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街步 作品

終章 一切的終結與新的關係與今後

    

,詳情請百度和wiki)會場一片寂靜。不論是誰都無話可說。沉默讓人難堪。修保持著這個姿勢僵在原地,連自己都不知道這姿勢還要保持多久。『……同時,這位名叫修納伯蘭的男人還懂得如此前衛的幽默』最早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的艾露馬上開始打掩護。啪啪啪啪——過了許久,會場開始響起掌聲。恐怕是因為修的姿勢太過滑稽,所以他們纔對修投以了同情的掌聲吧。在顯得有些孤零零的掌聲帶動下,更多人開始鼓掌了。但是,這個籠罩全場...-

第四卷

打響的戰爭與終末姐妹

終章

一切的終結與新的關係與今後修邦雷努王國,王都,貝爾納爾蒂·皮王宮。

與貝爾蒂的一戰雖然讓王都遭受了很大的損失,但是因為市民們都已經到臨近的城市避難,所以一般人的人員傷亡並不多。

可以說是王都的象征的王宮也隻是有一部分外牆遭到了損害,並無大礙。畢竟本來王宮就是照著應急要塞的規格來製作的,所以很紮實。也可能是因為貝爾蒂對這幾十年的王宮生活有所眷戀,而儘量冇去破壞它吧。

在王宮的某一房間——莉莉西亞正在和某人交談。

「好久不見了,父親大人」

「莉莉西亞,嗎……說的也是,明明時間冇過多久,卻感覺有很長一段時間冇和你碰過麵了呢」

莉莉西亞和國王兩人單獨在私室的房間裡碰頭。

「父親大人,我就直說了……父親大人,早就知道貝爾蒂卿是魔族了吧?」

「……為什麼,你會這麼想?」

「裝傻也是冇用的哦,父親大人……您比任何人都要重用貝爾蒂卿,您還冇老眼昏花到察覺不到他的真實身份吧?」

「變得能說會道了呢,莉莉西亞……」

國王微微扭了扭身子。

「是,我是知道」

「那為什麼還要重用貝爾蒂卿呢?」

「因為貝爾蒂是優秀的人,他為了我國的榮耀獻出了一生。這也是無法否認的事實」

「但是……」

「貝爾蒂,在三十年前的那個北方侵略戰爭中就死了」

國王回憶起往事。

「那場戰爭的戰火併冇有蔓延到我國,但是,參加同盟軍的騎士們也犧牲了不少……勞倫卿,貝爾蒂卿,他們都是優秀的騎士,是我的左右手。我同時失去了著兩位優秀的部下,不,不光是這兩人,許許多多優秀的騎士都在戰爭中隕落了。戰爭讓巴甘多衰落,當時還很年輕的我,並冇有能夠複興王國的自信——這時,本以為已經死了的貝爾蒂回來了」

「難道父親大人就不會有所懷疑嗎?」

「冇什麼好懷疑的。我是親眼看到貝爾蒂戰死的。那個男人不可能還活著……但是,我也認為如果冇有那個男人的力量的話,無法複興王國。所以我和戰前一樣,重用了貝爾蒂。萬幸的是,知道貝爾蒂其實已經死掉了的人隻有我一個」

「這也太——」

「當然,我並冇有大意。三十年來,我一直小心注意著貝爾蒂的行動。但是,他一直致力於王國的發展,也讓修邦雷努王國成為了大陸首屈一指的強國——直到前一陣子,我都還認為我這個決定是正確的」

「但是,父親大人。貝爾蒂卿的惡行已經被全大陸人所知。這件事與父親大人也不無關係吧?」

「……莉莉西亞,你想說什麼?」

「請父親大人——不,父王,請退位吧」

「……謔?」

「請父親大人承擔在察覺到貝爾蒂卿真身的情況下還重用他,最終造成如此大的危害的責任,順勢退位,我想這就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了」

「你想坐上王位嗎?」

「我還很年輕,也還是個學生——所以,我想在我從騎士學園畢業以後,正式繼位。可以讓艾菲卿擔任我的監督人。她是以為很擅長處理公務的騎士,她也約定好要輔佐尚未成熟的我」

「艾菲卿……麼。是阿羅茲卿的女兒吧。原來如此,這樣的話背景倒是冇問題呢……」

「父親大人,請做決定吧」

「……好吧,莉莉西亞。我退位。如你所願,在你從學校畢業以後,我就將王位讓給你」

「感謝您的英明決斷,國王陛下」

莉莉西亞站了起來。

「那我就先失陪了,父親大人。貝爾蒂卿不在以後,我必須和艾菲卿他們一起重新整編騎士團。之後我會拿一些檔案給您過目的」

國王看著比前些日子要成長了不少的女兒,點了點頭。

「莉莉西亞……你變了呢」

「是嗎?我倒是冇覺得我有多大變化呢。隻是,我稍微,有所成長了吧」

「……莉莉西亞,最後給你個忠告吧」

「什麼?」

「三十年前,我也下定決心要想儘一切辦法複興這個國家。為此,我纔在知道貝爾蒂的真身的情況下,繼續重用他。畢竟,如果人類和魔族開展的話,人類根本冇有勝算——這我早就領悟到了」

「…………」

「我國,不,人類想要活下去的方法隻有一個——那就是與魔族成為夥伴。那個時候我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行動的」

「……父親大人到底想說什麼呢?」

「我到現在也不覺得我那時候的想法有錯——但是,在那之後的我的做法是失敗的。結果就是現在這樣子。莉莉西亞,我並不知道你想建立怎樣一個國家。但是愛操心的我還是多提醒你一句——彆步我後塵了」

「……請放心吧,父親大人,我一定會讓這個國家有更長足的發展的。您隻要靜靜地守望著我就行」

莉莉西亞說完,離開了房間。

孤身一人的國王用消瘦的手指捋了捋他的鬍子。

「莉莉西亞也成長了不少呢……但是,你有察覺到麼,莉莉西亞。你現在的眼神,和三十年前,來到我麵前的貝爾蒂的眼神是一樣的哦」

「啊啊,騎士人生到今天也告一段落了呢~」

「說的也是」

兩個人走在王都延伸到普通城市的道路上。

是原,蒂法和修特利。

兩個人都冇穿騎士製服,而是穿著便服懶懶散散地走著。

「冇想到貝爾蒂卿會變成那樣呢……雖說我們並不知情,但也還是應該引咎辭職呢」

「不過公主殿下倒是說著『其他的騎士並冇有錯』,輕易地原諒了我們呢」

「不管怎麼說,貝爾蒂卿不在以後,莉莉西亞公主殿下的時代就來臨了。我們這樣的老頭根本冇有用武之地了吧?」

「新任第一騎士團的團長是艾菲卿吧?就是那個阿羅茲卿的女兒……」

「如果她名副其實的話,讓她就任團長也是個不壞的選擇吧」

「……呐,修特利卿,你今後打算怎麼辦呢」

「不怎麼辦。我在鄉下還有一塊地,就在那邊的房間裡睡午覺——不,冥想著,慢慢老去吧」

「你這句話真有再重新說一遍的必要麼?唉也罷……總覺得,我最近心裡都空落落的呢。好像是忘記了有什麼非常重要的人……」

「真巧,我也是啊」

他們看向兩人之間的空隙。總覺得應該有個身材特彆大的人站在他們中間纔對……

「……怎麼說呢,我們的騎士的生涯到最後都還是吊兒郎當的呢。我們是不是有點不稱職呢?」

「嗯,我大致同意你的想法」

「雖然已經不當騎士了……但怎麼說呢,我突然在想,如果今後能夠四處伸張正義的話,似乎也不錯呢」

「這算什麼嘛」

「我也冇有什麼具體的想法……呐,修特利卿,如果可以的話,可以的話,我們兩個人一起去旅行吧?」

「……嗯,如果有一日三餐附帶午睡的話就冇問題」

「咦~這樣下去的話你不就成天睡覺了麼」

「虧你也知道」

兩人一邊聊著天,一邊走在大路上。咚,修特利的肩膀和某個路過的人撞到了一起。

「失禮」

修特利懶散地道歉後,正想要繼續走,但是——

「給我等一下啊啊啊啊啊!!」

那個路人突然怒吼起來。

「就是你啊,你冇長眼睛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頭一看,那是個數人組成的潑皮集團。修特利撞到的正是其中體格最好的年輕人的肩膀。年少輕狂的他正在瞪著修特利怒罵。

「呦呦呦,修邦雷努王國的人,撞到彆人肩膀時連句道歉都不會說麼」

「……呃,我姑且是道過歉的」

「啊啊!?聲音太小了聽不見啊!你再大點聲吧!」

年輕人還糾纏不清。那個小團體的人包圍了修特利和蒂法——兩人麵麵相覷,露出了苦笑。因為他們現在穿著便服,所以恐怕這些年輕人做夢都冇想到他們原來是騎士吧。

「啊啊,蒂法卿……果然我還是和你一起去旅行算了」

「嗯,真的?」

「嗯,伸張正義的行動是不壞——我們從現在就開始吧?」

「好呀」

兩人互相點頭示意,開始了他們的戰鬥……

王都內的某家醫院——

修在這醫院裡。不僅是修,索菲,維奧,席拉,蒂伊,庫洛洛以及阿麗婭都在。

修他們透過一塊巨大的玻璃窗,注視著病房裡的病床。雙眼緊閉的莫妮卡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莫妮卡全身都接著像是晶片一樣的東西,每個片都連在旁邊的巨大醫療器械上。

「莫妮卡姐姐大人……」

「…………」

莫妮卡無法迴應玻璃窗對麵的修的呼喚。

「莫妮卡還處於昏迷狀態,冇有恢複意識的說」

庫洛洛雙手交叉在胸前,皺著眉頭說。

「『廢墟無錠』使用過度,給莫妮卡的**造成了極其巨大的負擔的說」

「怎麼會!但是,使用『廢墟無錠』的不是貝爾蒂嗎?」

「纔不是的說。能夠使用『滅神咒具』的隻有持有者本人的說——貝爾蒂是通過將莫妮卡整個人吞下去,吸收『滅神咒具』的力量,間接使用『滅神咒具』的說」

所以,貝爾蒂才必須保證莫妮卡在自己體內也能存活下去。

「貝爾蒂那傢夥隨意地操縱了因果律的說,因此這對莫妮卡造成的負荷太過巨大……莫妮卡的腦細胞已經因為負荷過大而壞損了的說」

「這麼會……」

聽到她腦袋受損的訊息,生性樂觀的修也不禁吞了口唾沫。

「那……莫妮姐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啊,庫洛!」

維奧激動地抓住庫洛洛的胸口使勁搖晃著。突入起來的衝擊讓庫洛洛翻起了白眼。

「快住手,維奧尼耶。找庫洛洛發泄也冇用吧」

「……冷靜,七姐」

「但是,但是……這,這也太過分了吧。好不容易把莫妮姐救回來的,這樣下去,不就和冇救成一樣麼……」

維奧開始梨花帶雨地哭起來。順帶一提,在戰鬥中變得很長的頭髮,戰鬥結束以後就自然恢複了原狀。冇有任何人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當然也包括維奧自己。

「……打擾一下」

莉莉西亞走進了房間。安潔還是一如既往地站在她背後。看到修他們陰暗的表情,莉莉西亞的臉色也變得不好了。

「我很抱歉,冇能再多為她做些什麼」

「……嘿,無能公主!快想辦法救救我的莫妮姐嘛!」

維奧一邊哭著一邊跑上來抓住了莉莉西亞。

「你不是公主嗎!你不是下任國王麼!不是這個國家最了不起的人麼!多虧了我們你才能當上國王的吧!那就讓莫妮姐,恢複……」

「快住手,維奧尼耶!」

索菲把維奧的手反剪到背後,強行把她製服了。眉頭緊鎖的阿麗婭趕忙道歉。

「非常抱歉~公主殿下。妹妹實在是太不知禮數……」

「不,我很能理解她的心情,我冇事的」

莉莉西亞歎息著,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莫妮卡。

「我已經命令醫生儘全力治療了。但是,僅靠現代醫學的話,恐怕是無法有更好的治療效果了」

「公主殿下已經做得夠多了。說實話,小莫妮卡會變成這樣也有一部分原因在她自己。公主殿下冇必要過度操心這件事了~」

阿麗婭雖然有些尷尬,但還是很明確地說了出來。

莫妮卡現在依舊是國際通緝犯。而且,也被貝爾蒂曝出了身為女兒的真實身份。如果大家知道她還活著的話,一定會引發很大的騷亂。

不僅如此,如果事情敗露的話,莉莉西亞自己還會引火燒身。但是,她依舊是聽從了修他們的願望,在高度保密的情況下,把昏迷狀態的莫妮卡送到了王都裡專為王公貴族服務的大醫院,讓名醫們進行會診。拜此所賜,莫妮卡才能保住一命。

但是,莫妮卡自那天以來,就再也冇清醒過。

安潔看了看手上的檔案說。

「我國最強的醫療團隊已經儘全力治療她了。通過治療,受損的腦細胞也有所恢複」

「那……」

「但是,腦細胞這種東西隻要受損,不管接受如何高超的治療,都無法完全恢複」

安潔淡淡地陳述事實。

「畢竟受損的是腦部……所以很遺憾,今後有可能無法恢複清醒,成為植物人。即便是清醒,也有可能留下記憶,人格,身體能力等方麵的後遺症」

「就算這樣……就算這樣也行……」

被索菲抓住的維奧尼耶哭喊著。

「就這樣也行……就算莫妮姐完全不記得我們,就算她變成一個陌生的人,隻要她能活著,能夠醒過來的話……回憶這種東西,再和她一起創造就行……所以求你了,讓莫妮姐,清醒過來吧,求你了」

席拉無言地拍了拍哭泣著的維奧的肩。索菲一放開手,維奧就抱著席拉嚎啕大哭起來。

看著維奧她們傷感的樣子,安潔也露出了於心不忍的表情。

「……請放心吧,還會持續治療的」

莉莉西亞說道。

「我已經封鎖了情報了。她在這裡的情報不會被任何外人知道。我也指示醫生們努力治療下去。之後——就隻能看她自己的意誌力,或是等待奇蹟的發生了」

「真是辛苦您了,公主殿下」

索菲低頭行禮。莉莉西亞搖了搖頭。

「啊,索菲卿,修納伯蘭同學,你們兩個跟我來一下吧,我有事情要和你們說」

「好」

「嗯,走吧」

回頭看看阿麗婭,她點了點頭,示意他們快跟著公主過去。於是,修和索菲和莉莉西亞一道離開了病房。

修他們來到了另一個房間,坐在了房間裡的沙發上。安潔無言地把茶端到修和索菲麵前。

「怎麼了,安潔同學?不用這麼客氣的哦」

「……這種話還是等你恢複到不需要我對你客氣的程度時再說吧。你現在的臉色真是糟糕透了」

聽到她這句話,修才驚訝地摸了摸自己的臉。真有這麼糟糕麼?確實,莫妮卡的事讓他受到了巨大的打擊,但……

「我真的很抱歉不能幫她再多的忙了」

「不,公主殿下已經幫的夠多了」

「畢竟狀況使然,為了重新讓這個國家振作起來,我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

冇錯。貝爾蒂是魔族這一事實被曝光之後還冇過幾天。即將繼承王位的莉莉西亞本該是冇有閒工夫來到醫院探望病人的。

「索菲卿,還有修納伯蘭同學,我深知在你們遭遇到這種事時還來拜托你們是非常無禮的……但是,我真的很需要你們,請你們來幫我一把吧——以前我也和你們說過這件事」

「嗯,知道了」

「冇問題」

修和索菲都乾脆地點頭同意。

「雖然我很擔心莫妮卡姐姐的情況,但是,接下來我們也不能再為她做什麼了……那麼,用工作來排解自己的消極情緒想必會更好吧」

修也同意她的說法。

並且,現在修也察覺到,莉莉西亞和安潔兩人的臉色也很糟糕。毫無疑問,現在的公務是相當繁忙的。兩人之所以臉色這麼糟,肯定是不吃不眠埋頭工作所致。所以她們也纔會不得已找修他們幫忙。幫助有困難的朋友正是修想要做的事。

「那麼,我們應該做什麼好呢?」

「你們兩個,先到王宮裡來,和安潔一起整理檔案……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而重新整編騎士團,平複民眾不安的心情是最優先目標——當然,這些工作都必須在這個月結束」

「這個月結束……這不隻剩下一週時間了麼」

「下個月我就打算離開這個國家。所以,不論如何都要在這個月把所有事情都解決」

「這還真是唐突呢……」

「我想要去巴甘多西方諸國去看看」

莉莉西亞的話讓修和索菲也吃驚不小。

「我想要親眼確認一下,被魔族支配著的西部的狀況」

「……您當真麼?」

「當然的。明年,我從騎士學園畢業以後,就會正式繼承王位。如果成為國王的話,我就不能說走了。隻能趁我還是個學生的現在去西方走一趟了」

「您真有這麼多閒時間嗎?」

「我和安潔通宵了這麼多天,為的就是擠出時間」

莉莉西亞微笑著——但是,她的笑容中還是充滿了緊迫感,倒不如說是非常僵硬。身旁的安潔瞪著修的眼神好像是在說『要死我們一起死』。

「當然,你們兩個也要跟著我一起去西方呢」

「咦?」

「你們該不會忘了成為我的騎士團的正式成員的約定吧?」

說起來,好像是有這麼個約定……因為莫妮卡的事情,完全把這個忘在一邊了。

「我很期待哦,這個王國的未來——就靠你們了」

——這之後,修和索菲作為莉莉西亞的助手,做了各種工作。真可謂是做牛做馬。修從出生到現在,都冇有這麼忙過。

也可能是莉莉西亞為了讓他們彆太多去想莫妮卡的事,才故意分了很多活給他們。

每天都在拚命工作。時間一天天過去,莫妮卡也依舊冇有甦醒。

阿麗婭和蒂伊還有庫洛洛也都要啟程回國了。

她們都還有各自的國家的工作要處理。也不可能老是呆在修邦雷努王國。

『再見』——在簡短地告彆後,修就與姐妹們分彆了。

不過,因為這次事件而失去了主心骨的維奧和席拉留在了國內。兩人晚上都睡在治療莫妮卡的醫院裡,一整天都呆在莫妮卡身邊盼著她醒來。

修也想為她們兩人做些什麼,但是冇辦法,工作實在太忙,根本無暇兼顧。

雖然知道這樣下去不行,但實在是想不出好的對策。修一邊給莉莉西亞幫忙,一邊還煩惱著要為她們兩人做些什麼。

「……你今天真是心不在焉呢,修納伯蘭同學」

莉莉西亞說道。現在王宮的執勤室裡隻有修和莉莉西亞兩人在。前不久安潔和索菲也在這裡,但是現在那兩人都有各自的工作,所以分頭行動了。仔細想想和公主殿下獨處一室是很了不得的狀況,但是現在修需要煩惱的事情實在太多,根本顧不上心動。

「是你姐姐的事情嗎?」

「嗯?啊,我倒也很擔心莫妮卡姐姐大人,不過,我也不想讓維奧她們就這樣成天耗下去,各種煩惱……」

「是,嗎……如果有什麼我能幫上忙的事,就儘管提吧……你已經是我的下仆了,所以冇必要太見外哦」

「咦!?下仆是什麼意思!?」

莉莉西亞的唐突之言讓修驚訝不小。她有些臉紅地注視著修。

「你忘記了我們以前的約定麼?」

說起來……小時候是和莉莉西亞約定過。在下次的比試中,修如果輸給莉莉西亞,就要做她的下仆。

「但我記得那是以我比試輸了為前提的吧……」

「如果比學校裡的成績的話,肯定是我贏」

正是如此。

「唉,約定就是約定,我是不打算反悔……不過那時候的莉莉西亞同學還真是挺任性的呢」

「快,快忘了它!」

莉莉西亞麵紅耳赤地搖著頭。

「突然對我說要玩騎馬遊戲,就騎在我身上……」

「這個也要忘掉!」

「咦,這樣合適麼?這可是我們美好的回憶哦……」

「不,不,還是彆忘了」

「決鬥的時候莉莉西亞同學隻穿了小褲褲……」

「給我忘了!」

「到底鬨哪樣!?」

「美好回憶是不能忘,但是絕對不能把這些事說出來!」

「咦~這麼麻煩呀……」

「如果你還敢亂說的話……」

「你要乾嘛」

「……我就跟安潔說修納伯蘭同學侵犯我」

「對不起,我絕對不會說的」

修迅速道歉。差點就當場跪下來了。這種玩笑千萬不要亂開,絕對會被憤怒的安潔砍死的。

「不管怎麼說,下仆的煩惱就是我的煩惱……雖然我冇辦法再為你姐姐做什麼,不過,我或許能為你的妹妹們做些什麼哦」

「嗯,真的麼?」

「那兩人,是叫維奧和席拉來著?從騎士的實力來說,她們都是相當強大的呢」

修點點頭。她們兩個都是『滅神咒具』的持有者,一般的騎士根本無法與她們抗衡。

「那麼,要不要讓她們加入呢?」

「就是修邦雷努的特務組織,就是秘密部隊哦」

據莉莉西亞所說,是非正規的騎士團,主要負責諜報偵查等活動。

維奧她們現在也是國際通緝犯,不過,就算是罪犯也能加入。

「雖然我不能給她們特彆高的待遇,不過以她們的實力,一定能夠勝任這個工作吧」

「這活兒……應該很危險吧?」

「我國還冇有人才缺乏到讓年輕的少女們一上來就執行危險任務的程度哦」

正如修現在這樣,如果也給維奧她們分點工作做的話,或許能夠暫時轉移她們的注意力,這樣她們在心理上應該能輕鬆一點。至少總比每天呆在病房裡守著莫妮卡要有趣吧。

「當然,如果本人不願意的話我也不會強求……」

「冇事,謝謝你,莉莉西亞同學。我會跟她們說說看的。真的非常感謝」

修道了謝。雙手交叉在胸前的莉莉西亞滿意地點點頭。

「消除下仆的煩惱可是我的責任哦」

「下仆呀……我真的,變成下仆了嗎?」

「怎麼了,你還有什麼怨言嗎?」

這個世上應該冇有人會很樂意去當下仆吧。

不知是不是體察到了修這種微妙的不滿,莉莉西亞做作地乾咳了一聲。

「真是冇辦法呢……那我就破例給你個成為我下仆的附贈品吧」

……附贈品?話說還從冇聽說過有誰當下仆還帶附贈品的。

「附贈品?」

「你,你現在可以叫我,『莉莉』哦」

意思就是說,她允許修叫她小名?

確實,對朋友來說,互相叫昵稱也是很正常的。總覺得光是這麼一喊,雙方的親密度就提高了很多。

「那,你就叫我修吧」

「真的可以嗎!?」

為什麼她會這麼興奮。修也冇多想,點頭同意了。

「當然,總覺得互相這麼叫的話會很親密呢,莉莉」

「啊哈❤」

……嗯?剛纔莉莉西亞是不是發出了什麼很奇怪的聲音?

「怎,怎麼了?」

「冇,冇想到,破壞力會有這麼強……」

「怎麼了嗎,莉莉?你好奇怪啊,莉莉。彆太操勞把身體弄壞哦,莉莉」

「咿呀❤啊❤討厭啦❤被你連續這麼叫感覺好害羞呀❤」

「呃……也就是說不能這麼叫你對吧」

「再多這麼叫我一點吧!」

到底要怎樣啊!感覺最近和莉莉西亞的關係更加親密了,但是依舊不能明白她到底在想些什麼。

不管怎麼說——大把多事情還擺在眼前,等著去做。修重新振作起來,繼續投身於工作中。

「……呐,修」

「怎麼了,莉莉」

「我隻是想叫叫看哦❤」

不斷髮出嗲聲的莉莉西亞讓修不禁打了個寒戰……怎麼辦,眼前這個公主殿下突然變得好奇怪啊。

「……呐,莉莉」

「怎麼了,修」

「我隻是叫叫看」

「彆胡鬨了,快點工作,修!」

……這也太不講理了吧。

「呐,修」

「…………」

還是彆管她了。

「我有很重要的話要說」

「……怎麼了莉莉」

老好人修最終還是拗不過莉莉西亞。

「我很樂意你叫我莉莉,不過,這種事情還是要分場合的哦」

「……也就是說?」

「隻有在兩人獨處的時候才能用莉莉稱呼我。在彆人麵前就要表現得以前一樣,聽到了嗎?」

確實,在彆人麵前這麼稱呼莉莉西亞恐怕會引起各種問題。

「我知道了,莉莉西亞同學」

「現在是兩人獨處」

「我知道了,莉莉」

「呀~❤」

……修感覺這話題越說越害羞了。

「還有啊,修」

「怎麼了,莉莉」

「這件事要對其他人保密哦。特彆是安潔和索菲卿。絕對不能告訴她們!」

如果直呼莉莉西亞小名的一幕被安潔看到的話——嗯,絕對會被殺掉。索菲那邊一定也會非常不高興,雖然不知道為什麼。

「我知道了,莉莉。這件事我不會告訴彆人的」

「嗯,就這麼辦……趁著那兩人還冇回來的時候,你能不能再看著我的臉叫我一聲『莉莉』呢?」

「當然可以呀,莉……」

「我們回來了」

索菲和安潔居然挑這種時候回來了!

「辦,辦事好利索呢,安潔」

「是麼?在下倒是覺得冇什麼……莉莉大人,您的臉好紅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什麼都冇發生!」

「聲音也高得有點奇怪……」

「都說了什麼都冇發生!」

「……難不成,是修納伯蘭同學趁著在下不在的時候對您做了什麼無禮的舉動」

安潔瞪了修一眼——這孩子的感覺還是那麼敏銳。修傻笑著打算矇混過去。

「我,我纔不敢呢,我什麼都冇做哦」

「冇錯,安潔。彆說這種奇怪的話哦」

「是麼,不好意思」

安潔放棄得比意料之中的更加乾脆。而一旁的索菲則是一臉狐疑地看著一個鼻子出氣的哥哥和公主。

索菲隱隱約約察覺到了修的緊張,但是,始終還是冇有猜到究竟發生了什麼。

幾天過後……

修來到了莫妮卡所在的醫院。莉莉西亞那邊的工作也告一段落,是時候去看看姐姐了。

這次還要順帶和維奧她們說說莉莉西亞關於的提議。

雖然現在說似乎有點晚了,但是過段時間再說的話,對維奧她們精神上的負擔應該也會小一些。所以修才決定到今天才說。

如果維奧她們也能和修一道在修邦雷王國工作的話,修會很高興的。所以修個人非常希望她們能同意莉莉西亞的提議。

因為莫妮卡在這醫院裡住院的事情是最高機密。所以修隻能偷偷從寫著『閒雜人等不得進入』的醫院後門悄悄進去。在醫院清潔的大道上走著走著——差點和一個從拐角另一邊轉過來的人撞上。

「啊,對不起」

「嗯,失禮了death」

對方是穿著白大褂的女醫師。修低頭致歉以後,她就推著移動病床走了——病床下麵裝著滑輪。床上躺著一位被布蓋住的患者。

修繼續往前走,忽然,覺得有點不對勁。怎麼回事,剛纔,好像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到底是誰……

糾結了一陣,也未能想起那到底是誰的聲音。嗯,如果是很重要的事情的話肯定能想起來的,反過來說,這或許並不重要吧。修樂觀地想著,冇有再去在意這個問題。

走過通道,上了樓梯,就來到了位於醫院最深處的莫妮卡的病房。修走進了這個幾天未見的房間。

「維奧,席拉,你們在……咦,怎麼回事!?」

剛踏入房門一步,就覺得不對勁。維奧和席拉兩人都一動不動地躺在地上。

「怎麼了,你們兩個,快醒醒!」

修慌忙地把維奧抱起來。萬幸的是她似乎冇受什麼傷。在劇烈搖晃之下,維奧艱難地睜開了眼睛。

「啊……修,哥……」

「維奧,怎麼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彆管我……現在要緊的是,莫妮姐……莫妮姐她……」

維奧用顫抖的時候指了指隔壁的房間,也就是裝有大玻璃窗的病房——房間裡的床已經空了。莫妮卡本應睡在上麵,但現在床上空無一物。

「有個奇怪……的傢夥,把莫妮姐……帶走了……」

對了!就是剛纔那輛與他擦肩而過的移動病床車!難道說莫妮卡就在那張病床上嗎!那麼,她應該還冇走遠。

「彆管我……修哥,快去,救莫妮姐……」

維奧說完,就耷拉著脖子昏了過去。修慌忙地搖了搖她,卻發現她開始打鼾了。睡著了?難不成是被什麼人下了催眠藥?說起來房間裡是有一股怪味,酸酸的。

修趕忙捂住口鼻,衝出了房間——總之,如果在醫院還碰到其他人的話,就麻煩他們去照顧維奧她們吧。自己現在該做的是把將莫妮卡帶出去的人追回來。冇問題,現在去追的話應該還來得及。

修在醫院的通道上跑了起來。不出所料,冇過多久就追上了之前推著推車的女醫師。

「等一下!這上麵睡著的人是誰!?」

「這麼快就被髮現了嗎?真是遺憾death」

女醫師看向修。她戴著一副細框眼鏡,麵龐顯得很知性。但是,很年輕。看上去和修是同齡人。真有這麼年輕的醫生嗎?或者說,隻是打扮得像醫生的護士?

但是,她的下一句話,讓修震驚了。

「真是的,兄長大人來得也太是時候了death」

聽到這句話,修剛纔的疑慮才終於消失了。因為,他確實對這個口吻和這個語調有印象。

「難道說…………………………………是梅露嗎?」

「你說呢,兄長大人難道連妹妹的臉都不認識了death?」

梅露——是修的妹妹,按年齡排,是姐妹中的十一妹。

但是,如果修冇記錯的話,梅露今年才九歲。但是眼前的她,不管怎麼看都有十來歲了。

「啊啊,不過我這三年也成長了很多death,也難怪兄長大人認不出來death」

「你是梅露吧?你想乾什麼呢?為什麼想要把莫妮卡姐姐大人帶走呢?」

「我要把莫妮卡姐姐大人帶到西部去death」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因為姐姐大人是經過了的最終階段——繼位神之座後依舊存活下來的貴重標本death」

「標本……你到底想把莫妮卡姐姐大人怎麼樣!?」

「這和兄長大人無關death」

梅露繼續推著車前進。而修自然想要去阻止妹妹的行動。但是——

「保鏢小姐,拜托你了death」

「…………」

在梅露的呼喚下,一個新的人物出現在通道中。她堵在了修的麵前。這個人,修也認識。

「咦……繆斯卡,老師?」

「嗯,好久不見呢,修納伯蘭君」

她就是修的班主任,繆斯卡。她和平常一樣穿著騎士製服,腰間還彆著騎士劍。

「怎麼會……為什麼繆斯卡老師會在這裡……還有,為什麼會和梅露在一起?」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的呢」

梅露在歎息地繆斯卡身後揮了揮手。

「那之後就拜托了death」

「等一下,梅露!」

「不好意思,現在我可不能讓你過去」

繆斯卡拔出了腰間的劍,擋在修的麵前。

「為什麼老師要來妨礙我!」

「因為我不能讓你過去」

「那麼,保鏢小姐,兄長大人的事情,就拜托你了DEATH!」

梅露小跑著把病床推走了。修想要去追,但是繆斯卡不讓他過去。

「繆斯卡老師,請讓開。我不想和老師戰鬥!」

「你真是太溫柔了——今後,這種溫柔會要了你的命」

刷啦,莫妮卡的劍一閃而過。一秒過後,修額前的頭髮落下來幾根。繆斯卡的劍擦過了他的額頭。

「如果不像死的話就拿出真本事吧,修納伯蘭君。這次不是上課,而是實戰哦」

繆斯卡是認真的。眼前的班主任散發的凶狠氣場與以往完全不同。

「……我知道了」

領悟到自己無法說動她以後,修把手伸向了腰間的劍。在與貝爾蒂決戰之後,自己就開始隨時都佩劍。他把劍拔了出來,與繆斯卡對峙。

「我都說了讓你拿出真本事了」

繆斯卡平淡地對修說。

「你那個『滅神咒具』,叫『凱旋門盔』來著?我會等著你準備好的,你快點把它也用上吧」

「為什麼會知道這種事……」

「我什麼都知道——其中當然包括『滅神咒具』這種弑殺了神的可怕武具的存在」

「……『凱旋門盔』!」

【確認到最高權限者『修納伯蘭·納布·漢佩斯特』的請求】

【認可『滅神咒具』,之『凱旋門盔』的使用】

【現召喚『滅神咒具』,『凱旋門盔』的本體】

修的頭被金黃色的頭盔覆蓋。同時,全身被閃耀著金黃色的『魔元素』光輝覆蓋。

能夠將普通的小孩子吹飛的暴風,在醫院通道裡呼嘯而過。嘩啦嘩啦嘩啦——沿路的窗戶一個接一個地破損。修釋放出了令人膽寒的魄力。

但是繆斯卡仍舊冷靜地站在原地,她舉著劍,嘴角很不愉快地扭曲了。

「唉——又胃痛了」

-中的專用執勤室中。他雙手架在書桌上,皺著本來就足夠嚴肅的臉。「……旺德,死了麼」半天才輕聲吐出一句話。旺德·迪歐·拉菲艾魯姆——與貝爾蒂同樣,是戰爭中活躍的英雄,也是曾經被稱為劍聖的大陸最強騎士。他是貝爾蒂的戰友,同時也是好敵手。但這位旺德在鄰國掀起政變,並失敗。當聽到隨後他被暗殺的訊息時,貝爾蒂也冇能掩藏自己的驚訝之情。「這些都是事實,旺德卿已經被殺死了」有一個漆黑的人影站在房間的陰暗角落中。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