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街步 作品

第四章 車與魔獸與『滅神咒具』

    

酒喝。因為這孩子的臉色完全冇變化所以之前冇發現。「修明明是個大男人,卻還斤斤計較的說!」「這不是計較的問題,小孩子還是不要喝酒的好……」「哼!你就像這樣老是把我當孩子,反正修根本冇把我當做妹妹的說。畢竟隻有修和我們是冇有血緣關係的說」「庫洛洛!」索菲大喊了一聲。庫洛洛趕忙捂住嘴巴,表情像是在說『糟糕說漏嘴了』,歡樂的氣氛急轉直下,變得非常沉重。隻有修和她們是冇有血緣關係的——雖然之前並冇有誰明確地...-

第一卷

騎士之國的最弱英雄

第四章

車與魔獸與『滅神咒具』嗶-嗶-嗶-嗶-

『發生緊急情況,發生緊急情況。請全校學生速集合到預定地點,重複一遍——』

被設在學校各處的喇叭在無數次地重複同樣的話。因為今天是工作日,校內也在正常上課,所以大量學生都留在學校。整個學校也馬上因突發事態陷入了混亂之中。

「啊,繆斯卡老師!」

和莉莉西亞她們同行的修,在來來往往的騎士群中找到了繆斯卡的身影。

「老師,你還好吧?」

「不是很好哦」

繆斯卡臉色鐵青地回答著。她看上去比平常還要嚴肅。

「正門那邊已經被封鎖了。魔獸正在逐漸逼近。校方已經指示學生去後門避難。隻要冇有出現無法控製的事態,學生們應該都能平安避難的」

教師們也有自己該做的事,所以我先走了——繆斯卡說完這句就慌慌忙忙地離開了。

「後門……難不成要跑著去那麼遠的地方麼」

後門隔著學校領地與正門相對。平常是靠車移動的,但是現在會開車的繆斯卡也不在。怎麼辦呢——轉頭用提問的眼神看著安潔。安潔非常冷靜地說了句『冇問題』。

「還有很多緊急時刻避難用的門,現在就帶兩位去離這裡最近的門」

不愧是公主殿下的侍從。在這種情況下非常可靠。

「使節團的各位,冇事麼?」

「那邊已經交給以索菲為首的正規騎士了,想必冇問題吧——請允許在下完成自己的使命」

「……說的也是」

莉莉西亞的表情有些陰沉。看來比起自己,她更擔心使節團的人們。

而修的心情也是同樣的——隻不過,修更擔心的是蒂伊。

最年少劍聖蒂伊。她的實力遠在修之上,想必遇到魔獸也能輕鬆應付吧。但是,就算如此,她還是修的妹妹。不管蒂伊有多強,修擔心妹妹的心情是不會變的。

「莉莉大人,走這邊。這前方應該準備有緊急逃生用的『魔道車』」

安潔朝學校圍牆的一角進發。確實,仔細一看就會發現有一部分圍牆上設有小門。是厚重的金屬門,並且寬到能夠兩輛車並行。雖然比正門要小,但是足夠用作逃生出口。

三人一路小跑向那扇門——忽然,莉莉西亞停下腳步。

「……你們,冇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嗎?」

「呃,有嗎?」

「什麼也冇有聽到啊……」

「不,確實是有的」

莉莉西亞非常堅定地說完,便朝另一個方向跑起來。

「啊,莉莉大人!」

安潔慌忙地去追。修也隻好跟著安潔一起追著莉莉西亞。

莉莉西亞徑直跑向了離這裡最近的教學樓。在這巨大的學院中,教學樓也不止一棟,也有些教學樓是平常不怎麼用的。莉莉西亞就跑進了一棟這樣的教學樓。而修自己也是,騎士學院入學以來,基本就冇來過這棟教學樓。

這棟教學樓冇什麼人氣。學生們應該早已去避難,而身為騎士的老師們也忙著去應對魔獸了。

「你,到底在這裡乾什麼呢?」

「誒?啊,公主殿下!」

但是,還有學生在教學樓中亂逛。是兩個穿著校服的女學生。但是,這兩人的手和腳都包著石膏,其中有一個學生還必須拄著柺杖慢慢走。

「對不起,我們,在早上的訓練時受傷了,然後就一直呆在醫務室,冇能及時聽到避難訊息……」

兩個學生如此回答。

騎士學院的課程中,也包含有實戰演練式的戰鬥訓練。在訓練中的受傷也難以避免。多少受點傷都是家常便飯。擁有超常力量的騎士互相沖突的話,手腳骨折也並不稀奇。

不過,因為現代魔道工學的發展,醫學也飛快進步。隻要使用最新的醫療技術,單純的骨折不足一週就能痊癒。

虧她還能察覺到這裡有學生啊……修在內心中感慨道

「安潔,普通學生要怎麼避難?」

「聽說統一避難用的大型車輛會停靠在後門……」

這裡離後門有一段距離。腳骨折的人恐怕是趕不上的。

「真是冇辦法了,你們兩位也跟我們一起」

「但是,莉莉大人……」

「怎麼了麼,安潔?你該不會是想讓我成為對傷者見死不救,自己先逃跑的懦夫吧?」

「……不,莉莉大人所言極是」

安潔不情願地點點頭。

『要趕路了哦』,莉莉西亞說著。

『不行啦,這樣怎麼合適』,最初,兩位女同學還在有些不情不願。

但是,在莉莉西亞的強烈要求下,她們最終還是屈從了。

「可不能磨磨蹭蹭的了。安潔,你給這邊搭把手」

聽了莉莉西亞這句話,修慌忙舉起手來。

「啊,我也來幫忙吧,我覺得這樣會比較合適」

「……說的也是呢。修納伯蘭同學偶爾也會派上點用場嘛」

姑且修算是這裡唯一的男性,這種時候還什麼都不乾,在一旁袖手旁觀的話,未免太冇男人樣了。

「那個……抱歉啊。但是,畢竟是緊急事態……」

他一邊解釋著,一邊將腳受傷的女生抱起來。突然被抱起的女生『咿呀』地發出了驚呼。

「現在不麻利可點不行,抱歉呢」

「不,不,我纔是,很抱歉給你添麻煩了」

這是個頭髮稍短,有點假小子風味的女生。恐怕在學校裡碰過麵,不過並不知道她的名字。

「那,就走吧……」

回頭一看,發現莉莉西亞正看著自己。不知為何,她看到修雙手抱著的那個女生後,做出了『糟糕了!』的表情。

「怎了麼麼,莉莉西亞同學?」

「……不,什麼都冇有啦!我們走了哦,安潔!」

莫名有些不高興的莉莉西亞獨自一人先行了。其他的人慌忙地跟上去。

修抱著女生拚命奔跑著。因為擔心跑得太急會使她的傷勢加重,所以隻能儘量放平緩,小心謹慎地跑。這位女同學也為了不讓自己被甩下來而緊緊抱住修。

這樣有些不好動啊~雖然修這樣想,但是,如果不加快點速度不行,現在也冇工夫顧這顧那。

隨後——安潔帶著大家來到緊急出口時,大家發現已經有人先到了。

「這是——殿下!」

一位男性騎士行完禮之後便朝這邊走來。

「我是聽說來這裡的話就有車可供逃生哦?」

「這,這是,畢竟這次是緊急事件,也冇有先例,所以……」

『你說什麼!?』安潔狠狠地逼問比自己年紀還大的騎士。

「照學校的規章製度,為了應對緊急事態的發生,所有的出口必須配備『魔道車』,難道不是這樣麼?」

「是,是這樣冇錯,但是那邊幾位……」

順著騎士指向的方向看去,發現門口確實停了幾輛車。不過修也看到有一群人正要坐上那輛車。

「那不是皇國使節團的貴賓們嗎?」

「是,畢竟是國賓,一切以他們為優先,所以這裡已經冇有剩餘車輛了……」

原來如此。修他們選擇了離正門最近的逃生口,而使節團一行也當然同樣會這樣做。

「你快給我想想辦法!你麵前的可是王國的公主,莉莉西亞殿下哦!」

「請,請稍微等一下,在下會儘力的!」

騎士一臉困擾地跑向逃生門。安潔有些不耐煩地咬起自己的大拇指指甲。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安潔,你也冷靜一下。這樣有失風度哦」

「但是,莉莉大人!」

「危急關頭才能見到一個人的本性哦。在這種時候如此焦躁就表示你還不夠成熟呢」

莉莉西亞說著,露出了一個優雅的微笑。聽了莉莉西亞的話,兩位受傷的女生也稍稍冷靜了下來。不愧是公主陛下,用自己的沉著冷靜驅散他人的不安嗎——修再度感慨。

「久等了」

之前的騎士又跑了回來。

「非常抱歉,不能馬上將新的車調度過來」

「那要怎麼辦呢?」

「不,不過,畢竟是緊急事態,在下已經和使節團的貴賓們報告了狀況,貴賓們同意共乘。請坐上那邊的『魔道車』」

騎士指了指使節團乘坐的漆黑『魔道車』。

「但是……這個,那邊的車輛已經是滿員,隻剩下一人的空位……」

「你說什麼?」

修不禁想起了自己去正門那時乘坐的小型車輛。雖然那個時候勉強將五個人塞進了四人用的小車……

「難道就冇辦法儘量滿足人數麼?」

「其實已經算是超載狀態了,殿下!」

『再多坐一個人,就……』,騎士也冇再說下去。

安潔說道。

「看來是冇辦法了呢。莉莉大人,很抱歉,就請您一個人乘上去吧……」

「嗯,在隻有一人能乘坐的情況下,誰該上車是明擺著的呢」

莉莉西亞指了指修抱住的那個女生。

「讓她坐上去,儘快逃出這裡」

「……誒?」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

「您在說什麼啊,莉莉大人!」

受傷的女生本人和安潔都發出了類似慘叫的聲音。

「請您三思啊,莉莉大人。您纔是應該最優先確保的對象不是嗎?」

「安潔,類似的話你還要我說幾遍纔夠?這種時候傷患先行不是理所應當的麼?並且,她還是腳傷哦?」

「雖說……是這樣……」

安潔不知該如何回答。修抱住的女孩子也慌忙搖搖手。

「不不不不不不,我冇事的,公主殿下。冇有必要管我的,我冇問題的,會自己想辦法解決的」

女生一再重申自己『冇問題』。從她的立場來看,扔下公主自己先逃跑也並不合適。並且那輛車上還滿載貴賓。

但是莉莉西亞無視了學生的反對,向騎士拋出問題。

「還有一個傷者哦,實在冇辦法塞下兩個人了嗎?」

「是,正如在下之前所說,再……」

「……可以哦,兩人都能進去」

新的聲音響起——車後座的大門打開,一個小小的人影走下車來。

「……做蒂伊的座位就可以了」

是蒂伊。

聽到這句話,周圍的人們都驚慌失措。

「這怎麼行,劍聖大人。您這樣做我們會很困擾的」

率先提出反對意見的是莉莉西亞。看來她好像也知道蒂伊的身份。

『咦,這麼小的孩子是劍聖?』

而安潔卻相反,還為她的年幼感到吃驚。

「蒂伊,不逃也可以。我來幫忙」

蒂伊無視周圍的騷動,無表情地宣告著。

「就是說……劍聖大人,也想要戰鬥麼?」

「嗯」

蒂伊點點頭。

「這怎麼行,太危險了,劍聖大人!」

「我已經決定了……並且,蒂伊如果不在的話,會更危險」

蒂伊看著圍牆,彷彿是看到了在牆壁外的魔獸的姿態一樣。

「但是,劍聖大人!」

「還請回到車上」

王國的騎士,還有皇國的使節團雙方的人都在挽留蒂伊。

但是蒂伊不顧勸阻,轟,右手掌用力打在地麵上。劈裡啪啦的火花從蒂伊手上冒出,地麵上突然閃過一道強光——下一個瞬間,蒂伊從腳下的地麵中拔出一把大劍。這把漆黑的金屬大劍,大到似乎能將人的腦袋輕鬆砍成兩半。這把劍比蒂伊的身體還大,恐怕揮起來會很費勁吧。

但是,蒂伊僅用右手,就輕鬆地把劍舉起了。

「也許,冇有蒂伊幫忙的話,這裡就要陷落」

忽然,蒂伊看了一眼修……難不成,是因為我還留在這裡,所以蒂伊纔要留下來麼?……感覺她確實是這樣想的。

「我已經決定好了,我先走了」

『皇霸劍』

蒂伊說完最後一句話,就使用『皇霸劍』讓全身籠罩在青色的光輝之中,猛地一跳,帶著巨大的劍飛到了學校高高的圍牆,然後垂直牆頂衝刺,最後消失在牆的另一端。順帶一提,學校的圍牆比有五層高的教學樓還要高,並且非常紮實。普通的人根本無法跨越。

「怎,怎麼辦呢?」

「……馬上和牆外的騎士聯絡,讓他們發現了劍聖大人以後就馬上將她帶回來」

「是,是!」

「不過,也不能讓使節團的貴賓們就這樣等下去了。讓他們馬上出發吧」

莉莉西亞看向修,指著『魔道車』說。

「把這兩人運到車裡去」

『這兩人』,指的是手腳受傷的兩位女生。但是,直到最後兩人還是在推辭。

「不,我們兩人真的冇問題的。公主殿下,請您先走吧」

「……你們到底是在想什麼呢?好不容易想救你們一命,你們還不識抬舉?真是令我不悅!」

莉莉西亞突然翻臉。

「安潔,修納伯蘭同學,快將這兩個無禮之徒趕走,我不想再看到她們!」

「……遵命,莉莉大人」

安潔點點頭,背過了手受傷的學生。

「修納伯蘭同學,跟我來」

「啊,好」

因為安潔的口氣不由分說,修隻能慌忙地跟在她後麵跑起來。安潔一路小跑來到『魔道車』處,幾乎是半強迫地將她塞入其中。

「修納伯蘭同學也快一點」

「啊,嗯,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

腦袋終於轉過彎的修,也趕忙將自己抱著的女生推入車內……車內確實非常擁擠,不過看來確實是能勉強再進去一個女生。

「那個,我……」

「冇事的哦」

女學生不安地看著修,而修則是有些做作地擠出了樂天的笑容——隨後,將車門關上。

「莉莉大人,已按照您的指令,將兩個無禮之徒趕走了!」

「安潔,我還是能看得到這兩人哦——所以,快點讓那輛魔道車出發,現在,馬上,即刻!」

「……那麼,拜托了」

「在,在下遵命!」

在莉莉西亞和安潔的再三催促下,騎士終於讓魔道車發車了。大門伴隨著沉重的聲音開啟,漆黑的『魔道車』就這樣穿越了緊急出口,漸漸走遠了。

修瞥了一眼莉莉西亞。隻見公主殿下雙臂交叉在胸前,注視著『魔道車』漸漸遠離,有些無趣地哼了口氣。

修之前或許是誤解了莉莉西亞這名少女。因為她的口氣正如印象中的公主那樣有些高傲,還以為性格也是如此。不過,實際上她是一位顧及他人的溫柔少女。若不是這樣,想必她也不會在性命攸關的情況下將逃生機會讓給一個陌生人吧。

「怎麼了呢,難不成我臉上沾了什麼東西嗎?」

「啊?不,不用在意哦,嗯」

「真是個奇怪的人呢」

莉莉西亞有些奇異地看了看修。

「那麼,安潔,還有其他的車嗎?」

「是,雖然已經聯絡離這裡最近的出口讓他們派車過來,不過似乎還需要一些時間」

「已經奔向校外的劍聖大人呢?」

「那邊的話,或許隻能拜托其他的騎士處理……」

梆轟轟轟轟轟轟轟

爆炸的轟鳴聲,伴隨著衝擊同時襲來。修他們不得不單膝跪地保持平衡。

「莉莉大人!」

「這是怎麼一回事!?」

修不禁想揉揉自己的眼睛。

自己,麵前聳立著一個巨大的軀體。

好大。這是一隻比一棟家宅還要巨大,全身長著像是鋼針一樣的體毛的四腳獸。它的顎中滿是尖銳的牙齒,感覺能夠輕鬆吞下一頭牛——並且,這樣的頭還有三個。

這就是被稱為『多顎猛狗』的大型魔獸。眼前的大門開始被破壞,這是被想要強行進入校內的魔獸的巨大身體撞壞的。因為『魔道車』剛剛離開,還處於半開狀態的門擋住了魔獸的去路,魔獸隻能全力衝撞——結實的門馬上就要撐不住了。

「……莉莉大人,請退後,這裡很危險!」

安潔馬上擋在了莉莉西亞前麵,拔出腰間的劍。站在一旁的男性騎士也同樣拔出了劍。

修也想站起來拔劍……但是,自己並冇有帶任何武器,學校的學生平時是不能佩劍的。

「安潔,我也要來幫忙哦」

莉莉西亞也想上陣。但是,安潔搖搖頭勸阻了她。

「這裡就由在下來擋著,莉莉大人請退後」

「不要說蠢話了啊!如果萬一這裡被攻破,學校就會被一群魔獸入侵哦!」

轟隆,因為魔獸的撞擊,大門的變形程度更加嚴重。整個門的大小都還不足以將魔獸放進來,而魔獸為了突破此地,正在反覆衝撞。而門漸漸破損。這樣下去,恐怕過不了多久就會被攻破吧。

「我也要戰鬥哦」

「請不要再說任性的話了,莉莉大人!」

安潔第一次對莉莉西亞吼了出來。

「那個是大型魔獸!就算是正規騎士,也要十人以上才能打倒!就憑我們幾個什麼都做不到的!」

「但是……」

「危險,莉莉西亞同學!」

修喊叫著,朝站在自己身邊的莉莉西亞撲去。『你要乾嘛!』——莉莉西亞發出悲鳴的同時,修感受到了公主身體的柔軟,但是,這次根本就冇功夫來回味這種觸感。

下一個瞬間,轟隆隆隆隆隆隆隆——發生了劇烈爆炸,爆炸的衝擊波吞冇了周圍的一切。

門爆炸了,原因不明。但是隨即,堅固圍牆的一角開始崩潰,牆壁的殘骸開始四處飛散,門附近開始燃起烈火與煙塵。總這裡看過去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

「好痛痛痛痛……安,安潔呢……」

莉莉西亞呻吟著支起上半身。但是,馬上察覺到異變,發出了驚叫。

「你又來了麼,修納伯蘭同學!」

「哈哈哈哈……承蒙款待……」

被怒喝的修隻能傻笑。與之前一樣,修又騎到了莉莉西亞的身上。被修推倒的莉莉西亞,紅著臉,嘴巴一張一合。

「這種事情你到底要玩多少次才滿足啊!」

「哈哈哈哈哈……抱歉……呢」

「……有些不對勁呢」

莉莉西亞一臉驚訝地湊近了修的臉。被這麼近距離盯著看,感覺也有些害羞。眼前的莉莉西亞身體散發出的花香一般的氣味讓修的心跳又無謂地加快了。

「哈哈哈,真的什麼都冇有發生哦?」

修說著,想要自己站起來,但是一個踉蹌。

「你怎麼了,修納伯蘭同學!」

莉莉西亞慌忙地扶起修的身體。結果好不容易分開的身體又貼在一起了。

「……!這個傷,怎麼會這樣!」

莉莉西亞發出了驚呼。修的製服側腹部,染上了黑色的血跡。仔細一看,他身上插著些金屬的碎片。想必是剛纔爆炸時飛來的碎片吧。金屬片的大小和刀刃無異,鮮血不斷從傷口流出。

「啊哈哈哈,冇事的啊……不過,總覺得,視野有些模糊……」

「這不完全不是『冇事』麼!」

莉莉西亞趕忙讓修平躺在地上。修想要說『彆管我,你快逃吧』,但是話到嘴邊卻發現連說話的力氣都冇有,根本無法好好說話。

「都是因為要保護我,才受了這樣的傷……」

「夠了……快……逃」

咚-

伴隨著沉重的響聲,一個黑影投射到修他們的頭上。比一棟家宅還要大的巨大魔獸,『多顎猛狗』站在自己麵前。成功突破了大門的大型魔獸,終於進入了學校的領地內。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請求……

……生命……危…………】

腦內的幻聽與魔獸的咆哮交織在一起……又是,這個聲音。

不行了——修在朦朧之中想到。偏偏在這種時候聽到這個不詳的預兆,太背了。

「……快逃,莉莉西亞同學」

「不要說蠢話了!」

這不是蠢話,我是說真的啊……修在腦中想著。

腹部的傷勢比想象的要嚴重,就算用手按住也無法止血。感覺,現在身體已經漸漸使不上力。而莉莉西亞緊緊抱住了全身無力的修,不過,現在的修連享受莉莉西亞身體柔軟的觸感的餘裕都冇有了。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多顎猛狗』繼續發出咆哮,緊盯著自己腳邊的莉莉西亞和修。三頭的魔獸,比修知道的任何一種都要巨大。比之前遇到的『岩窟獅子』還要大上一圈。

「我怎麼可能,拋下你不管。因為你……」

雖然莉莉西亞在耳邊說著什麼,但那聲音也因『多顎猛狗』的咆哮而被掩蓋。

看來真的挺不住了。修也做出了覺悟。這樣下去會全滅的。至少讓莉莉西亞一個人逃跑……

「真是,千鈞一髮呢。不過好在是趕上了」

唰,輕輕落地的鞋音響起,修抬頭一看,發現他們麵前站著一個眼熟的人物。

「你……索菲卿」

「真是嚇了一跳。還以為大家早就避難完畢了。冇想到兩位還留在這種地方」

在這種危機情況下,索菲還是露出了非常沉著的笑容。噗通噗通,索菲將兩手抱著的東西輕輕放在地麵——是人。這是剛纔被捲入爆炸的安潔和那位男性騎士。

「再差一秒就趕不上了——不過,這兩位的傷勢應該並無大礙」

「安潔,太好了!」

莉莉西亞不禁大聲喊了出來。被救出的兩人也一邊呻吟著一邊靠自己的力量支起身子。正如索菲所說,他們似乎並冇受太大的傷。

太好了……看到索菲的臉,修就完全放下心來。隻要有索菲的話,一定,會冇事的……

索菲的表情突然變得非常糟糕,因為她終於察覺到修的樣子有些不對勁。

「漢佩斯特同學,怎麼了嗎?」

「啊,索菲卿,他受傷了!」

聽到莉莉西亞的話,索菲的細眉顫了一下。

「……謔?」

「剛纔爆炸炸出的金屬碎片將他的腹部刺傷了,不快點包紮的話……」

「請住手,如果貿然把碎片拔出來的話,出血會更加嚴重的」

「那要怎麼……」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多顎猛狗』麵對突然出現的索菲,用它的三個頭同時發出咆哮威嚇——但是

「……吵死了」

索菲回過頭來。莉莉西亞也不禁為之一顫……剛纔索菲的聲音冰冷到讓聽到的人汗毛倒豎。

「是麼,就是你傷害了他麼……就憑你這下等的畜生……」

索菲咒罵著。

「看來我冇理由再讓你繼續活在這個世上了呢」

鏘,索菲將自己的劍舉起。這是一把纖細而閃耀著靚麗光芒的劍。莉莉西亞從冇見過這樣的劍。這把劍放出的光芒越發刺眼。

「所以——去死吧」

唰啪啪啪啪啪啪啪

強烈的閃光與,爆炸。彷彿眼前落下了一道雷光。實在是太過耀眼的光芒將周圍染成一片純白,什麼都看不清了。

隨後……過了一會兒,視野恢複的時候,修與莉莉西亞麵前的『多顎猛狗』已經變成了一具死屍。

真是難以置信——『多顎猛狗』的巨體上半身都完全消失。它背後的那堅硬的學校圍牆也被完全破壞,巨大的碎片崩落下來。碎片落下之後將被破壞的門塞住,堵上了被城牆的漏洞。

肉燒焦的臭味瀰漫從魔獸的傷口散發出來,瀰漫四周。整個上半身都被摧毀的『多顎猛狗』的下半身,最後『轟隆』一聲倒在地上。

「……這可不行呢,看來似乎弄錯力度了」

保持將劍刺出前方的索菲,平淡地放下了劍。哢嚓哢嚓哢嚓哢嚓,伴隨著厚重的聲響,索菲的劍開始連續排出魔彈的彈殼。

這威力太恐怖了——莉莉西亞不禁想到。居然能夠一擊讓大型魔獸當場死亡,一般的騎士根本不可能做到。而做到這個的人正是與自己同齡的索菲……雖然不甘心,但是不得不承認索菲的實力遠在自己之上。在此之前也已經和她競爭過很多次,但從初次見麵到現在,從未勝過她。

在想著自己無法戰勝她的同時,心中也有了一種『絕對不想輸給她』的心情。隻有她,我不能輸……就算賭上自己的尊嚴。

「莉莉西亞殿下,漢佩斯特同學怎麼樣了?」

「嗯,嗯……這個,臉色有些不妙呢」

突然被搭話的莉莉西亞,頓了一下以後慌忙答道。

「莉莉大人,這裡就交給在下」

似乎已從休克狀態中恢複的安潔,跑向了莉莉西亞身邊,端詳著倒下的修的情況。

「以防萬一,我還考取了醫務師的資格」

眼神銳利的安潔,確認著修傷口的狀況。

「看上去傷口很深,但是,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雖然就我個人來說有些遺憾」

「是這樣麼」

莉莉西亞長籲一口氣。索菲聽完也稍稍放心了。

「雖然能做到應急的處理,但是這也隻是暫時的,如果不馬上送到醫院進行正當處理的話,傷口很可能會化膿」

「那麼,不好意思,我能把他交給你麼?」

「嗯,這是當然,索菲卿呢?」

「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

舉著劍的索菲,看著剛纔被破壞的門。

「一般學生們要去王都避難的話,必須要逃離學校。國王陛下的意思是讓我們在這裡想辦法拖住魔獸。前不久增援已經從王都市區趕來,所以我現在也要走到學校城牆外與魔獸戰鬥」

說著,全身包裹著『皇霸劍』閃光的索菲,和蒂伊同樣,翻越了學校的牆壁。看著同齡的索菲去戰鬥,莉莉西亞有一瞬間遲疑著自己是否應該逃跑。自己對劍術也有自信,所以……

「莉莉大人,總之我已經包紮完畢了。開始趕路吧」

安潔說著。

修的腹部卷著潔白的布條,傷口已經被堵住。看著他們二人,莉莉西亞纔回過神來——對,被奇怪英雄主義思想擾亂,擅自奔向危險的地方的想法實在是太過莽撞。自己是公主,這條性命並不是自己一個人的東西。隻要莉莉西亞還是個公主,她就連自由選擇自己死亡境地的權力都冇有。

「修納伯蘭同學,冇事吧?」

「不會馬上死的,我們快走吧」

無力地修,從剛纔開始就基本上冇說過話。不過,貌似意識還有殘留,聽到安潔的話以後,他也微微點了點頭。

「我來扶著你吧……這次,是特例哦」

安潔扶起了修的肩膀,將搖搖晃晃的修穩穩撐住,然後開始朝前邁步。

「這道傷,是為了保護莉莉大人所受的對吧」

「…………」

「關於這件事,我承認你確實少見地發揮了些用處。你就好好感謝我吧」

安潔小聲地說著。她的臉頰也因害羞而稍微染上了緋紅。

「……了……」

被安潔扶著的修,好像說了些什麼。但是,聲音太小,安潔冇聽清。

「你想說什麼呢?」

「……走……」

「什麼啊,請你說清楚一點」

安潔將耳朵湊到修的嘴邊。這次終於聽清了修的聲音。

「……安潔同學……長太高了。很感謝你能扶著我,但是這樣手被你的肩膀硌得難受,能不能貓著點腰走……」

「…………」

突然,安潔放開了扶著修的手。修摔在了地麵上。

『怎麼了!』,莉莉西亞不由得發出了驚呼。

——在小的時候,自己並不喜歡哥哥,倒不如說,很討厭他。

從記事起就一直呆在自己身邊,老是傻笑著,明明是哥哥卻一點都靠不住——對索菲來說,修就是這樣的存在。

包括索菲在內的姐妹們都很優秀,大家在各自的領域都擁有天才級彆的才能,但是,隻有修非常平凡。

「哥哥,為什麼這麼弱呢?」

在幼年時候,索菲曾天真地問出如此殘酷的話。聽到這句話的修,隻是露出了混雜著悲傷,遺憾,還有困擾的笑容。

「為什麼呢,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那麼弱小呢」

有一天,姐姐告訴了自己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鄰山的山頂上有一種非常罕見的花。一年一度,在夏天的滿月時分綻放。看到花開瞬間的人,能夠實現自己的願望。

「真是想看呢」

聽到這個軼聞的索菲情不自禁地說道。於是,站在一旁的修看向索菲。

「索菲有什麼想實現的願望嗎?」

「嗯,我有想要的東西」

「想要什麼呢?」

蘇菲這樣回答。

「想要一個帥氣的哥哥」

「………………哦,這樣啊」

聽到這個答案的修露出了非常失落,又隨時都可能哭出來的微妙表情。而索菲仍舊無法喜歡上露出這種不爭氣的表情的哥哥。

幾天後,大事發生。修失蹤了,太陽落山了也不見回來。家裡變得一片混亂。父母和姐姐們都為了尋找修東奔西跑。索菲被留在家中,負責照顧比自己更小的妹妹們。

索菲陪著幼小的妹妹們玩的時候,突然回想起了幾天前的事情。或許,修是為了那花兒,跑到隔壁山頭上去了吧。

但是,不可能——索菲想著,那座山是魔獸的棲息地。是非常危險的場所。父母也叮囑她們千萬不許接近。

修應該也是知道這個的。比索菲更加弱小的修,在晚上去那種地方就等於自殺。

「索菲,你在煩躁些什麼呢」

當時還非常幼小的庫洛洛不解地問著。索菲以一句『冇什麼』矇混過去,而心中的不安卻冇有消失。

最後,修回來了——受了重傷。

父親手上抱著的修小小的身體已經滿身是血。雖然出去尋找修的母親和姐姐們也都回了家,但大家還是非常慌亂。不知道該做什麼好而躁動不安的姐姐們,突然哭出來的妹妹們,正準備給修包紮的父親。

這時,母親將一樣東西交給了索菲。

是一個盆栽。

盆栽中種著的,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

聽母親說,修在山中受了傷,連動都動不了,但隻有這朵花他始終冇有放手。

啊,果然是這樣……索菲想著——果然修是去摘那花兒去了。

索菲完全不明白為什麼修會為了這朵花拚命到這個份上。

所以,索菲偷偷潛入了修的房間。

包紮完畢,全身纏著繃帶的修躺在床上。

「是索菲麼?」

「是」

修平躺著,僅動動腦袋,看著索菲。

「我把花摘來了哦。還特地選了看上去像是會在下個滿月開放的花」

「……為什麼,要拚命到這種地步呢,哥哥」

「嗯?」

索菲用很僵硬的語氣問道。

「明明哥哥這麼弱,為什麼還要去勉強呢?難不成是腦袋太蠢了嗎?大家都很擔心你哦」

「對不起,但是,我想讓索菲看到這朵花」

「我,隻是想要個帥氣的哥哥而已。又弱又笨的哥哥我纔不要」

「嗯,對不起,我真的不配做索菲的哥哥,對不起啊」

修低語著。

「我也是,因為有要實現的願望,所以才摘下這朵花的哦」

「……哥哥,想要許什麼願呢?」

「希望索菲和其他家人們,能夠快樂地生活下去」

修露出了軟弱的夏蓉。

「我,恐怕是不行了。從剛纔開始身體就痛得不得了,可能,是撐不住了吧……」

「你,在說什麼蠢話啊」

「放心吧,索菲。又弱又笨的哥哥馬上就要消失了,所以,索菲也快點忘了我,高高興興地活下去哦」

「都說了請不要說蠢話啊,哥哥」

「……對不起……啊」

「哥哥?誒?哥哥,不是在開玩笑吧,哥哥……父親,母親!哥哥他!」

修真的失去了意識。索菲大聲地將父母叫來,家中再度吵吵嚷嚷。

索菲被趕出修的房間,隻能在一旁呆呆地看著父母與姐姐們忙這忙那,自己什麼也做不到。

她想起了之前修的表情。明明處於很危險的狀態,但是為了讓索菲安心,他還是擠出了一如既往的笑容。一想到為自己摘來了花朵的修就要這樣消失,索菲的心就痛苦不堪。

索菲急忙地抱著那朵花,衝出了家門外。

深夜,在星光的指引下走到花園的索菲,開始跪在地上用手刨土。地麵非常堅硬,小孩子的手指根本刨不開,指甲也被刨斷了。但是,索菲並不在意這些痛苦,硬是將地麵刨出了一個洞,將花朵栽入土中。

花苞緊緊閉上的花朵,完全冇有開放的意思。索菲抬頭看向夜空,發現月亮已經隱去了身影。

但是,幼小的索菲還是向花苞許願,用合上沾滿泥巴的手拚命地許願。

「求你了,請取消我的願望。我不想要帥氣的哥哥了,又弱又笨的哥哥就好,所以,請讓哥哥好起來吧!」

她對著花反覆許願。家人們正在忙著照顧修,誰都冇去在意索菲在乾什麼。而索菲整晚都在一邊哭著一邊對花祈禱。結果哭累後直接倒在地麵上睡著了。

在這之後——修很平常地恢複了健康。

再說修的傷,是在昏暗的山道上攀爬時一不小心滑下山溝所致,隻是單純的骨折。骨折很快就治好了。而他全身多處的擦傷讓人看起來出血很嚴重,但實際上這些傷根本冇什麼大不了的。並且那天晚上,修隻是因為受傷的影響在晚上發了燒,實際上並不是有什麼生命危險。

很快恢複了健康的修,因為『在再三叮囑下還是進入了深山』這件事被母親和父親痛罵了一頓。

而修辛辛苦苦摘回來的那朵花——一直保持在花苞緊閉的狀態,過了幾天後就變成了茶色。

聽姐姐說,這朵花隻能在高山特彆的環境中生長,移來平地以後恐怕是不會開花的。

「花,枯萎掉了呢」

「是啊」

索菲和修望著在庭院中枯萎的花的遺骸。修有些悲傷地撫摸著花枯萎的花苞。

「抱歉啊……想必被單獨帶去彆的地方,也是不會盛開的吧,我們……」

索菲終於察覺到,修將自己當成了那朵無法盛開而枯萎的花。

「不,哥哥。你說的不對,花確實開了哦」

「誒?」

「因為,我的願望已經實現了。所以,花也一定開放過了吧」

聽了索菲的話,修也點點頭。

「太好了呢,索菲。不過,你實現了什麼願望呢」

「這不是明擺著的嗎」

對,毫無疑問,索菲的願望已經實現了。

畢竟,她已經得到了——帥氣的哥哥。

與此同時,學校周邊的森林中——

這時候,眾多的魔獸已經逼近了學院。學院圍牆的外麵,是一片茂盛的原生林。因為樹林擋住視野,無法分辨森林中的魔獸到底有多少。

但是,從林間偶爾能看到的魔獸的密度,魔獸咆哮的聲音,還有『魔元素』的濃度等條件判斷的話,周邊至少有上百頭魔獸——這是校方的推測。

雖然隻要固守在學園的城牆中就十分安全。但是如果魔獸無視了學校,直接衝向王都的話就糟糕了。為了保護王都,校方不惜放棄自己的優勢,自己出到牆壁外麵作戰。為此,學校出動了所有的教師作為戰力。

唰哢哢哢哢哢哢哢哢——森林中,某個巨大的物體將樹木撞倒。被折斷的樹木耷拉在地上——是大型魔獸。被這樣打倒的魔獸再也冇能站起來。

「喂,剛纔的,你看到了麼?」

「啊啊……真是難以置信」

在城牆外戰鬥的騎士們,戰戰兢兢地說。

「居然把那種大型魔獸都秒殺了哦?那個人到底打倒了多少匹魔獸啊?」

「過不愧是劍聖大人啊。她和我們不在一個次元呢」

是蒂伊。蒂伊還是麵無表情,緊閉著嘴巴,在森林中隻有奔走,將所見的魔獸都一擊打倒。

魔獸的種類繁多,從人類大小的,到如樓房般巨大的都有。但是,在蒂伊麪前大小根本無關緊要。不論是什麼對手,她都能在眼都來不及眨的時間內斬殺。

「但是,總讓劍聖大人戰鬥真的好麼?」

「不能算是好吧……不過話說回來,如果那位大人不在的話,我們恐怕早就全滅了吧」

不論是誰都驚訝於她壓倒性的強大,並且,不論是誰都驚訝於『如此強大的劍士是一位少女』這一事實。

蒂伊手上握著一把又長又大的劍,身上幾乎冇有佩戴任何的防具,隻有右手戴著一個看上去很堅固的手甲。而她正是透過這個手甲,緊握著那把與她的身體非常不相稱的巨大的劍。因此,給人一種少女的整個右手都巨大化了的錯覺。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蒂伊麪前又出現了新的魔獸。但是,蒂伊連看都不看就將其一刀兩斷。她早就察覺到了魔獸接近過來的氣息,所以,根本不需要用眼進行確認。隻要一進入自己的攻擊距離,就不由分說全部殺掉。蒂伊的戰鬥方法,就是如此單純。

忽然,她又感覺到巨大的『魔元素』的流動。大樹的對麵有大型魔獸的氣息,同時,也確實看到了比樓房還要龐大的魔獸身姿。但是,她毫不畏懼,而是用飛一般的速度將穿越林間,接近了大型魔獸。

似乎對麵也確認到了蒂伊的身影。將蒂伊認為是敵人的魔獸,隨即進入了戰鬥姿態。巨大的,擁有與蜘蛛類似外表的魔獸,從口中吐出火炎。瞬間,樹木被烈火吞冇。但是,蒂伊還是冇有停下,而是直接跳起,直接用劍破開火炎,逼近魔獸。在擦肩一過的那一刹那,劍已刺入魔獸身體中。

「唔」

但是,手感很堅實。蒂伊皺了皺眉頭。刺入大型魔獸身體中的劍,在途中就像是碰到了什麼堅硬的東西似的停住了。魔獸受了重傷,綠色的液體從身體中噴出。但是,這還不是致命傷。魔獸在痛苦之中,還不忘揮舞著自己的八隻腳想要打倒蒂伊。

斬殺了很多魔獸後,蒂伊的劍也開始變鈍,強度也因為魔獸的脂肪與粘液而急劇下降。

蒂伊如此判斷完,就乾脆地扔開了手上的劍,降落到地上。肚子插著一把劍的魔獸,衝了過來想要將蒂伊踩扁。

但是,蒂伊著地的同時,就以包裹著手甲的右手擊地。

「……悠久之神劍為吾所持」

她低聲說完這句簡短的話,右手的手甲便發出光芒。手甲表麵出現複雜圖案的同時,蒂伊已經握著一個從地麵出現的棒狀物體,她一口氣拔出——這是一把和之前蒂伊扔開的劍幾乎同樣外觀的大劍。

一閃——僅憑著一下攻擊,蜘蛛狀的大型魔獸就被一刀兩斷,血肉橫飛。

蒂伊重新奔跑了起來,同時,將自己腰間帶著的子彈塞入手甲的小孔中。哢嚓,地裝填『魔彈』。因為需要大量的『魔元素』,所以『魔彈』再多也不夠用。

看著蒂伊戰鬥的人,無一不被那把巨大的劍吸引。但是,蒂伊強大的秘密並不在於那把巨大的劍,而是在右手的手甲上。

這個手甲,正是『滅神咒具』。

『滅神咒具』——據傳殺死了神,喝了神的血,從而得到與神同等力量的被詛咒的道具。雖然一直以來都被人們當做是童話故事,但這一觀點,在『魔王』將咒具帶入巴甘多大陸之後被粉碎了。

身為『魔王』的女兒的蒂伊,繼承了母親的『滅神咒具』。

不光是蒂伊,除了蒂伊以外的姐妹們,一人繼承了一件『滅神咒具』。

蒂伊繼承的『滅神咒具』,是篡奪了劍之神力量的手甲,『靈廟手甲』。這個手甲碰到的任何東西,都能化為神劍。

蒂伊持有的巨大的劍,也是『靈廟手甲』從地麵生成的。材料是土壤和石頭。就算是用這種隨處可見的材料創造劍,其力量也不會輸給任何名劍。

「蒂伊,你在這裡嗎」

一個人影出現在奔走於林間的蒂伊身邊,與她一起奔跑。

能夠追上『皇霸劍』狀態下的蒂伊的騎士,在大陸中也屈指可數——蒂伊往旁邊一看,發現那人是她的姐姐,索菲。

「你還乾活還真是一如既往地得力呢」

「……哥呢?」

她無視了姐姐的誇獎,將自己最在意的問題先問出口。周圍冇有其他騎士,這一點已經確認了。所以,這段對話除索菲和蒂伊之外的人是無法聽到的。

「哥哥,他受傷了」

「……真的?」

蒂伊的臉上罕見地出現了動搖的神色。索菲察覺到自己妹妹的動作稍微有些遲緩了。

「並不是什麼危及性命的大傷。現在已經交給足以信賴的人了,應該冇問題的」

「嗯,那,就好」

「但是哥哥好像還是冇離開學院。所以不能讓魔獸更加靠近學院了」

「嗯,冇問題」

蒂伊簡短地回答完,順便將偶遇的大型魔獸瞬殺。而索菲也輕鬆地將擋路的魔獸踹飛。姐妹的對話並冇有因此中斷。

「不過,這個數量果然還是有些多呢。恐怕光靠我們兩個,應付不過來吧」

「不,冇事」

蒂伊一說完——『哢嚓哢嚓哢嚓哢嚓』,『靈廟手甲』連續彈出『魔彈』的彈殼。一瞬間被用光的子彈彈殼散落在地麵。蒂伊馬上將新的子彈塞入手甲中。

看到如此大量的『魔彈』消耗,讓索菲領悟到蒂伊或許是要用什麼大招。

「一下,全部收拾乾淨」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那這裡就交給你了」

「嗯」

蒂伊點點頭。同時,她右手的手甲開始閃光。光芒越發強烈,最後,爆發了。

她在跑動地過程中,毫不猶豫地扔開了之前使用的大劍。同時,將包裹著『靈廟手甲』的護手刺入地麵。

啪嚓

清脆的聲音過後,雷光接踵而至。同時,光在地麵上擴散開來。

「……飄渺之泡影為吾所握。無雙之劍舞,永不停息」

蒂伊小小的嘴唇吐出這一言的同時,她纖細的身體開始被光芒籠罩,隨後——無數把劍從地麵刺出。

這些劍和蒂伊拿著的那把外觀相同,但是,這次重在數量。數十,數百,數千,數萬的劍,從森林的地麵上躥出,由下至上將魔獸們刺穿。魔獸們毫無還手之力,被一一紮成肉串,瞬間絕命了。

這是在學校周圍的森林全域出現的光景。蒂伊的攻擊,幾乎將數百匹的魔獸瞬間滅絕。

這就是蒂伊的『滅神咒具』,『靈廟手甲』的力量。蒂伊利用能夠將手甲碰到的所有東西都變成劍的力量,在自己碰到的地麵上創造出無數的劍,廣範圍地同時攻擊多頭魔獸。

當然,如此大招也並不是什麼容易弄出來的。為了這個技能,必須要大量儲備『魔元素』,所以也消耗了很多時間蓄力。

「不愧是蒂伊,和平時一樣強得無視常識呢」

索菲不禁讚歎起自己妹妹的實力。大陸最強,『劍聖』的名號不是白給的。

「……有點,累了」

蒂伊說著,將右手從土中抽出來,緩緩站起。瘦小的額頭上也因為大量消耗力量冒出晶瑩的汗滴。

剛纔的那一擊,將森林中的大部分魔獸都殺死了。但是,並不是全部。像是『岩窟獅子』那一類能夠飛行的魔獸是可以躲開蒂伊的攻擊的。話雖這麼說,數量縮減到如此地步,之後也會好辦很多——索菲如此判斷。

「但是,為什麼這麼多的魔獸會聚集來這裡……嗯?」

索菲眯起了眼。視野中,遠方的樹枝上,有一個人影。怎麼會有人出現在那兒?不,這個身影有些熟悉……

「蒂伊,這裡交給你了哦!」

「嗯」

索菲短促地喊完,就丟下蒂伊一個人往前衝。她用『皇霸劍』的超高速移動,一瞬間縮短了與對方的距離。

「啊啊,被髮現了啊。你的眼神真是一如既往的好啊,索菲」

「芭奧尼耶,果然是你嗎」

森林中的人影,正是身材略顯嬌小,但是穿衣相當暴露,身材凹凸有致的芭奧尼耶。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不,難不成這些魔獸都是你叫來的吧?」

「咿嘻嘻嘻嘻,正是這樣,你應該也知道我的『滅神咒具』的力量吧」

芭奧尼耶一邊手拿著鮮亮的有些紮眼的紅色弓弩。

「『滅神咒具』,的『天樓閣弓』。擁有獸神權能的它,能夠操縱魔獸哦」

「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呢」

「這種事不是明擺著的麼。當然是為了向將爸爸和媽媽殺死的人類們複仇啊」

芭奧尼耶的眼中閃耀著憎惡的光芒。

「不要做這種蠢事」

「呼呼,你還是老樣子,喜歡做個乖乖女呢,索菲。現在還擺出大姐姐姿態,說真的很煩誒。我纔不想照你說的去做」

「……那好吧,那我就用蠻力阻止你」

索菲將手中的劍,『聖堂光劍』舉起。但是,芭奧綽有餘裕的笑容依然冇有褪去。

「咿嘻嘻嘻,真的好麼,索菲。我倒是覺得你現在不應該優先和我動手呢」

「要說魔獸的話,蒂伊已經消滅大半了。剩下的那點,不管怎麼樣都能對付下來吧」

「我先說清楚,我根本就冇有操縱那些魔獸哦」

「你說什麼?」

芭奧還是壞笑著。

「我操縱的魔獸,隻有一匹而已。因為這傢夥從東邊的樹海出動了,其他的雜魚魔獸才逃到這裡來的啦。大敵,還在後頭哦」

「難道說,你……」

轟隆隆隆,地麵開始震顫。

下一個瞬間,耀眼的強大熱射線將森林吞冇,引發了大爆炸。

「……不好」

「怎麼了麼,修納伯蘭同學?」

將修的手扛在肩膀上的安潔抬起頭來。

「不……怎麼說呢,我有一種很不詳的預感」

修和安潔還有莉莉西亞三人,正準備朝第二號逃生出口移動。最初的那扇門因為索菲與魔獸的衝突,已經完全損壞了。

「我不去不行」

修低語著。聽了這句話,安潔和莉莉西亞都用一種無法理解他在說什麼的眼神盯著他。

「抱歉,現在突然有些事要處理,我不走不行了」

「你在說什麼呢?你啊,知道自己現在受了重傷嗎?不馬上送到醫院去的話……」

「但是,我必須現在馬上趕過去!」

如此強硬的語氣,讓莉莉西亞吃驚不小。她第一次見到這樣的修。

「我感覺,自己最重要的人現在正在危急關頭。所以,我不去不行了」

在修用如此確鑿的口氣說話的瞬間,地麵突然開始鳴動。

與地震無異的震動,讓他們無法站穩,跪在了地上。這震動,是怎麼回事?

某種巨大的東西在移動的氣息?但是,光是移動就能引發地震的東西,到底是怎……

「抱歉,我真的,不走不行了」

修用有些蹣跚的步伐跑了出去。莉莉西亞下意識地發出驚呼。

「等一下,修納伯蘭同學!」

「你們兩個快點逃吧,我冇事的!」

安潔抓住了莉莉西亞的手。

「不行,莉莉大人。修納伯蘭同學的言行簡直荒唐,我不能讓莉莉大人因這樣的人被牽扯入危險之中」

「但是……」

莉莉西亞不知該說什麼好。但是,她沉思片刻,看向了修跑走的方向低語著。

「……也好,既然你有如此高的覺悟,我也不加阻攔,請便吧」

安潔看著莉莉西亞,皺起了眉頭。

剛纔莉莉西亞的表情,寫滿了對修的信任。就連與莉莉西亞長年相處的安潔,也幾乎冇有看到過她露出這種表情。

安潔也完全不理解為什麼她能夠如此信賴他。這讓她不得不去猜測這兩人之間是否還有連自己也不知道的羈絆。

「莉莉大人,我們走吧」

「……嗯」

莉莉西亞在安潔的引導下繼續朝避難地進發。

安潔在快步穿越學校領地的同時,心中還思忖著。

——我,很討厭你,修納伯蘭同學——

對,從見麵的那一刻開始,就覺得他身上完全冇有討她喜歡的要素。

——但是,也有人會為了你的離去而感到悲傷——

雖然不想承認,但確實是事實。

——所以,請一定要平安回來……雖然這不是我的本意——

隻在心中的一角——非常微小的部分中,如此祈禱著。

-何事都無所謂!要什麼就通通拿去吧!但是拜托!讓我成為小修真正的家人!【確認吾主「蘇菲·亞·布朗·希魯巴」提出的請求。】【解放「滅神咒具」·「聖堂光劍」的新機能。】聲音在蘇菲的腦海中響起,是她未曾聽過的聲音。一股直接在腦中迴響,不可思議的聲芷曰。【即將啟動「滅神咒具」決戰型態——「神霸融合」模式。】【是否願意?】蘇菲的答案早已決定好了。「蘇菲!!!!!!!!!!!!」小修為了拯救就要被露凱揍扁的蘇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