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良瑾 作品

《暢讀精品小說龍族大陸:九王紛爭》 第2章

    

場景。一隻手往老王破爛不堪的衣甲抓來,將他的頭按在刑台上,他艱難的抬頭一看,看見前方烏鴉鴉的一群士兵,金盔銀甲站的整齊,百姓們在刑台底下議論紛紛,這聲音吵得老王頭暈目眩。“此人是王都來的奸細,今日我公良瑾,將以西北晉國領主的名義,將此人斬殺,以慰晉國王都事變中不幸犧牲的冤魂。”說話的正是東北晉國的領主公良瑾公爵。公良瑾身披戰甲,手裡握著金鎢劍。這劍相傳是統一中都大陸第一位國王賞賜給下屬諸侯的劍,鋒...暢讀精品小說龍族大陸:九王紛爭(劉成梁公良珀)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暢讀精品小說龍族大陸:九王紛爭》第2章免費試讀清晨,數十匹馬從城外奔向晉靈城,前麵兩匹馬拖著一個人。在長時間的拖拽下,那個人衣裳襤褸,頭髮混著雪和凝固的血,粘在臉上,麵目全非,若不是還有一口氣在,已經認不出是一個活人了。

這人正是前幾日隨劉成梁一同進山搜查唯一生存下來的精壯士兵老王。

那日夜晚老王在雪山裡辨認不了方向,伴著月色,隻得胡亂奔跑,冇想到跑到了大陸西北晉國境內,路上遇到了一批晉國士兵,本以為得救了,冇想到被晉國士兵綁了。

被抓後幾天下來,老王已經摺磨的不成樣子,精神上和**上已經讓他神誌不清,他明確的認為自己活不了多久了,嘴裡還在唸叨著有鬼,有魔鬼這樣的胡話。

老王被士兵們拖拽著,戰馬停了下來,這讓他如釋重負。老王使勁睜開眼,覺得喉嚨裡滿是血,邊往地上吐了一口,這讓他想起當年自己還是一個殺豬的屠夫的時光,讓他想起殺豬的場景。

一隻手往老王破爛不堪的衣甲抓來,將他的頭按在刑台上,他艱難的抬頭一看,看見前方烏鴉鴉的一群士兵,金盔銀甲站的整齊,百姓們在刑台底下議論紛紛,這聲音吵得老王頭暈目眩。

“此人是王都來的奸細,今日我公良瑾,將以西北晉國領主的名義,將此人斬殺,以慰晉國王都事變中不幸犧牲的冤魂。”說話的正是東北晉國的領主公良瑾公爵。

公良瑾身披戰甲,手裡握著金鎢劍。這劍相傳是統一中都大陸第一位國王賞賜給下屬諸侯的劍,鋒利無比,寓意各位領主手握此劍,維護中都王國的統治。經過幾百年的統治,各個諸侯國已經分崩離析,表麵上仍然效忠於王室,都僅僅隻是怕王族化身成龍的怒火。

老王看著金鎢劍在晨曦中閃閃發光,心想今日凶多吉少,北方的人都是一些殺人不眨眼的傢夥。

老王曾經是一個乾練的屠夫,他想來,不會太久,就像殺豬一樣,蹦噠幾下也就見了閻王,也許自己在這鋒利的劍下,不會有任何知覺。

比起那令他膽寒的劍,雪山裡發生的事情讓他更加絕望,嘴巴裡還在不停地唸叨著妖魔鬼怪諸如此類的詞,旁邊的人群隻當是奸細麵臨死刑,內心恐懼罷了。

公良謹手起刀落,老王的頭顱從審判台上如皮球一樣滾落下去,旁邊一隻黑狗衝出人群,將頭叼走去了。

看台下百姓人群如熱鍋中的水,興奮沸騰,歡呼雀躍,高呼萬歲,作為領主第二個兒子的公良珀,覺得血腥,將頭轉過去,不敢再看。

傍晚,照耀著晉靈城的夕陽紅得似火,半掛在天空血紅的畫布上,夕陽下,數十匹馬從疾馳而來,護著中間的一架馬車,車輪下雪花四起,在廣闊的雪地上畫出一條細長的線。

晉靈城王府裡,十三歲的公良珀既難受又興奮,難受的是今天早上人生第一次看到人頭落地的場景,雖說此事是常事,對於罪大惡極的犯人,作為領主都要親自行刑,今後長大的他,也會像父親這般,為保護子民去做一些自己不得已去做的事情,這是父親教他的。

令他興奮的是今天是哥哥公良毅與蝰蛇島領主王家嫡長女訂婚的大好日子。

公良珀在房間裡不安分的坐著,奴婢們將他收拾得異常倜儻。

他從侍從衛兵那裡打聽到蝰蛇島民風彪悍,但是王家的長女王蕭寧卻長得落落大方,也知曉了那女人是個不喜歡整日將自己關在閨房中刺繡的女人,是個喜歡舞刀弄槍的主,這讓他想起自己的哥哥。

哥哥公良毅身材魁梧,勇猛威武,與自己同歲時就能掌握冰元素。哥哥在父親的教導下從小喜歡刀槍劍戟,又酷愛讀兵書,再加上作為嫡長子,早晚會繼承晉靈城,成為晉靈城的領主,而自己則像自己的叔叔們一樣,分配屬於自己的莊園,輔佐哥哥成為一個優秀合格的一方霸主,這是中都大陸的傳統。

比起自己,父親更重視哥哥,想到這裡,公良珀心裡暗自憂傷,哥哥確實是個優秀的繼承人。

“蝰蛇島領主的女兒真的比我大十歲嗎?我聽奶媽說,他們什麼都吃,連毒蛇,死魚都吃,真害怕。我又聽母親說,蝰蛇島的人都特彆討厭,都是一些趨炎附勢的人。等訂婚宴會過後,父親叫我去蝰蛇島住些時間,我可不想去蝰蛇島。”公良珀轉頭問自己亦師亦友的侍衛梁山丘。

“大人,這些話可不能亂說,王家的女兒長的可漂亮了。隻不過,諸侯國之間的聯姻就像做生意一樣,凡事都要有一些籌碼。這樣,咱們晉國和蝰蛇島關係就更近一些了。”腰間掛著長劍的陳山丘說道。

“那你會和我去嗎?”公良珀問陳山丘。

“那當然了,我向領主大人立過誓言,會保證您的安全,就算是丟了我的性命,也會護您周全。”陳山丘說道。

公良珀收拾打扮完畢,夜幕已經降臨,但是領主府內依舊燈火輝煌,下人們來來往往,擦肩接踵,將城主府佈置得精緻無比,用於接待蝰蛇島一行人。

蝰蛇島一行人到了城外。於是公良珀找到哥哥,和城主府上上下下隨著父親公良瑾出城迎接蝰蛇島來的人馬。

領主府前,奴婢們一身紅裝,站在公良瑾公爵一家身後,滿臉笑臉,雖然天氣嚴寒,稚嫩的臉蛋凍得通紅,但也擋不住迎接隊伍的熱情。

侍衛們站成兩排,金盔銀甲,眼神莊嚴肅穆,身材顯得十分高大魁梧,整個隊伍熱情又不失莊嚴肅穆。

十三歲的公良珀心裡想著要是見到蝰蛇島領主,可不能讓父親失了顏麵,可想到奶媽經常給自己講蝰蛇島人生吃猴腦的野蠻故事,心裡不禁膽怯起來。

公良珀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新衣裳,妥妥一位貴氣的公子哥,於是傲氣地站立於自己的哥哥公良毅旁,哥哥看到公良珀的模樣,嘴臉上揚,微笑著摸了他的頭,告訴他挺起胸膛,聽到這話,公良珀拍拍胸口,朝哥哥做了一個鬼臉,不安中又看向父親和母親。

“非得要出城親自迎接嗎?”領主夫人埋怨道,“這冰天雪地的,不知道的還以為國王來了。”

“蝰蛇島對我們家族的幫助至關重要,起兵謀反一事,非同小可,你父親對此事十分重視,此事成與不成,全靠蝰蛇島對我們的援助,所以要隆重一些。”公良瑾眉頭緊皺,一臉嚴肅。

“那也冇有必要將一個十三歲的孩子送上蝰蛇島去,也可以送去我父親大人那裡。”領主夫人瞅了一眼公良瑾。

“將他送到東邊的蝰蛇島,那裡四麵環海,也可以保證他的安全,也解了我的後顧之憂,一石二鳥,此事不要再提。”公良瑾一臉嚴肅。

公良瑾看了看自己十三歲的兒子,他想起二十年前從王城出逃的時光。王族暴君元豐喜好打獵,打獵時,將當時作為國王禦前軍政大臣的父親公良平誤殺。

誤殺就算了,暴君一紙榜文,誣陷公良平攜親族起兵謀反,把屍體掛在鬨市。公良謹好不容易逃回封地,若不是眾位大臣與父親交好,恐怕自己的頭顱也掛在王城上了。可是自己的母親與兄妹們卻冇有自己那麼幸運。如今暴君被乞丐活活咬死,想到這裡,公良瑾眼神變得決絕淩厲起來。

“二十年了,是時候了。”公良瑾緊握拳頭。

領主夫人不再多說,拉著公良珀的手。

蝰蛇島的車馬緩緩而來,車隊排在前麵的是蝰蛇島黃金十二衛,聽說十二衛是蝰蛇島領主貼身侍衛,個個武藝高強,據說是遠古元素之力掌控者。

一個身穿異域服飾,身形威武,滿臉鬍鬚,雙眼炯炯有神,腰間掛著彎刀的人翻身下馬,這人正是中都大陸東方海域蝰蛇島的領主王鵬。

王鵬頭上王冠的寶石與彎刀上的寶石吸引著公良珀,即使自己家寶庫裡的珍寶無數,像這麼紅的寶石還是第一次見。

隊伍後麵跟著王蕭寧,風姿颯爽,與蝰蛇島領主粗壯的身形大相徑庭,對公良珀來說,此時,比起哥哥的未婚妻,蝰蛇島一行人身上的寶石更具有吸引力。

後麵的士兵們都身著異域服裝,腰間掛著彎刀,胸口帶著代表蝰蛇島王家蝰蛇的標誌。

晚宴開始,晉靈城領主府中熱鬨非凡。

蝰蛇島將士們喝著酒,喝到起興時,隨著表演的歌姬載歌載舞。身為領主的公良瑾與蝰蛇島領主舉杯痛飲,領主夫人則拉著王蕭寧說著家常,宴會十分熱鬨。

宴會上,公良珀坐在母親旁,與哥哥開心交流著,他對新娘十分關注,時不時望向自己哥哥的新娘,與王蕭寧四目相對時,他隻好學著大人們的樣子舉杯,以化解尷尬。

宴會熱鬨時,門外侍衛跑進來,向公良瑾報告有王都使者來訪。

公良瑾與蝰蛇島領主相視一眼,公良瑾將兒子叫過來,悄悄在他耳邊說道:“多調一些侍衛進來。”便和蝰蛇島領主出門將王都使者迎接到王府中。

進入宴會後,使者四處張望,公良謹恭敬地邀請使者上座。

“不知使者來我這西北苦寒之地,有失遠迎,是在抱歉,我現在命人重新備宴,為使者接風洗塵。”公良謹招手命奴婢去重新備宴。

“不必勞煩領主大人了,王都事急,我還要趕回去,今日我來,是受首相的委托,給您送送喜來的。”使者滿臉笑容。

“是什麼喜事,還能輪到我這苦寒之地?”公良謹聽後哈哈大笑。

“受王後委托,王室決定,將公主許配給嫡長子公良毅,這是天大的喜事呀。”使者拿起酒杯,向公良謹祝賀。

公良瑾雙眉一皺,“隻是我兒與蝰蛇島已有婚約,你看府中張燈結綵,今日才辦了訂婚宴,怕是要辜負王室厚愛了。”公良謹也敬了使者一杯,心想,暴君暴斃,幼子繼位,免生事端,王室也在到處拉攏人心。

中都大陸上貴族們聯姻結盟是最常見也是最有效的政治手段之一。

“那我來的正是時候,若來遲了,險些誤了大事,領主大人此時可以解了這個婚約,讓世子公良毅迎娶公主,再說,王室命令,我等誰敢違抗。”使者喝了幾杯酒,臉上露出紅暈,看來已經有幾分酒意。

“你算個什麼東西,我女兒的婚約豈是你一句話就毀約?”旁邊蝰蛇島領主王鵬聽到這話,大聲罵道。

“你......你說什麼?”使者聽聞,立馬起身,看著說話的人,青筋暴起,“你是何人,敢和我這樣說話?”

“你這狗東西算什麼使者?連我都不知道,王朝日漸衰弱,怎麼儘出一些像你一樣的酒囊飯袋。”王鵬說罷,看向公良瑾,暗中把手摸向腰中寶刀。

“來來,與王室聯姻一事,還要請王後再三斟酌。”使者看了一眼宴會中蝰蛇島的士兵,士兵們眼神淩厲,心裡膽怯,於是向公良瑾行禮,“王都事務繁忙,容許在下告退。”

公良瑾緩緩起身,說道:“我送你一程。”

公良右手雙指往前一送,隻見指尖一亮,數道冰劍向使者射去,使者來不及避讓,刹那之間,應聲倒地。

其餘侍衛,也拔出劍來,將其餘使者儘數包圍,公良毅衝上前,手起刀落,將其餘使者儘數綁了。

“你怎麼把使者殺了?”王鵬淡然看著公良瑾,“不怕王室怪罪?”

“一不做二不休,西北苦寒之地,野獸繁多,饑寒交迫,填了野獸肚子的王都使者不在少數。此次你我結盟,我率軍南下,蝰蛇島從海上西進王都,元吉親王東進王都,萬無一失。”

玉華城領主元吉親王正是公良瑾妻子的父親,是被乞丐活活咬死暴君的弟弟之一。

“原來如此。”王鵬笑了笑,“能化身成龍的暴君被乞丐活活咬死,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亂世之下,我蝰蛇島能不能翻身就靠公良公爵了。”

“有蝰蛇島相助,大事必成。”於是公良瑾命令公良毅將使者隨從都拖出去了。小說《龍族大陸:九王紛爭》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麵!!!良瑾公爵一家身後,滿臉笑臉,雖然天氣嚴寒,稚嫩的臉蛋凍得通紅,但也擋不住迎接隊伍的熱情。侍衛們站成兩排,金盔銀甲,眼神莊嚴肅穆,身材顯得十分高大魁梧,整個隊伍熱情又不失莊嚴肅穆。十三歲的公良珀心裡想著要是見到蝰蛇島領主,可不能讓父親失了顏麵,可想到奶媽經常給自己講蝰蛇島人生吃猴腦的野蠻故事,心裡不禁膽怯起來。公良珀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新衣裳,妥妥一位貴氣的公子哥,於是傲氣地站立於自己的哥哥公良毅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