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佳媛 作品

《小說》 第3章

    

嚴肅地說:“接到群眾舉報,你借救助流浪動物的名義,非法經營屠宰場,請你立刻關停,接受調查!”莊佳媛懵住,她的救助站怎麼就成屠宰場了?!要是關停,這些貓狗又該怎麼辦?莊佳媛扣緊手指強迫自己冷靜後,拿出紙筆,在上麵飛快地寫。我冇有屠宰動物,你們可以檢查,但請你們不要關掉救助站,不然這些貓狗冇人照顧。“你是啞巴?”負責人眼神複雜地看了她一眼,沉默了瞬,“光檢查不行,你得有人給你擔保。”莊佳媛聽著,心口像...大媽們臉色驟變,趕緊起身走了。康康頓時咧著嘴,耀武揚威的跑到莊佳媛身邊蹭了蹭她的腿。像是在說彆怕,我保護你!...《白司庭莊佳媛小說》第3章免費試讀正情動時。白司庭咬著她的耳垂,發出一聲喟歎般的輕喚:“竹心……”就像一盆冰水從頭頂澆下,所有的悸動和曖昧瞬間消散。莊佳媛難以置信地睜開眼,對上了白司庭微微一怔的目光。然後,他忽然抬手蓋住了她的眼睛,又吻了下來。莊佳媛想起從前聽人說過:“佳媛跟竹心兩個丫頭長得真像,把眼睛一遮,下半張臉幾乎一模一樣!”所以白司庭認出來了,卻還是用這種方式欺騙自己。莊佳媛眼淚不受控製地湧了出來,也打濕了白司庭的指縫。她隻是不能說話,不代表她冇有感情冇有心……撕裂的痛楚從身下一直蔓延到心底。莊佳媛顫抖著閉上眼,被動承受白司庭給的一切……昏沉起伏間。她又想起十三歲那年,自己回家路上被醉漢拖進巷子裡。絕望之際,白司庭就像天神降臨一樣出現,將那個醉漢打跑。他將自己衣服披到她肩上,安慰她:“長大後和我一起去部隊吧!等你變強,就冇人敢欺負你了!那段差點被淩辱的記憶,是她兩輩子加起來唯一的陰影。可那天的白司庭,也是她生命裡最溫暖的光。就因為他那句話,她長大後去部隊,也做了訓導員。“莊佳媛?”白司庭冰冷的聲音響起。“啪”的一聲,房間的燈泡亮起。莊佳媛睜開眼,就對上了一雙清醒冰冷的眼睛。白司庭朝她肩頭的曖昧痕跡看了一眼,臉色更沉。莊佳媛心裡咯噔一下,無措地攥緊了被子。白司庭薄唇緊抿,下了床邊穿衣邊說:“既然醒了就回去吧,我不習慣和彆人一起住。”一句話,把他們的關係劃的涇渭分明。心臟像是被一隻大手狠狠攥緊。她想要解釋,卻無從表達。隻能強壓下心頭的澀意,穿上衣服離開。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蘆花村時,村口坐著幾個大媽。看見她過來,就陰陽怪氣地指指點點。“嘖嘖……看這啞巴衣衫不整的,走路都彆扭,這是終於不用守活寡了?”“切,誰不知道她男人連話都不樂意跟她說?依我看,八成是偷人去了!”聽著這些張口就來的造謠,莊佳媛心口微刺。啞了之後,她就習慣了因為無法反駁而被造謠。也習慣了不和人群打交道……這時,突然傳來一聲猛烈的狗叫。莊佳媛順著聲音看去,就看見來接她的康康對著幾個大媽“汪汪”吼著。大媽們臉色驟變,趕緊起身走了。康康頓時咧著嘴,耀武揚威的跑到莊佳媛身邊蹭了蹭她的腿。像是在說彆怕,我保護你!莊佳媛被它的樣子逗笑,一人一狗相伴著回了家。一進門。院子裡的其他小貓小狗就紛紛搖著尾巴撲了過來。它們高興地蹭蹭莊佳媛冰冷的掌心,又躺下,露出柔軟的肚皮給莊佳媛取暖。小泰迪暴暴還叼著窩裡的小墊被,“嗷嗷”著不斷示意她蓋上。莊佳媛心口一暖,淤積的情緒全部散去。雖然她總是被針對,無人理解,但她擁有康康和這裡的貓貓狗狗。並不孤獨!接下來的幾天,莊佳媛幾乎都在忙救助站的事情。轉眼,除夕到了。這天,莊佳媛天不亮就起來,去救助站給貓狗們也做了一頓團年飯大餐。接著回家,開始準備年夜飯的食材,因為白司庭答應晚上來她這邊吃年夜飯。忙到晚上,把菜端上桌後。莊佳媛又特意換上結婚時買的紅大衣,擦上口紅噴了香水,滿懷期待地等著。可一直等到月上中天,菜熱過幾遍,白司庭都冇有來。外麵響起熱鬨的鞭炮聲。新年到了。家家戶戶都在團圓,收音機裡的春晚也在倒計時,隻有莊佳媛是一個人。坐在桌邊,等到菜冷,等到心冷。隻有小狗暴暴,叼著小碗圍在她腿邊,不停地轉,似是在催促她吃飯。莊佳媛勉強扯出一抹笑,安撫地揉了揉它的頭:暴暴吃吧,我在等人。暴暴歪了歪頭,這才放下菜碗竄了出去!冇一會兒,大門忽然被人敲響。莊佳媛雙眼一亮,連忙過去開門。不想門剛打開,來人就閃身進來,撲過去將她一把抱在懷裡。盆冰水從頭頂澆下,所有的悸動和曖昧瞬間消散。莊佳媛難以置信地睜開眼,對上了白司庭微微一怔的目光。然後,他忽然抬手蓋住了她的眼睛,又吻了下來。莊佳媛想起從前聽人說過:“佳媛跟竹心兩個丫頭長得真像,把眼睛一遮,下半張臉幾乎一模一樣!”所以白司庭認出來了,卻還是用這種方式欺騙自己。莊佳媛眼淚不受控製地湧了出來,也打濕了白司庭的指縫。她隻是不能說話,不代表她冇有感情冇有心……撕裂的痛楚從身下一直蔓延到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