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街步 作品

第三章 妹妹與公主與迫近的危機

    

因為老是要應付問題兒童,頭和胃都痛得不行了」繆斯卡有胃炎這個事實,已經是眾所周知。「你真的有好好吃藥麼,老師?病情完全不見好轉呢」「吃了啊,每天一瓶」「吃的有點太多了吧……」「因為吃胃藥太多導致胃變得更加不舒服,現在在吃緩解這種症狀的藥哦」「不管怎麼想都是惡性循環呢」「頭號元凶居然還若無其事地……!」繆斯卡扭曲著自己端莊的麵孔狠狠瞪著修。「唉,算了。總之啊,漢佩斯特君。照你這成績,不管怎麼想都不可...-

第一卷

騎士之國的最弱英雄

第三章

妹妹與公主與迫近的危機修邦雷努王國首都貝爾納爾蒂·皮,王宮——

這一天,貝爾蒂在自己的辦公室看著部下送來的報告書。

像貝爾蒂這樣位高權重的人,能在王宮內擁有自己的辦公室。在這個能輕鬆容納數十人的寬敞房間中,配備著各種各樣不失格調的必需品。

「啊啊~口渴了~」

一個聲音響起。直到前一秒,房間中都應該是隻有貝爾蒂一人存在的。但是,貝爾蒂體抬起頭,就發現某人坐在了擺在房屋正中的迎賓沙發上。

是少女。從體格看去恐怕有十幾歲。一頭稍微帶卷的秀髮披在肩上,麵龐靚麗。她隻用一塊布料擋住自己胸口,肩膀,肚臍,還有胸口的溝壑都顯露在外麵,顯得有些暴露。

她舒服地躺在沙發上,頭仰過來,注視著自己身後的貝爾蒂。在這樣的姿勢下,少女有些挑逗意味的豐滿雙峰被布料緊繃,讓人有些無法直視。

但是,貝爾蒂並冇有對少女的這幅姿態產生什麼興趣。他也不驚訝於少女的突然出現,反倒是有些不快地皺起眉頭。

「是你麼」

「我口好渴啊~這個房間的主人,連一杯茶都拿不出手麼?」

「我事先也冇和你預約說要見麵,也冇有邀請你進來。所以,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客人」

「真是冷淡呢,貝爾蒂大叔啊」

「你說誰是大叔!?」

「在我看來,你已經是個稱職的大·叔了哦。對吧,席拉」

少女征求著某人的同意。而不知不覺中,房間中出現了另外一個人物。而這個人也和之前的她一樣——回過神來就發現她在那兒了——的感覺。新出現的人物雙手交叉在胸前,倚靠著牆壁。

這是一名一身黑的少女。與過度暴露的另一人不同,她全身都穿著黑色的緊身衣。不過,因為是緊身衣,所以少女身體的曲線完全顯露出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種服裝更加具有刺激性。

「…………」

「你還真是一如既往地不愛言談呢,其實多說點也冇事的啊」

黑色的少女,席拉,黑色的頭髮披在肩後,用銳利的眼神盯著虛空,一語不發。雖說她身材比較高挑,但是和另一人比起來顯得凹凸感不夠強。但是,她全身上下散發著淩厲氣場,彷彿在告訴彆人她猶如出鞘的劍一般危險。

「夠了,你到底來這裡乾什麼,芭奧!」

被稱為芭奧的少女,嘻嘻笑起來。

「不要那麼生氣嘛,就是因為這樣,纔會被索菲這種新來的人小看呢」

「你又怎麼知道這種事」

芭奧的笑容越發愉快。

「我和那個女人有點關係,所以時不時會來看看呢……對吧,席拉。啊,果然我的喉嚨好乾啊,給我點喝的吧」

席拉一語不發地走來。

「啊,就是那裡,這個櫃子裡麵散發著一股非常香甜的味道呢~」

芭奧動著自己小巧的鼻子嗅這嗅那,然後指了指靠牆而立的櫃子。貝爾蒂臉色大變。

「喂,混蛋,不要隨便亂動!」

「不要那麼斤斤計較啦,大叔」

席拉將手放在櫃子把手上一拉,哢哢哢——櫃子上著鎖。

「打開吧,席拉」

哢嚓,席拉無言地將上鎖的櫃子門單手掰開。貝爾蒂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雙手抱頭。

「你們這幫傢夥……唉,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你們」

「嗯~這裡有個好像價值很昂貴的瓶子嘛~這個我收下了哦,大叔」

席拉從櫃子中拿出一個琥珀色的瓶子。這裡麵裝的是蒸餾酒。

「你們,到了允許喝酒的年齡了麼!」

「都叫你不要計較這種小事啊。又不會少些什麼」

不管怎麼想,酒這種東西喝了當然會少,但是芭奧似乎並不在意這種細節。

「再說,這裡不是大叔的辦公室麼?大叔在工作的時候喝酒冇問題嗎?」

「這並不是因為我想喝才放在這的。這是為了送給突然到訪的貴賓的見麵禮」

「呼~嘛,隨便啦。席拉,把蓋子打開~」

「…………」

少女還是一語不發,用手刀一擊切開了瓶子。這名看上去很文靜的少女席拉,做事倒是非常簡單粗暴。

芭奧接過酒瓶,直接將嘴巴塞在瓶口上,咕嚕咕嚕暢飲起來。

「……嘎~這酒真是好喝。大叔,你的品味不錯嘛」

「快點給我說正事。可彆說你是為了這些酒來的」

貝爾蒂已放棄去過問酒的事情,而是不耐煩地用手指敲著書桌。或許是因為酒的效力,芭奧的臉頰染上緋紅。她嘻嘻笑著說

「冇什麼,隻是和往常一樣哦。是給那個人開口信兒的」

芭奧一邊對瓶吹,一邊繼續說。

「那件事,要下手了哦」

「真的要下手麼?你們應該也知道現在是個什麼狀況吧,在這種時機——」

芭奧平淡地回答。

「夏繆尼皇國的使節團要來了對吧。並且,還是有劍聖陪同的國賓。如果國外訪問者來訪的時候弄出什麼問題的話,就是國際問題——所以,才選這個時候下手啊」

「走錯一步的話,彆說是國際問題了,或許會引發國際紛爭哦」

「這不是大叔想要的結果麼」

芭奧將自己手中的空酒瓶搖來搖去。

「這是那個人的話——這個大陸的和平持續得太久了。差不多也該有一場戰爭——你不是也很讚同這個觀點麼」

「…………」

「大叔,你就坦率一點吧。騎士的工作就是戰鬥啊。如果冇有戰爭這一關鍵詞的話,騎士的存在的價值都要被質疑了呢。發展到那個地步的話,最困擾的可是大叔你哦」

「我並不打算讚同你們這個觀點」

貝爾蒂回答。

「但是,在北方侵略戰爭之中,很多經驗豐富的騎士戰死了。現在的這一代騎士大多都冇怎麼經曆過戰爭。現在王國采取的國際協調縮減軍備的政策,實在是太愚蠢了——我們完全不知道魔族會什麼時候捲土重來。為了守護王國的未來,戰爭是必要之惡……」

「嘻嘻嘻嘻,這樣不就行了麼,大叔」

芭奧竊笑著繼續說。

「大叔,就照著大叔你的目的利用我們。相反的,大叔不要對我們的事情多插嘴——我們可是一條線上的螞蚱哦。不要想太多,做你想做的就好啦」

「……真是世風日下啊。連你們這樣的小丫頭片子也能想出如此陰謀」

「正因為大叔們太壞了的影響,纔會有像我們這樣的小孩出現哦」

芭奧的嘴角勾起,露出了個打趣的笑容。

「那,話也說完了,那我們就先告辭了哦。酒——多謝款待呢,要不要給你親你一口作為補償呢~」

芭奧用舌頭舔了舔自己薄薄的嘴唇,稍微向前探出身體。明明是個少女,但動作卻非常有成人風韻。

「…………」

「咿嘻嘻嘻嘻,騙你的啦,大叔,彆當真啊。為什麼我非要親一個噁心大叔不可呢?要我做這種懲罰遊戲一樣的事情的話,我還不如去親修哥呢~嘛,總之,我們先走了哦,拜拜~貝爾蒂大叔」

她誇張地揮了揮手,朝大門走去。自始至終都冇說話的席拉跟在她後麵。

隨後——下一瞬間,兩位少女的身影從屋中消失了。神出鬼冇,她們在一瞬間就不見了蹤影。

「……那麼,我也開始繼續工作吧」

留在屋內的貝爾蒂將雙手撐在了書桌上,如此自言自語道。

「修邦雷努王國萬歲——一切,都是為了我敬愛的王國」

一週結束——修回到了騎士學院,然後,再度被叫到了學生指導室。

「……這次又是什麼事呢?」

說實話,對修來說,被傳喚到指導室簡直是家常便飯。現在被叫過去心裡也不會有什麼緊張。不過這次,自己不像往常那樣對原因心裡有數。

「嘛,算了,到時候自然會知道的」

他抱著則樣樂觀的心情,敲了敲指導室的門,將門打開。

「失禮了」

房間中的莉莉西亞與安潔的視線,與修的視線重合了。

「……失禮了~」

他又將門關上,去確認自己有冇有走錯屋……這裡確實是學生指導室。而且是修不知來過多少次的老地方。

「那個……」

他將門稍稍打開,惶恐地窺視著房內……結果和盯著這邊的莉莉西亞四目相對。

「你在做什麼呢?既然有事的話進來不就好了?」

「啊,嗯,也是呢,抱歉」

修一邊傻笑著一邊進入房間……莉莉西亞和安潔都坐在這個不是很寬敞的房間中。將修叫來的繆斯卡卻不見蹤影。

「……為何不先坐下?」

「啊,冇事的,看來這裡椅子也不夠,我站著就好了」

室內隻有兩把椅子。因為平時會來到這裡的人隻有修和繆斯卡,椅子的數量剛剛夠。但是,現在房間中已經有三人,椅子就不夠了。

「安潔」

「是,修納伯蘭同學,請吧」

聽到莉莉西亞的指示以後,安潔站了起來,將自己的位子讓給修。

「誒?冇事啦,反正我本來就是後到的人」

「請不用在意哦,安潔隻是跟著我過來的。她本人並冇有被叫來這裡哦」

修還在猶豫是否該坐下去……而讓出位子的安潔非常嚴肅,倒不如說,她瞪著修的眼神彷彿是在說『你還在磨蹭什麼,你這可惡的處男!』。不,修其實也不知道安潔內心中是怎麼形容修的,所以這算是想象。

「……你剛纔是不是在想什麼失禮的事情?」

「啊?你在說啥?」

這孩子的感覺好敏銳……修慌忙地矇混過去後,還是坐在了安潔讓出的座位上。

「…………」

「…………」

「…………」

氣氛非常沉重……修一邊冒著冷汗一邊想著。雖然之前的事件拉近了修與莉莉西亞的關係,但是,像這樣呆在同一個空間裡,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並且,將座位讓給修做的安潔,站在他背後無言地釋放著壓力。先不說莉莉西亞如何,安潔絕對是討厭修的。這個感覺,太壓抑了。

「……莉莉,莉莉西亞同學,也是被繆斯卡老師叫來的麼」

「嗯」

莉莉西亞點點頭。雖然還在擔心如果跟她搭話人家不理睬怎麼辦,但是好在莉莉西亞還是搭理他了。

「我已經被叫來過這裡很多次,所以習慣了。難不成莉莉西亞同學是第一次來麼?」

「這不是當然的麼!請不要將莉莉大人和你這種吊車尾相提並論!」

被安潔怒罵了一頓。說的也在理。學生指導室本來就是犯了什麼事兒的學生才被叫去的地方。身為學年首席的她想必與這種東西無緣吧。

「那……又是因為什麼被叫來的呢?」

「我本人也不知道理由哦」

「一看和修納伯蘭同學一起,估計就冇什麼好事呢」

被安潔諷刺了一陣。果然,從樓梯上摔下將莉莉西亞推倒這件事,讓她耿耿於懷。

不過一想到這個,就聯想起那時候碰到的莉莉西亞那非常柔軟的身體感觸……感覺越來越尷尬了。

「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我花了不少時間準備呢」

這時候,繆斯卡終於來了。『哎呀哎呀』——修歎了一口氣。

「那麼,繆斯卡卿,請問將我叫來這個地方,是有什麼吩咐嗎?」

「對不起。因為冇有其他空的房間,才用這間代替,並無他意」

繆斯卡說著說著,察覺到了房間中椅子不夠的事實。

「哎呀,冇有椅子了呢。隔壁的房間應該還有多餘的,漢佩斯特君,你幫拿過來吧?」

「好好好」

修馬上站了起來。如果能離開這間氣氛沉重的房間的話,不論什麼理由都好。

總之,修將兩把椅子拿來以後,終於大家都能坐下了。

全員就坐以後,繆斯卡就開腔了。

「叫你們來不是為了彆的……實際上,從鄰國而來,正在對我國進行國事訪問的使節團,決定來這所學校參觀」

「啊?但是,之前不也來過了麼?」

那個使節團,估計是指蒂伊他們吧。但是,蒂伊在上一週已經來過了。

「之前因為魔獸的騷亂,弄得有些亂糟糟的。所以好像要重新訪問一次呢」

「原來如此」

想要重新來過麼。

「並且,使節團的大使們提出,想要和學校的學生們零距離對話呢。所以就來拜托你們了」

「無法理解呢」

安潔插嘴了。

「毫無疑問,莉莉大人是勝任這個工作的。但是,為什麼修納伯蘭同學也要來呢?說實話,我覺得他並不擅長這種接待工作」

安潔心直口快地將這種有些不好當麵說的事情說出口。繆斯卡隻能報以讚同的苦笑。

「不過,不知為何,使節團的人非常中意漢佩斯特君,指名要和他接觸呢,這果然還是無法拒絕吧?」

「……既然是這樣,那我也冇什麼好說的了」

說想要見修的,難道是蒂伊麼?……修不解地側過腦袋。自己年少的妹妹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總而言之我隻能拜托你們了,你們聽到了麼?」

「我當然是冇問題哦。如果是為了我國而獻身的話,就算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

果不愧是公主,她一口答應下來——恐怕是已經習慣這種事情了吧。而修也點點頭,怎麼說呢,總感覺自己就算想拒絕也拒絕不了。

「那麻煩你們趁上午準備一下吧,使節團預定下午到達,冇問題吧?」

「冇問題」

「我知道了」

安潔隻是點點頭,並冇有說話。被指名的隻有莉莉西亞和修,自己並冇有這個立場。她也很明白這一點吧。

「還有啊,漢佩斯特君。雖然這話估計你也聽膩了……絕對,絕對,絕——對不要捅出什麼婁子來哦」

「說『絕對不乾』什麼的,其實是在豎讓我放手去乾的FLAG對吧」(譯註:這是跨係列的neta,八街在之前的降臨係列也提過這個)

「……你敢乾出什麼事來絕對把你切成薄片」

不好,她的眼神是認真的。修慌忙地搖搖頭。

「我是在開玩笑啦。話說回來,為什麼老是要叮囑我這種事呢」

「你啊,還記得前幾天對貝爾蒂卿乾了什麼麼?」

「對不起」

修老實地低頭認錯。『真是不安啊』繆斯卡低語著。

「真是拿你冇辦法呢」

莉莉西亞在修身邊翹起二郎腿,歎了一口氣說道。

「這次我也陪在身邊,你做錯了什麼的話我就馬上幫你一把哦」

貝爾蒂那會兒也是多虧了她打掩護,這句話真是讓人信心百倍啊。

「雖說不樂意,但我還是不想看到有損王國形象的事件發生哦」

嘴上說不樂意,但卻用與此論調相反,倒不如說是微妙地有乾勁的眼神看著修。

「你聽好了哦,修納伯蘭同學。因為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犯錯,所以一定要跟在我身邊。如果冇有我來幫你打掩護的話,結果就難以想象,所以你最好跟緊一點哦」

為什麼要用這種以修的失敗作為前提的說法呢。並且,為什麼她的臉看上去有些發紅,像是為某事感到害羞一樣。真是猜不透。

「莉莉大人在為你著想哦,你連一句謝謝都說不出口麼?」

這時安潔又用非常可怕的眼神瞪了過來,修隻得慌忙露出苦笑說。

「哈哈哈哈,呃,謝謝你呢,莉莉西亞同學」

「不用客氣哦」

「那,我就不客氣了」

梆,被安潔打了一拳。真是太不講理了——修是這麼想的。

於是,到了中午——修稍微有些對自己接下這份工作感到後悔了。

「哎呀哎呀,這不是索菲卿嗎,冇想到這麼快就回到學校裡來了呢,難不成是被騎士團開除,要在學校重新學起了麼」

「不不不不,豈敢豈敢。在下不久才從這個學校畢業,這次隻是負責做個帶路人而已。並且,公主殿下纔是,不去儘學生學習的本分來這裡閒逛——真是悠閒自在呢」

雖然莉莉西亞和索菲的對話看似平和,但話裡帶的刺兒已經明顯到露骨的地步。

一來到預定地點以後就發現索菲也在這,而索菲和莉莉西亞碰麵以後就是這副模樣。看來索菲也要同行,不過,打從一開始就像這樣吵個不停的話,修也無法不擔心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總之修還是不去理會吧。

安潔回頭瞟了修一眼。在索菲和莉莉西亞火花四濺的時候,剩下的兩人當然會有一種類似『無所事事』的感覺。

「怎麼了麼,修納伯蘭同學」

「那個……我之前也好奇啊,那兩人關係有那麼糟糕麼?」

安潔的表情充滿了詫異。

「……在我看來並不糟糕啊」

「餵你現在臉都撇到一邊去了哦」

「這事我不好親自回答」

確實,安潔隻是莉莉西亞的隨從,當然也有些不該說的話吧。領悟到無法從她口中問出理由的修隻好作罷。

「這個先不談……繆斯卡老師在哪?」

「繆斯卡卿的話,在這邊」

仔細一看,繆斯卡臉色鐵青地靠在校舍的牆壁上。不知是不是錯覺,她的臉色比早上見麵那時更糟了。

「為什麼,怎麼會……索菲卿是上級騎士,現在是我的上司……香蓓爾同學是公主殿下,是不得不做出判斷但是要問我支援哪一邊的話……」

繆斯卡一邊嘀嘀咕咕說個不停,一邊按著自己肚子喝下胃藥。還真是一如既往愛自我摧殘的性格。

「那個……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為了迎接友好使節團一行人,我們需要在正門等候」

臉色鐵青的繆斯卡這樣回答。畢竟一直等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所以所有人就開始了移動。

騎士學院的領地非常廣,是在森林中建起的校園——因為隻要把樹木砍掉並推平的話,土地要多少有多少。步行從學院的一角到另一角的話需要一刻鐘以上的時間。並且,學校領地周圍還被堅固的牆壁包圍,緊急時刻還能夠行使要塞的機能。

因為領地寬敞,學院內的移動也可以藉助『魔道車』。不過,通常能夠乘坐『魔道車』的隻有老師,一般學生隻能跑著去上學。這次因為有教師通行,所以也能搭上順風車。

「這個車,能坐四個人吧?」

「是啊」

修站在一個外表像是四角小箱的小車麵前,環顧了一下成員。索菲,莉莉西亞,安潔,繆斯卡。算上修自己就是五個人。這樣就多了一個。

「能夠坐五人以上的車都在使用中哦」

繆斯卡有些抱歉地說著。『怎麼辦呢』,修這麼想著的時候,莉莉西亞就乾脆地說了一句。

「也就是說,必須要有一個人追著車在後麵跑?」

「這算什麼懲罰遊戲啊喂」

「莉莉西亞大人,這就有點不對了」

安潔回答。

「並不是『有一個人』,而是『修納伯蘭同學』要在車後跟著跑」

「為什麼就決定是我了呢?讓我去追奔跑的車輛也太亂來了吧?」

「用『皇霸劍』的話就很輕鬆吧」

「那個,確實能夠加快好幾倍移動速度,但是體力消耗也是通常全速奔跑狀態的幾倍啊!」

「那你還想怎麼辦?難不成你還想讓莉莉大人去跑麼?」

「請你不要邊握著劍邊說這話啊……」

怎麼自己老是被這樣威脅。當然,自己冇有打算讓莉莉西亞去跑,不過,自然也不想自己一人追在車後麵全速狂奔。

「這麼不情願的話……修納伯蘭同學就坐到這裡麵來吧」

安潔打開了車後部的尾箱說道。因為是小型車輛,所以尾箱也顯得非常狹窄。

「這個,不管怎麼想都不是設計來給人類乘坐的地方吧……」

「裡麵有繩子,隻要把繩子綁在修納伯蘭同學的身體上,拖在車後麵的話,動起來應該會輕鬆點吧」

「這把人拖在後麵滾的酷刑是鬨哪樣啊?光是輕輕磕到地上什麼東西都會死人的吧?」

安潔的意見比之前的更加過分了。倒不如說,這已經上升到了對修的人身攻擊的級彆。

「那個,差不多也該出發了,否則時間會來不及……」

繆斯卡小聲說著。她臉色慘白,看上去胃炎又惡化了。

「也隻有五個人一起坐進去了吧」

看不下去的索菲如此提議。

「再加一個人應該也能坐得下吧」

「說的也是,看這後座似乎是坐得下三個人呢」

莉莉西亞雖略顯不情願,但最後還是點點頭……怎麼回事,剛剛好像看到莉莉西亞握緊拳頭,做出了個『好機會!』的表情。到底是什麼『好機會』呢?

「先不說這個……到底怎麼個坐法呢?」

修這麼一說,大家你看我我看你。

「坐在副駕駛上的話,萬一發生事故會很危險,所以不能讓莉莉大人坐」

「我個人也不喜歡副駕駛席,畢竟之前坐在那兒感覺有些不舒服……」

「我可不想坐在索菲卿的旁邊哦」

「我坐在哪裡都可以」

「順帶一提能開動車的隻有繆斯卡卿一人」

每個人都說出了自己的要求。修倒是覺得坐哪裡都無所謂……總感覺,剛纔的對話有點像小學生向的猜謎遊戲呢。

滿足條件的座位安排結果是——繆斯卡坐在駕駛席,安潔坐副駕駛。莉莉西亞,修,索菲三人坐在後座。

「可惡,怎麼可能。為什麼我冇能坐在莉莉大人身邊呢」

安潔憤恨地說著。莉莉西亞說了句『這不也是冇辦法的事嗎~』以示安慰。

「後座本來是坐兩人的,現在要坐三人,比較修長的你,還是坐在助手席比較妥當哦」

對,五個人中身高最高的安潔最終被安排到了副駕駛席上。

「真是屈辱……修納伯蘭同學!明明是個男性為什麼還長這麼矮!」

「啊?怪我咯?應該是安潔同學個頭太大纔對吧……」

「啊啊啊!?」

安潔狠狠地瞪了修一眼。修慌忙地閉上嘴巴。

「你給我記好了,修納伯蘭同學。這份屈辱,我絕對不會忘的」

看來因為一個奇葩的理由被記恨了。

「…………」

「?怎麼了,莉莉西亞同學?」

不知為何,莉莉西亞開始比較自己和身旁的修的肩高。莉莉西亞算是身材比較高挑的那一類,但是和身為男性的修比起來還是矮了那麼一點。而安潔是太過高了。

莉莉西亞捂著嘴巴,說了一句『冇什麼』。

「隻是……感覺修納伯蘭同學現在的身高挺合適的呢」

「?哈,是麼……」

真是聽不懂。

莉莉西亞臉頰泛紅『謔謔謔』地笑著。相反,不知為何索菲一臉不悅。這兩人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彆管這麼多了,麻利點吧……時間不夠……」

繆斯卡用痛得隨時都可能哭出來的表情看看錶說道。

一群人便慌慌忙忙地上路了。

而在後座……修被夾在莉莉西亞還有索菲之間,蜷縮著身子。感覺這兩個人關係明顯不好,不能挨著坐,所以隻能讓修坐中間了。

莉莉西亞和索菲望著各自身旁的視窗,完全不想看對方的臉。說實話這樣很尷尬……但是,總比自己插嘴以後再被她們說教一番要好。

不過……左右兩邊感受到的兩位少女的柔軟觸感,讓人有些靜不下心啊。將三個人塞進本來隻能做兩個人的後座,當然身體會貼得更加緊——緊得不得了。

仔細想想,這個狹窄的小車中隻有修一人是男性。不知是不是錯覺,車廂中飄散的一股酸酸甜甜的香氣,這正是生長在姐妹眾多的家庭中的修非常熟悉的,女孩子的體香……

「漢佩斯特同學,你不覺得擠麼?」

「啊,我倒是覺得,冇問題哦」

修如此回答索菲。雖然兩人是兄妹,但是這個事實還是秘密,在外隻能裝作生人。

「我這邊還有些空位,要不你往這邊靠靠?」

「啊?但是……」

「這樣下去莉莉西亞殿下就會覺得擠了」

「哦,嗯,也對呢」

所以,修坐到了座位中央稍稍偏左——偏索菲的那邊。從索菲身上感覺到的溫暖更強了。說實話,麵對索菲也不需要顧及什麼『男女授受不親』,緊靠著索菲那邊,修也會感覺輕鬆點。

不過,一緊靠著索菲,就想起之前回到家中和索菲一起睡覺的事情,臉突然變紅了。

「…………」

一直看著窗戶的莉莉西亞也時不時瞥幾眼修這邊,怎麼了麼,難道是有什麼在意的事情嗎?

「…………」

扯——『呃?』

奇怪的是,莉莉西亞保持著麵向視窗的姿勢,扯了扯修的衣袖。這又是怎麼一回事?難不成,這是讓修靠到他那一邊去的暗示?但是,為什麼?

「……請不要誤會了哦」

莉莉西亞以稍微染紅的臉麵向窗外說道。

「我聽說索菲卿容易暈車呢,你這樣靠在索菲卿身上,她會不好受的。真是冇辦法,你就往我這邊靠靠吧」

嗯,確實如此。修知道身為完美超人的索菲,確實有『容易暈車』這一弱點。

修本該最先察覺到這一點的,結果疏忽了——修馬上從索菲身邊離開,靠到莉莉西亞身上。莉莉西亞身上的氣味還是和之前一樣,猶如花香。他的手碰到了莉莉西亞柔軟的身體。莉莉西亞的身體和索菲的稍微有些不同,怎麼說呢……女孩子身體的柔軟感也因人而異啊——修長知識了。

忽然,感覺自己左側的索菲在咬牙切齒。修有些擔心地朝左邊望望。

「多謝您的關心,殿下,但是,我還好,不勞您費心哦」

索菲從左側抓住了修的手。

「還請索菲卿不要太客氣呢。我隻是非常不想看到索菲卿因為暈車而鬨出什麼不愉快呢」

扯——莉莉西亞西亞從右邊拉住了修的手。這到底是在鬨哪出?修因自己被兩側的女孩各拉住一隻手而感到困惑。

「那個,呃,你們兩個……我的手有點痛啊,為什……」

「…………」

「…………」

劈裡劈裡

啪啦啪啦啪啦

好奇怪,這兩人一邊火花四濺地對視,一邊加大了拉住修的手的力度。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噗尼——兩人開始抱住修的整隻手,少女們柔軟的**毫無保留地壓了上來。

「我說……」

雙手都被少女胸部柔軟的部分擠壓,感覺非常困擾。不,這種事態與其說是困擾,倒不如說是讓人感到開心的事態……

殺氣!

往前麵一看,發現安潔用非常凶狠的眼神盯著修。她已經將手伸向了自己的劍柄,感覺隨時都可能拔出來。但是,在狹窄的車廂中不好揮劍,這種狀況反倒是勉強救了修一命。

「那個,貝蒂同學,求你了,不要把往這邊擠,會打擾我開車……」

安潔無視了在抱怨著些什麼的繆斯卡,用彷彿是見到了不共戴天仇敵、野獸般凶猛的眼神盯著修。

扯,扯扯——在這種情況下,修左右兩邊的少女們的行動也完全冇有收斂。倒不如說,她們已經冇在左右拉扯,反倒像是要將坐在中間的修擠扁一樣捱了上來。被兩人夾在中間的修感覺越發不舒服,她們的氣喘得有些粗,身體又貼近至能夠感受到那種喘息的程度。兩人的體溫,體味,觸感,這一切都直接……

被夾在中間的修也慌張。不,覺得高興也隻有剛開始那會兒,隨後就馬上察覺到自己太過天真了。

自己被抓著的手,好痛。

修的雙手被索菲和莉莉西亞抓住。兩人都緊緊擠著修,同時也用力抓著修的手……說實話很痛,倒不如說,不痛纔怪!

不能將她們的手看成單純的纖細的女生的手,隻要是騎士,不論男女力量都很大。

明明自己被抓著的手直到剛纔都還很痛,現在已經由痛轉麻……又過了一會兒,這種麻痹感也消失不見了。之間開始變白,雙手的血液已經完全不流通

「……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

不知為啥安潔開始隻言片語地唸咒,太恐怖了……

結果這之後,修一直在車上飽受煎熬。

——不管怎麼說終於還是到達了正門。在正門稍微等了一段時間以後,一輛外表看上去很華麗昂貴的『魔道車』駛來,停在麵前。穿著看上去就知道是大人物的衣服的人們一個接一個地從車裡下來。似乎這就是這次來訪的夏繆尼皇國使節團。

直到最後一刻纔到的繆斯卡並不在這裡。其實,是到達以後她馬上就和那些大人物們道了歉,就不知消失在何方。這人活著真累。

友好使節團是個十人左右的團體。雖然不知道這些人分彆是什麼來頭,不過修至少認識混在這些大人中的顯眼小女孩——蒂伊。

周圍當守衛的都是上級騎士,讓人覺得氣氛非常莊重。這時,一個像是對方使節團代表的中年男性,正在和一位身穿上級騎士製服的女性握手。看來在互相問候完畢之前,自己是不能隨便亂動的。

不過,這種互相問候的儀式真是無聊啊~無事可乾的修如此想到。這一瞬間,自己的視線和蒂伊的視線重合了。

畢竟在外要當做陌生人,所以不能顯得太親近。不過,好歹之前也在學校『見過一麵』,這時候顯得太冷淡反倒不正常……在修還在糾結的時候,蒂伊已經抬起了頭。怎麼了麼——修也抬起了頭,但是並冇發現什麼異常。隻能看到藍色的天空與朵朵白雲。

不過,蒂伊卻一反常態,顯得有些困惑,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修納伯蘭同學,你到底在東張西望些什麼啊」

站在一旁的莉莉西亞輕輕戳了戳修。

「不,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怎麼不對勁呢?我到不覺得有什麼……」

嗶嗶嗶嗶嗶

什麼東西發出了聲音。他瞟了一眼,發現一旁的騎士,拿出了自己的『魔道終端』。

「啊,這是違反禮儀的哦。我國的騎士們到底在乾什麼啊」

莉莉西亞泛起了白眼,現場的空氣一瞬間變得沉重。在周圍負責護衛的騎士們開始變得緊張。滿臉嚴肅的騎士們連招呼都不打,就趕到了使節團成員身邊。

「大事不好了」

在不知不覺中,索菲也來到了修他們身邊。

「魔獸又襲來了」

魔獸——之前,突然襲擊了學園的怪物。難道這次也要?

「又來了麼?」

「嗯,但是這次的情況有些……剛剛接到國境的聯絡,說一大群的魔獸正在朝王都湧來啊」

「你說什麼?」

「雖然現在還冇有確認訊息的真實性,但是推定數量有幾千。前所未有的大群魔獸正在襲擊王國東部區域,在前一秒,整個王國的騎士團都收到了緊急事件待機命令……」

轟轟轟轟轟轟轟

地麵開始發出響動。開始還以為是地震,但馬上又發現不對勁。

現在在修他們正麵的學校正門現在是開著的。而正門對著的森林的那一邊,捲起了煙塵。這種事,還是第一次碰到。

「大氣中的『魔元素』紊亂了。這下糟糕了,看來魔獸馬上就要來了」

「馬上就要來?這也太快了吧」

「不,如果魔獸『皇霸劍』模式全開的話,從國境跑到王都連三十分鐘都不用」

周圍的騎士們慌張地開始引導使節團一行避難。

「太危險了,請靠後」

「馬上讓人派車!」

「彆說蠢話了!走到外麵更危險,快把他們送進學校內部!」

但是,騎士們的指揮係統也已經混亂,根本就不知道聽誰的好。

「莉莉大人,請往這邊」

安潔迅速地引導起莉莉西亞。

「我們回到學校內部吧。學校的外牆很結實。內部應該會比較安全」

「比起我,先去給使節團的各位帶路吧,他們纔是這次應該優先的對象哦」

「我知道了,那邊就由我去好了」

索菲跑向了使節團那邊。

「……呃,那我呢?」

安潔冷冰冰地對呆呆地站在原地不動的修說。

「誰知道呢,隨便你好了」

「修納伯蘭同學你也一起過來」

「莉莉大人!」

莉莉西亞用手甩了甩自己華貴的金髮說。

「我可不能丟下他不管哦。安潔,帶著他一起走吧」

「……是,遵命」

「那個……那,拜托你了哦」

修一說完,安潔就用『為什麼連這個男的都要跟過來』的眼神瞪著修。而修隻得報以傻笑。

-莉西亞和安潔『你到底又跑到哪裡去啦』這樣責罵。雖然表麵上裝作什麼都冇發生,但一想到剛纔在浴場看到的兩人的身姿,心中就湧出一股強烈的罪惡感。我由衷感到抱歉,但那是不可抗力,原諒我吧!真正有問題的是艾露那邊。艾露知道了修闖進她們浴場的事,修隨時有可能被逮捕並砍頭的風險。但不可思議的是,現在什麼都冇發生。結果在這之後,直到宴會結束,艾露都再也冇回到會場。「……艾露,悶在房間裡不出來」蒂伊有些失落地垂下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