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陽 作品

《抱著大嫂黑吃黑,因為我官二代!小說》 第16章

    

,在看到李陽這一波操作之後,整個人也是目瞪口呆!好傢夥!一個鋼鏰!一塊錢!你確定不是在和我開玩笑?一時間,美女荷官直接懵逼在了原地。“噗……”包括一旁,其餘正在牌桌附近壓住的賭客,看到這一幕之後,也是毫不掩飾的大笑起來。“小子,看你長的倒是人模狗樣的!”“可是做的事,怎麼這麼丟人!”“居然拿出一塊鋼鏰出來賭!”“嗬嗬,小子,跪在地上學幾聲狗叫,老子賞你一百塊!”“哈哈哈……”“……”一群人,毫不掩...小說《抱著大嫂黑吃黑,因為我官二代!小說》是作者李陽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李陽,講述了......《抱著大嫂黑吃黑,因為我官二代!小說》第16章免費試讀《抱著大嫂黑吃黑,因為我官二代!小說》第16章免費試讀“驢哥,我進去了!”

李陽此刻從車上下來,跟野驢打了一個招呼。

說句實話,李陽之前以為,野驢說的什麼,他會帶人幫自己兜底,隻是開個玩笑而已。

結果冇想到,這個野驢倒真不是說說。

今天從強盛公司離開之後,便是四處聯絡人手,此刻,愣是讓他們搖了五六十號小弟。

各個拿著砍刀,棍棒,坐在幾輛麪包車裡麵,就停在一處小巷子。

“李陽兄弟,你就放心去吧!”

“等會要是情況不對,給給我們發信號,我馬上帶人進來!”

“……”

野驢坐在越野車的副駕駛,對著李陽喊道。

因為這次高盛的命令,是讓李陽一個人去砸場子,他們也不好跟著進去。

隻能待在外邊。

到時候,李陽要是真打不過,他們這些人不說其他,最起碼也能幫助李陽兜底,進去支援他一下,保他一條命!

“謝了,驢哥!”

李陽此刻,也是對著野驢說了一聲。

從眼下的情況來看,野驢是真把他當成兄弟來看了。

當然了,也不乏還有一種其他情況,就是野驢是替高盛過來監督他的!

不過,第一種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畢竟,李陽這纔剛剛救了野驢一條命,對方不會這麼快就忘恩負義的。

接下來,李陽一人,便是非常瀟灑的走出巷道,朝著鴻運酒樓走了過去。

這家鴻運酒樓,雖然是酒樓,但實際上,就是一個巨大的賭窩!

裡麵不僅可以賭博,還可以提供各種美食,野雞服務。

完全就是一條龍服務!

有的人,甚至是帶著億萬身價進去,一待就是老長時間,直到被徹底榨乾之後,這纔會被人從裡麵給趕出來!

當然了,這裡之前的場子是由強盛集團的人來管理的,隻不過後來和城南那幫人發生矛盾之後,鴻運酒樓也是受到影響,關閉了一段時間。

現在,則是又落到了城南這幫人的手裡!

並且,將場子也是給重新開起來了。

“歡迎光臨!”

李陽剛剛走進來,就看到酒樓門口,站著兩名身穿旗袍,身姿妙曼,二十歲出頭的美女。

她們在看到李陽進來後,立馬露出了一副職業式的笑容。

“嗯,不錯。”

李陽見狀,滿意的點了點頭。

看來,這場子的主人,審美觀還是在線的,門口負責迎賓的兩個美女,也算是有點姿色。

不過,也就這樣了。

畢竟,和大嫂陳鼕鼕這種奢華大餐比起來,這兩名迎賓小姐,頂多算是餐後小零食。

偶爾吃一點還行。

但是,當主食,是萬萬不行的。

鴻運酒樓的場子,管理還算是比較鬆懈的。

因為能來這裡賭博的,根本冇有什麼標準,隻要你有錢就行。

並不是那種,設有門檻的高階場所。

所以,李陽是毫不費力的,便是走了進來。

走進來之後,李陽倒也是冇有著急動手,而是先簡單觀察了一下鴻運酒樓。

發現這裡麵的大廳,就跟菜市場似的一樣,亂鬨哄的,到處都是人,而且玩的也是五花八門。

什麼老虎機啊,性感荷官在線發牌,統統都有。

至於二樓,和三樓,人流量比起一樓大廳,自然就是要小很多了,應該都是接待一些VIP客戶的。

不過,今天李陽的任務是來砸場子的,自然是要讓越多人看到越好,去二樓的話,造成的影響肯定是冇有在一樓大廳大的。

而且,作為一名頂級特工,李陽一般都是戰略上藐視敵人,但是,戰術上從未輕視過任何一個人。

獅子搏兔,尚需全力。

更何況這次,李陽可是說是孤身一人前來砸場子的,他可以瞧不起這些混社會的,但是,卻不能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一樓大廳,到時候更方便他施展。

即便到時候出了意外,他也是可以從容不迫的撤退。

畢竟,一樓大廳裡麵,目前看到的小混混,也就隻有十幾個人而已。

即便有隱藏的,數量也不會太多。

所以,綜上所述,李陽就選擇在一樓大廳,開始搞事情。

“這位先生,請問你要押注多少?”

牌桌前,一名美女荷官開口問道。

“噹啷!”

話音落下,李陽隨手從口袋裡掏出來一個鋼鏰,直接仍在了牌桌上。

“呃……”

看到這一幕,那怕是這名負責發牌的美女荷官,在這裡已經呆了快一年時間,也算是見多識廣,各種大場麵都見識過的人,但是,在看到李陽這一波操作之後,整個人也是目瞪口呆!

好傢夥!

一個鋼鏰!

一塊錢!

你確定不是在和我開玩笑?

一時間,美女荷官直接懵逼在了原地。

“噗……”

包括一旁,其餘正在牌桌附近壓住的賭客,看到這一幕之後,也是毫不掩飾的大笑起來。

“小子,看你長的倒是人模狗樣的!”

“可是做的事,怎麼這麼丟人!”

“居然拿出一塊鋼鏰出來賭!”

“嗬嗬,小子,跪在地上學幾聲狗叫,老子賞你一百塊!”

“哈哈哈……”

“……”

一群人,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

雖然說,這裡隻是一樓大廳,冇有二樓,三樓包廂裡那麼多規矩,但是,能來這裡賭博的人,也從來冇見過誰揣著一塊鋼鏰來賭的!

特麼的,說句不好聽的話,就算是街邊要飯的,手裡也不止一塊鋼鏰吧!

所以,一群人看到李陽如此,頓時,一時間不少人都是開口嘲諷起來。

不過,很快他們就笑不出來了。

因為李陽出手了!

“啪!”

“哢嚓!”

“啊!”

“噗通!”

“……”

隨著李陽閃電般的動手,剛纔那幾名開口嘲諷李陽的人,一個個,不是捱了一個大嘴巴子,滿嘴是血,就是整個人肋骨斷了三根!

尤其是那個,剛纔嘲諷李陽跪在學狗叫的賭客,這時候,更是直接被李陽打斷雙腿,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時不時的發出一陣慘叫聲。

“嘶……”

“這……”

“……”

四周,其餘人看到這一幕,皆是倒吸一口涼氣。

而那名賭桌上的美女荷官,此刻則是悄悄的摁響了桌子下麵的警鈴。

下一刻,大廳四週一下子出現了大量手持棍棒的小混混,這些人,都是負責看場子的。呆了快一年時間,也算是見多識廣,各種大場麵都見識過的人,但是,在看到李陽這一波操作之後,整個人也是目瞪口呆!好傢夥!一個鋼鏰!一塊錢!你確定不是在和我開玩笑?一時間,美女荷官直接懵逼在了原地。“噗……”包括一旁,其餘正在牌桌附近壓住的賭客,看到這一幕之後,也是毫不掩飾的大笑起來。“小子,看你長的倒是人模狗樣的!”“可是做的事,怎麼這麼丟人!”“居然拿出一塊鋼鏰出來賭!”“嗬嗬,小子,跪在地上學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