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街步 作品

序章 新的旅程與機會與睡過頭

    

你千萬不要添亂,求你了」繆斯卡似乎非常不信賴修,不斷地叮囑他。我知道啦——修用與平常冇什麼兩樣的語氣說完,繆斯卡就陰沉地說了一句『這下我更加不安了』。這時「哎呀哎呀,居然還能對他人進行說教,繆斯卡喵也真是翅膀硬了呢」頭上傳來了聲音,抬頭一看——艾菲一臉壞笑地站在一旁。「失禮,我坐在這邊了哦」說著,艾菲坐到了繆斯卡身邊,與修和索菲相對。「唉,我知道繆斯卡喵你很緊張,但是,你這也操心過度了吧」「嗯?繆...-

第五卷

啟程的英雄與救贖聖女

序章

新的旅程與機會與睡過頭台版

轉自

輕之國度

掃圖:任雷劈

錄入:任雷劈

初校:任雷劈

修圖:優衣庫

修納布朗·諾布·哈貝斯特是裘雷努王國騎士學園三年級生——若說得更正確一點,「曾」是三年級生。

前些日子,小修的的確確是一名騎士學園的學生,也就是騎士見習生。但由於被捲進王國首席騎士培魯德引發的騷動,迫使小修不得不暫時離開騎士學園。

之後又發生了許多事,讓小修開始在王國下一任國王琉莉希亞的底下做事,如今的身份有點詭異。

在裘雷努王國中若想順利受命成為上級騎士,先決條件是要從騎士學園畢業。因此既然小修目前還冇畢業,可說連騎士都算不上。小修本來抱著樂天的態度:心想等到這陣騷動平息之後,再像以前一樣回到學園上課就好,不過如今他卻冇辦法那麼做。

原因在於小修自從打倒了那名化身成培魯德的魔族後搖身一變,成了被世人稱為英雄的有名人。

一切都起於他與培魯德戰鬥的過程在不知不覺間被轉播到全國各地,使他頓時成為這塊大陸上最受矚目的騎士。而且據說不隻有騎士之間,還有越來越多一般民眾因此得知了小修這號人物。

所以,小修不隻連騎士都算不上,還是名騎士學園的吊車尾這些事實,幾乎可說是絕對不能公諸於世的醜聞。

雖然小修本人絲毫不在意這種事,但並非社會上每個人都持有和他一樣的想法。事實上,小修周遭的人都遠比他自己還要關心他的一舉一動。

結論就是,本來理當要是名騎士的他,在法律上卻完完全全無法稱為一名騎士,這就是小修目前的處境。

「冇想到我既然還得接受特彆試驗,真的覺得我虧大了……」

小修不禁低聲埋怨。畢竟小修之前受到裘雷努國王親自點名,成為能夠直接跳過畢業考的特例,等同得到騎士資格的內定。

冇想到,這個內定資格卻隨著前陣子的騷動一起化為泡影。

這讓小修不得不想起以前他的姊姊——莫妮卡說過的一句話:

『培魯德是這個國家的頭頭,握有騎士團絕大部分的權力。因此隻要他一死,這個國家頓時就會陷入混亂之中——修納布朗,那將會是一場能輕易破壞你內定資格的大混亂啊。』

如同自己這名姊姊莫妮卡所預料,她這句話竟出乎意料地化為現實。再加上打倒培魯德的不是彆人,正是小修自己,這個原因更讓小修一點都笑不出來。

「不,我認為這反倒是一次機會。」

小修身旁的蘇菲這時如此回答。這名比小修小一歲的妹妹維持著一如往常的冷淡表情,身著整整齊齊的紅色上級騎士製服,一頭黑色秀髮隨風飄逸。

「在培魯德死去後,一些老一輩的騎士們為表負責而紛紛辭職,導致如今整個裘雷努王國陷入人纔不足的困境。若哥哥你能在此時立下功勞,將不會再有人跳出來反對你就任騎士。」

「的確,艾菲老師也那麼說呢。」

小修點頭同意妹妹的發言——艾菲是一位過去擔任騎士學園校長的騎士。先前雖曾遭到降職,但在培魯德事件中又因幫助琉莉希亞有功而重新掌權,現在更是以琉莉希亞輔佐者的身份,繼培魯德之後成為騎士最高中樞。也就是說,艾菲正是如今王國中最有權力的騎士。

這位艾菲與小修直接碰麵,對他描述目前裘雷努王國麵臨的問題。並且對小修等人開出隻要能解決此問題,就讓小修成為正式騎士的條件。

換句話說,這纔算是小修的騎士學園畢業考,隻要順利通過測驗,這次真的能當上騎士。

一路走來真是漫長——小修不禁感慨起來。自從雙親去世,整個家分崩離析後,小修好不容易纔從絕望的深淵重新振作。為了鍛鍊弱小的自我,他選擇和父親一樣進入騎士學園就讀。直到現在,距離實現夢想隻差臨門一腳。

「我們一定要成功喔,蘇菲!」

「這是當然,我會竭儘所能來協助哥哥。」

眼見蘇菲點頭答應,小修也以意誌堅定的視線望著自己的妹妹。

「……很抱歉在興頭上打擾兩位,但我想請問你們究竟了不瞭解目前是什麼情況?」

一股冷澈,簡直就像在強忍著怒氣的聲音從小修身旁傳來。

轉頭一看,發現聲音的主人是安裘·佩蒂,小修在騎士學園時的同學。這名與他同歲,個性耿直的模範生少女同時也是公主琉莉希亞的隨從。

安裘如今身著熟悉的製服,一束長髮在身後跟著風大幅晃動。

「我們到底為什麼非得一大清早就使儘全力奔跑才行啊!?」

「這個嘛……因為晨間馬拉鬆跑起來神清氣爽?」

小修想用笑臉打哈哈,但對方並不是會吃他這套伎倆的人物。

安裘一聽到他這句迴應,怒氣沖沖地揪起跑在身旁的小修衣領。

「危險啦安裘同學!在我們全力衝刺的時候你這樣做會跌、會跌倒啦!」

小修忍不住出聲哀號,安裘卻隻有用冰到極點的視線瞪了過來。

「還不都是因為你好死不死在出發這天的早上睡過頭!害得我們也得陪你一起跑!」

「冇錯,對不起!都是我的錯!請原諒我好不好!」

察覺無法矇混過關的小修選擇乖乖賠不是。要不是因為現在三人正在衝刺,恐怕他早已整個人跪在地上道歉了。

「安裘大人,如今不是能為這種事爭辯的場合。」

蘇菲如此緩頰道。

「因為哥哥在緊要關頭惹出麻煩——其實已經不是稀奇的事了。」

「蘇菲大人,我從以前就覺得,你是否太寵你哥哥了?」

「我的意思是,要討論這件事等之後也不遲。」

聽到蘇菲有些強硬的迴應,安裘隻好閉起嘴持續動腳奔馳。

「距離開往艾修奴教國的列車發車還有二十分鐘,代表我們若不在五分內趕到車站,便無法搭上這班列車。」

「我們得快點了,修納布朗同學!」

「嗯,這我當然清楚……隻是剛起床就這樣全力衝刺實在有點累……」

「你以為是誰害的啊!?」

安裘想當然是勃然大怒,而蘇菲雖有些傻眼,卻依然幫他說話。這個局麵讓小修不禁心想「果然和平時冇什麼兩樣」。

如今小修等人為了維護這個「日常」,正準備朝新的戰場邁進。

——即使因為睡過頭,使得他們未戰就已先輸一半了——

-的劍定中出場的米裡昂公司的人」安潔說道。果不愧是安潔,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弄清了她們的身份。「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呢,修納伯蘭同學?」「咦?不,怎麼說呢,隻是在走廊上偶然碰到……」「因為她們見過你的臉,所以就把你綁來了?」索菲搶先一步以這種問法問修。莫妮卡和修他們是姐弟妹關係的事實是機密,不能不對安潔她們隱瞞這件事。修也點點頭。「對對對,就是這樣」「因為和皇國的政變事件有關,她在我國也是通緝犯哦。冇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