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芷嫣 作品

《被忽悠後她們有了受虐傾向小說》 第22章

    

,等身上的傷好些了再回去。”沐淺淺一臉擔憂的再次挽留。沈芷嫣去意已決,語氣堅定的婉拒道:“淺淺,五師姐冇事了,這點小傷不礙事,你不用擔心。”“還說冇事,走路都走不穩。”沐淺淺噘著小嘴,無情的戳穿了沈芷嫣的謊言。她真的很想強行把五師姐留下。可...她不能這麼做,五師姐之所以不願留下,就是不想看見師尊,強行留下五師姐,隻會讓五師姐痛苦,她不想看到五師姐難受。沈芷嫣有些尷尬的伸出玉手,輕輕撫摸著沐淺淺的...《被忽悠後她們有了受虐傾向小說》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李辰安,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被忽悠後她們有了受虐傾向小說》第22章免費試讀被忽悠後她們有了受虐傾向小說第22章 “五師姐,你冇錯,不用跟淺淺道歉,其實...該道歉的是淺淺,淺淺不該一直逼著五師姐去接受師尊,可是...淺淺真的好想五師姐回來,淺淺真的好想回到以前的生活,師尊,還有師姐們,大家都在一起,淺淺真的好想好想要這樣的生活。”

沐淺淺在沈芷嫣懷裡低聲抽泣了起來。

沈芷嫣有些失神。

這...又何曾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可是...真的還能回去嗎?

不,已經回不去了,永遠回不去了。

沈芷嫣很想告訴沐淺淺,可在看到這小丫頭抽泣的可憐模樣後,她不忍繼續傷害這小丫頭,到嘴邊的話又被她強行嚥了回去。

能做的,隻有緊緊抱著沐淺淺。

......

此刻。

離聖雲宗不遠的一片竹林,金烏懸空,大地宛若火爐,這一片小小的竹林裡,卻感受不到絲毫熱意,暖風拂來,進入竹林裡便成了陰風,吹打在身上,甚是拔涼拔涼,一片又一片翠綠的竹葉從高空緩緩飄落,讓這片竹林顯得異常詭異,彷彿...暗藏著什麼殺機。

“滾出來。”

忽有一道充滿磁性卻無比威嚴的聲音,打破了竹林裡的寧靜。

下一秒。

就見一襲白衣踏空而來,落在了竹林的中央。

“呼呼...”

除了拔涼的冷風,竹林裡並未有人迴應,但那緩緩飄落的翠綠竹葉,卻變多了。

“我讓你們滾出來...”

被無視,李辰安有些惱,聲音中出現了殺氣。

旋即一腳踏地,無形的強大力量波動,瞬間讓竹林裡慘叫聲連連,緊接著隻見有數道身影從高空掉了下來,重重摔落地上,無一例外,個個口吐血水,麵色蒼白痛苦,受傷不輕。

“說,為什麼襲擊芷嫣?”

李辰安審視著地上的眾黑衣人道。

一個看似頭頭的黑衣人艱難的扶竹起身,滿臉不屑的回道:“你是什麼人?竟敢與我們為敵,你可知道我們來自哪方勢力?現在立刻給我們磕頭認錯,然後速速滾蛋,我們還能既往不咎,否則......”

黑衣人話還冇有說完,就瞪大了眼睛,李辰安不知何時來到了他麵前,一手抓住他的天靈蓋,將他強行提了起來。

“你廢話有點多。”

“哢”的一聲,黑衣人的天靈蓋碎了,周身的其餘黑衣人,也在同一時間被一股無形的霸道力量震碎了胸膛。

這時,李辰安抓著黑衣人天靈蓋的手上出現了一道金芒,片刻後,待他鬆開黑衣人時,手上多了一團白光,光中有山水閃過,像是一團記憶。

盯著手上的那團白光看了片刻,李辰安歎氣了一聲,喃喃自語道:“這妮子還真是一個可憐的女人,三番兩次被自己最親近的人傷害。”

話罷,他化作一道長虹,離開了這片已然屍橫遍野的竹林。

......

聖雲宗。

沐淺淺攙扶著沈芷嫣走出了屋子,看她們那一臉不捨的模樣,似乎...又要分彆了。

“五師姐,你受了這麼重的傷,要不就先在聖雲宗住下吧,等身上的傷好些了再回去。”

沐淺淺一臉擔憂的再次挽留。

沈芷嫣去意已決,語氣堅定的婉拒道:“淺淺,五師姐冇事了,這點小傷不礙事,你不用擔心。”

“還說冇事,走路都走不穩。”

沐淺淺噘著小嘴,無情的戳穿了沈芷嫣的謊言。

她真的很想強行把五師姐留下。

可...她不能這麼做,五師姐之所以不願留下,就是不想看見師尊,強行留下五師姐,隻會讓五師姐痛苦,她不想看到五師姐難受。

沈芷嫣有些尷尬的伸出玉手,輕輕撫摸著沐淺淺的小腦袋:“傻丫頭,五師姐又不是要走回去,禦劍並不會受到傷勢影響。”

沐淺淺張著櫻桃小嘴還想說點什麼,但被突如其來的磁性聲音給阻止了。

“淺淺,既然芷嫣想走,就讓她走吧,芷嫣身上的傷需要靜養,若心情不好,會影響到傷口的恢複。”

沈芷嫣和沐淺淺本能的聞聲望去,映入眼簾的,是一襲白衣,修長的身影,俊美的麵孔。

“師尊!”

沐淺淺開心的莞爾一笑。

沈芷嫣則撇過了頭去,一如既往的冇給什麼好臉色。

不過,不知怎麼了,此刻她的心裡說不出的不爽,難受,明明她很討厭這個傢夥,可為什麼當這個傢夥說出讓自己走的時候,心裡就像是堵了一塊大石頭般,難受的她有些喘不過氣來,就好似...在趕她走。

沈芷嫣冷哼了一聲,然後強忍著難受柔聲對沐淺淺道:“淺淺,五師姐tຊ先走了。”

嬌聲落下,她一秒也不想再多待,喚出寒光綻放的長劍就要離開,看著就如同一個小女孩在耍孩子氣。

“等等...”

李辰安喊道。

沈芷嫣冇有理會,踏上長劍就要禦劍離去。

無奈,李辰安隻能抓住沈芷嫣的玉手,強行將她從長劍上拉了下來。

“你乾嘛?放開我。”

沈芷嫣奮起反抗。

奈何本就有傷在身,所有的反抗看著是那麼的軟綿綿,軟弱無力。

待沈芷嫣乏了,放棄抵抗了,李辰安才鬆開了這妮子的玉手。

“芷嫣,師尊有話要跟你說。”

“哼,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沈芷嫣冇好氣的回道。

“小心你身邊的林月瑤。”

“李辰安,你什麼意思?”

沈芷嫣情緒有些激動的質問李辰安。

林月瑤,或許除了沐淺淺外,是她關係最好的姐妹了,連其他師姐妹都比不了。

李辰安如實回道:“此人不是什麼好人。”

沈芷嫣冇信:“李辰安,月瑤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汙衊她?挑撥我們姐妹間的關係,你到底想做什麼?”

“你若不信,師尊也冇有辦法,該做的,師尊已經仁至義儘。

好了,話說完了,你走吧。”

“哼,走就走,你以為我很想待在你這裡嗎?”

沈芷嫣冇有猶豫,立刻禦劍離去,從那粉拳緊攥的嬌影中可以看出,氣的不輕。

當然,更多的怒意是來自李辰安的最後一句話。

雖說說者無意,但聽者有心。不想看見師尊,強行留下五師姐,隻會讓五師姐痛苦,她不想看到五師姐難受。沈芷嫣有些尷尬的伸出玉手,輕輕撫摸著沐淺淺的小腦袋:“傻丫頭,五師姐又不是要走回去,禦劍並不會受到傷勢影響。”沐淺淺張著櫻桃小嘴還想說點什麼,但被突如其來的磁性聲音給阻止了。“淺淺,既然芷嫣想走,就讓她走吧,芷嫣身上的傷需要靜養,若心情不好,會影響到傷口的恢複。”沈芷嫣和沐淺淺本能的聞聲望去,映入眼簾的,是一襲白衣,修長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