膽戰呢!

等等!

歐文海?

歐文海!

陸青雲猛然想起為何自己會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十五年之後,京城市委書記豈不是就是這個名字嗎?

天哪!陸青雲現在已經瘋了,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上輩子怎麼就不多研究一下自己家鄉任職的領導簡曆呢,弄得現在什麼都不知道。

他這邊正在做著激烈的心理鬥爭,那邊的韓定邦卻微微一笑,對陸青雲說道:“我想問一下,歐文海同誌的辦公室在什麼地方,我是他的大學同學,從外地過來看他的。”

陸青雲狠狠的踩了一腳李誌強,禮貌的回答道:“原來您是歐書記的朋友啊,真是不巧,歐書記下鄉調研去了,估計得明天能回來,要不,您把地址告訴我,回頭我跟歐書記彙報。”

韓定邦輕輕的搖搖頭,伸手拿出一張名片,遞給陸青雲道:“我是路過這裡,順道來看看他。這樣吧,他回來之後,你讓他打這個電話找我。麻煩你了,小同誌。”

陸青雲連忙伸手接過那張名片,卻看到上麵除了一連串的數字之外,就隻有韓定邦三個字。小心的放進衣服裡,答應道:“您放心,我一定把話轉達。”

點點頭,韓定邦轉身朝樓下走去,臨走的時候,意味深長的看了陸青雲一眼,說道:“小夥子,眼力不錯。”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夠看得出方纔李誌強是想要罵自己,但是卻被陸青雲攔住了,雖然不知道陸青雲究竟為什麼對自己這麼恭敬,但是一個年輕人有這份見識,倒是著實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畢竟自己的大學同學在這裡不過是一個排名靠後的副書記,根本冇那個必要去為了交好他而對自己恭敬。由此可見,那個年輕人是看穿了自己的身份,或者是,對自己的身份有一個模糊的認定。

想到這裡,韓定邦又停了下來,對陸青雲說道:“小夥子,你叫什麼名字

-為何自己會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十五年之後,京城市委書記豈不是就是這個名字嗎?天哪!陸青雲現在已經瘋了,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上輩子怎麼就不多研究一下自己家鄉任職的領導簡曆呢,弄得現在什麼都不知道。他這邊正在做著激烈的心理鬥爭,那邊的韓定邦卻微微一笑,對陸青雲說道:“我想問一下,歐文海同誌的辦公室在什麼地方,我是他的大學同學,從外地過來看他的。”陸青雲狠狠的踩了一腳李誌強,禮貌的回答道:“原來您是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