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青雲林若嵐 作品

重鑄人生第8章

    

誌強又是初中同學,一直以來,孫老師就把品學兼優的陸青雲當成兒子學習的榜樣,耳提麵命的教育李誌強要向陸青雲學習,當初要不是李家後來搬走了,估計就認了陸青雲當乾兒子了。李誌強甚至能夠想象的到,若是老媽知道自己在陸青雲上班的第一天就給他惹了麻煩,自己肯定要被碎碎唸到死的。猶豫了一下,李誌強還是看了看門口,見冇有人進來,才低聲說道:“木頭,你跟我說實話,怎麼放著大城市的工作不去,非要來這裡當什麼臨時工呢?...-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重鑄人生》講述的陸青雲林若嵐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陸青雲雖然有些驚訝於李誌強在這裡的強勢,但是還是不想因為一點小事就在上班第一天惹上麻煩,摟著李誌強的胳膊,低聲道:“你小子,我第一天上班,你存心給我找事啊?忘了劉帥了嗎?”說來也怪,陸青雲的話似乎有魔力一般,原本怒氣沖沖的李誌強聽到他說的話,竟然立刻安靜了下來,看著劉剛嘿嘿一笑,伸手指點道:“要是再讓我知道你欺負木頭,看我不打斷你的狗腿!”...

劉剛今天覺得自己好像是衝撞了太歲一樣!

早上上班的時候就莫名其妙的從自行車上摔了下來,冇想到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本以為欺負一下新來的臨時工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以前也冇少乾過。卻冇想到這人竟然跟李誌強那個混世魔王有關係,劉剛絲毫不懷疑方纔李誌強的話,他甚至能夠想象的到自己被李誌強胖揍一頓的場麵了。

哭喪著臉,劉剛一個勁兒的求饒。

陸青雲雖然有些驚訝於李誌強在這裡的強勢,但是還是不想因為一點小事就在上班第一天惹上麻煩,摟著李誌強的胳膊,低聲道:“你小子,我第一天上班,你存心給我找事啊?忘了劉帥了嗎?”

說來也怪,陸青雲的話似乎有魔力一般,原本怒氣沖沖的李誌強聽到他說的話,竟然立刻安靜了下來,看著劉剛嘿嘿一笑,伸手指點道:“要是再讓我知道你欺負木頭,看我不打斷你的狗腿!”

劉剛都快哭了,心說我要知道他跟你有關係,打死我也不敢招惹這尊大佛啊!

抬頭可憐巴巴的看著陸青雲,劉剛賠笑道:“陸哥,真是不好意思,不知道您跟強哥的關係,這,這事鬨的……”

揮揮手,陸青雲淡淡的說道:“沒關係,不知者不怪,他就這死德性,從上學的時候就這樣,你放心,既然他聽了我的話,就肯定不會在這裡動你的,冇事了,你該乾嘛乾嘛去吧。”

看了一眼不搭理自己的李誌強,劉剛灰溜溜的拿起放在門邊的水桶和拖把,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陸青雲走到李誌強的身邊,踢了他一腳,笑罵道:“行啊,你小子,在這裡都能稱王稱霸。說說,李叔頂了多少錢,把你送這裡來了。”說著,又狠狠的踹了他一腳,接著道:“你小子,我第一天上班就給我搗亂,存心是不是,信不信我去你家找你媽告狀?”

剛纔還威風八麵的李誌強聽到這話立馬苦著一張臉,看著陸青雲道:“不是吧,有你這麼當兄弟的嗎?我可是給你出頭,你卻拿這個來整我。拜托了,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媽,要是她老人家知道我給你搗亂,還不得唸叨死我!”

李誌強的母親名叫孫曉華,是沿江村的一名小學老師,從小陸青雲就是她的得意弟子,加上跟李誌強又是初中同學,一直以來,孫老師就把品學兼優的陸青雲當成兒子學習的榜樣,耳提麵命的教育李誌強要向陸青雲學習,當初要不是李家後來搬走了,估計就認了陸青雲當乾兒子了。李誌強甚至能夠想象的到,若是老媽知道自己在陸青雲上班的第一天就給他惹了麻煩,自己肯定要被碎碎唸到死的。

猶豫了一下,李誌強還是看了看門口,見冇有人進來,才低聲說道:“木頭,你跟我說實話,怎麼放著大城市的工作不去,非要來這裡當什麼臨時工呢?”

陸青雲嗬嗬一笑,低聲對他說道:“我想走仕途。”

李誌強眉頭一挑,砸吧了一下嘴,點頭道:“也對,再有錢的商人也趕不上一個當官的,還是你小子看的透,怪不得我媽老是誇你呢。”

說著,他又嘿嘿一笑道:“我們家老爺子就是吃了虧之後纔想到這一點的,這不,拚死拚活的跟我姨夫商量,才把我送進這兒來。”

這下子輪到陸青雲發愣了,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李誌強,低聲問道:“你姨夫?”

眨眨眼睛,李誌強道:“我三姨夫,去年從江口調任咱們鄉的黨委書記!有機會我帶你見見去,憑你的本事,肯定能弄個好職位!”

陸青雲呼的一下子站了起來,上下打量著李誌強,他怎麼都冇想到,這小子竟然有這麼一層關係。盯著李誌強,陸青雲說道:“你小子,行啊,有這麼個靠山在,怪不得這麼橫!”

李誌強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嘿嘿直笑。

這時候,一個戴著眼鏡的年輕人走進了辦公室,看了李誌強一眼,冷哼了一聲,轉身就出去了。李誌強看著那人的背影啐了一口道:“狗屁!狐假虎威的孫子!”

陸青雲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那人的背影,心中一陣詫異,敢在鄉政府不給一把手的外甥麵子,這人也是個不簡單的角色。

果不其然,就聽李誌強罵道:“什麼東西,仗著抱上了鄉長的大腿就耀武揚威的,惹火了老子,非削你不可!”

心中一動,陸青雲想到了一個問題,看樣子這鄉裡的黨委書記跟鄉長之間的關係可不怎麼樣啊。自己如果冇有猜錯,這兩位的關係很有可能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而且李誌強的姨夫應該是處於下風。否則也不可能在臨近換屆的時候,一個鄉長的所謂秘書都有資格跟黨委書記的外甥撂臉色。

想到這裡,陸青雲看看錶,已經快十點了,辦公室卻隻有四個人,不由得開口問道:“怎麼就四個人,不是說還有四個嗎?”

李誌強一笑,“那幾個都陪著領導下鄉了,我姨夫去了三連檢視夏季防旱,何鄉長據說是肚子疼,去市裡看病了。張副書記去了新華村調研村辦工廠,陳副鄉長好像是去了黑通村催提留了。所以家裡就剩下我們這幾個。”

陸青雲一呆,腦海中猛然想起一件事情來,上輩子在他的記憶裡李誌強的姨夫並不是沿江鄉的黨委書記,甚至於在他從南方回到沐陽的時候,聽說李誌強已經去南方的江口市做生意了,而且沿江鄉的黨委書記好像是姓何。可是為什麼這一世卻發生了這樣的變化呢?

難不成,出了什麼變故?

耳邊就聽見李誌強嘀咕道:“眼下要換屆了,這不,一個個都為自己的前途忙活著呢,也不知道能在這裡乾上多久?”

陸青雲卻靈光一閃,難不成是在這一次的換屆選舉中,李誌強的姨夫出了什麼事情才黯然下台,而那位何鄉長恰恰利用這個機會一步登天?

想到這裡,他的眼中一亮,也許,對自己來說,這就是一個機會,一個踏上官場的機會!"

-。”聽到這裡,陸青雲卻楞住了,看樣子應該是哪個環節出了錯誤,才使得田敏正被人頂替了,可是,這個問題出在哪裡呢?難道,是何誌國暗中使得絆子?不過猜測歸猜測,陸青雲可不敢告訴田敏正。畢竟自己不過是一個剛畢業乳臭未乾的大孩子,在人家眼裡什麼都不是,這個時候跑去說“你有可能被人暗算,丟掉官位。”估計就算自己跟李誌強交情再好,也得被人趕出來。正在這個時候,就聽見一個大嗓門響了起來:“請問,有人在嗎?”陸青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