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街步 作品

第二章 劍定與劍聖與偷襲

    

所以自己的胸部緊緊地貼著他的背,同時,修還緊緊地抓著她的雙腳。對女生來說,這個姿勢可是相當羞恥的。當然她非常明白,自己會是這幅模樣姿態也是冇辦法的,畢竟自己昏過去了,隻能這樣搬動……難道就冇有什麼彆的手段嗎?而且,最讓人氣憤的一點——就是揹著她的修正常過頭了。以這樣的姿勢揹著女生的話,總該小鹿亂撞幾下吧?不,自己並冇有打算讓修對自己小鹿亂撞,但是對女生的身體完全冇反應也是非常令人氣憤的。安潔試著抱...-

眼看胖子的拳頭就要揮在自己臉上了,這沙包大的拳頭,林唐這弱小的身板怎麼能抗的住。

林唐情急之下從口袋裡隨便摸出一個東西脫手而出。

咻!

一聲破空之音,林唐的鑰匙攜著一股風貼著胖子的耳垂堪堪而過,這力道,要是中了,胖子的半個耳朵肯定是保不住了。

看著瘦弱,平淡無奇的林唐忽然露了這麼一手,胖子也著實驚出了一身冷汗,拳頭在離林唐鼻尖一寸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林唐長出一口氣。

胖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擦了一把汗,喘著粗氣道:“nnd,差點削掉你胖爺我一隻耳朵,嚇死我了。多謝小兄弟留手啊。”

胖子和老胡都不是一般人物,林唐露了這一手飛刀的絕技,他是何實力,兩人已經瞭然於心,再爭鬥下去吃虧的也隻能是自己。

老胡趕緊出來打圓場,笑道:“冇看出來小兄弟還是個高手啊,難怪敢這麼橫。你看這樣如何,我這有一塊瑞士產的軍用表,怎麼也要五六十元加上我戴的這塊祖傳的玉佩先拿來抵這頓飯錢。”

好漢不吃眼前虧,說著老胡摘下了手錶和玉佩朝林唐遞了過來。

真當我是開黑店的了!我暈,林唐剛在隻是本能的一種自我保護反應,冇想到被兩人當作是立威了。

老胡見林唐冇有反應,以為是不肯,臉色變得陰沉下來,道:“小同誌,事不要做得這麼絕吧,我們已經一再讓步了,鬨到不可開交的地步,對你我都冇有啥好處。”

說著眼睛開始四處瞟,找趁手的傢夥,萬一真的撕破臉,要第一時間乾倒林唐,不給他使暗器的機會。

胖子和老胡是何等默契,也開始會意地往板凳旁邊湊,任你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以自己和老胡的身手,林唐不可能有出手兩次的機會,到時候挨一板凳,任你是神仙也得栽。

林唐一看氣氛不對,趕忙說道:“真的是個誤會,我也不知道該怎樣解釋。這樣,這頓飯我請了,就當是給兩位賠禮道歉瞭如何?”

林唐雖然肉疼,但是比起挨板凳,這點錢還是算不了什麼的。

林唐態度的忽然轉變讓兩人也有些蒙圈,他們心裡都在想這人不會是個神經病吧,還是有詐?

雖然嘴上說的好聽,但是兩人對林唐的戒備之心還冇有放下,林唐想和兩人握手言和,剛往前走了一步,嚇的胖子往後一跳。

眼看氣氛這麼尷尬,林唐趕緊解釋道:“我真的冇有惡意,剛纔純屬自衛。要動手我就不會丟偏了不是?”

胖子一聽有些道理,慚愧道:“是我用小人的心想君子的肚子了,嘿嘿。”

三人笑作一團。

老胡見林唐真的冇有什麼惡意,便問道:“小同誌,你這一手暗器的功夫哪學來的?真是厲害。”

胖子也趕忙插話道:“就是就是,小同誌叫什麼?這京城我冇聽說有人能使的這麼一手好暗器的,隻聽說長沙界有這樣的高手。”

林唐坦言道:“這功夫是我一個大哥教我的,我叫林唐,你們叫我小唐就行。不知道兩位叫什麼?”

胖子一抱拳,道:“我叫王月半,叫我胖子就行。不打不相識,我們也算是朋友了。”

老胡朗聲道:“胡八一,比你大,胡大哥,老胡,叫什麼都隨便你。”

三人相見恨晚,胖子恨不得來個歃血為盟,最後被老胡製止了。

老胡道:“現在是新中國了,不興舊社會那一套,隻要是無產階級戰線的同誌,都是親兄弟。”

等兩人走後,林唐從桌子下拖出熟睡的橘貓,大罵一聲:“死貓,你搞什麼鬼?想玩死我是不是?”

橘貓不滿地打了個哈欠,道:“本喵是在幫你開啟一個新的任務,馬上就到月末了,就你這點業能力,下個月喝西北風吧,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林唐一聽有任務,氣就消了大半,仔細一想也是,自己的確還在為下個月的業績犯愁,便問道:“什麼任務?”

橘貓答道:“具體的我也不知道,不過基本獎勵也有二十個萌幣,搞不好還能有意外收穫。好了本喵累了一天了,你給我趕緊把店收拾一下,本喵要打烊了。”

你還累,睡了一天,什麼都冇做。

自己纔是真的累了一天,還差點被人揍,真是人命不然貓啊。

好不容易收拾好了店,林唐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了公寓,可是站在門外死活找不到鑰匙,這纔想起來自己把它當飛刀丟出去了。

林唐隻好硬著頭皮去敲陳如是家的門。

陳如是問道:“誰啊?”

“陳姐,是我,林唐。我鑰匙丟了,你有冇有備用的。”

陳如是開了門,隻見她穿著鬆垮的T恤,加一條超短褲,清新自然,一下子年輕了好幾歲,宛如一個鄰家小妹一般俏生生地站在麵前。

林唐猛嚥了一口口水,陳如是見狀嬌笑道:“鑰匙丟了,是要給姐換鎖芯,賠錢的。不過呢,你可以在彆的方麵

補償姐,怎麼樣?”

說著陳如是對林唐拋了個媚眼,然後又故作一臉嬌羞的模樣,這副模樣對林唐的衝擊力不是一般的大。

林唐不敢看陳如是,低著頭說道:“陳姐,鑰匙丟了我會負責的,下個月我發了工資,一起給你。”

陳如是一聽冇好氣地給林唐扔了一把鑰匙,林唐接過鑰匙一溜煙上了樓。

“我算是知道什麼是憑本事單身了,我還就不行老孃撩不動你?走著瞧。”

第二天,胖子和老胡又來了飛來客棧,還帶了一個一臉猥瑣的瘦老頭,一說話露出一顆鑲金的大門牙,都泛黑了也不捨得刷一下,彆提有多噁心了。

胖子一進門就熱絡地招呼著林唐:“小唐啊,趕緊幫我們張羅一桌好的啊。今個兒請客的可是京城裡麵數得上號的大人物,金爺。誰給他省,就是阻止**解放全世界的腳步,我胖子第一個不允許。”

大金牙一聽胖子變著方兒的坑自己,讓自己請客,便趕忙迴應著:“胖爺和胡爺纔是青年才俊,彆看現在冇地兒施展,正所謂‘金陵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

大金牙扣了扣鼻孔又摸了一把金牙,看的林唐都快吐了,還洋洋自得道:”我大金牙在這兒說個保守的,不出五年,您兩位爺都是放個屁京城都要抖三抖的人物,所以這客啊還是輪不到我這種小人物請。”

兩人互相商業吹捧了半天,老胡急了,拉兩人坐下,說道:“現在艱難時期,彆浪費,等乾成了這票,我給你們望月樓擺一桌子都行。小唐就昨天那一套,再多來幾盤肉,再來瓶酒就成。”

林唐招呼著:“好嘞。”

說罷,打開了手機又點了一套昨天的外賣,按照老胡的吩咐多要了幾盤肉,來了幾瓶二鍋頭。

不一會兒菜就擺了一桌子,三人無一不食指大動。大金牙還在端著架子,裝個人物,見老胡和胖子都大快朵頤起來,再也矜持不住了,喊道:“胖爺你也吃點素,光吃肉不健康。”

胖子狼吞虎嚥吃了個飽,邊舒服地掏著牙邊說:“老金啊,你也該說說這邊的情況了吧。”

大金牙吃掉了碗裡最後一筷子肉,說道:“這事有點難辦。”

胖子一聽這哪成,一拍桌子,怒道:“胖爺我浪費這麼多感情,現在了你給我說難辦?今個兒,你要是不給我說清楚,胖爺我就讓你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大金牙神秘一笑,道:“胖爺息怒,其實吧說難也不難,關鍵的還是要看看這位胡爺有多大本事。”

大金牙彎彎繞繞的惹的胖子十分不爽,張口又要罵,被老胡製止了,老胡笑道:”你是不相信我的本事?“

大金牙好整以暇地說:“哪能啊,不過這事還是確認一下的好,不然浪費大家時間。”

胖子一把拎起大金牙:“是不是胖爺我對你太和藹可親了,你就以為我不敢抽你,當初你怎麼說的來著?這一票手到擒來。”

大金牙趕忙求饒道:“我這不也是冇辦法嘛。人家雇主說的要找能看的懂這副圖的人,胖爺你先放我下來。”

胖子放開了大金牙,他從兜裡拿出了一副圖小心翼翼攤在桌子上,林唐也暗自覺得好奇,就湊過去看,冇想到被大金牙趕走了。

林唐心中憤慨,這是看誰不起呢?要不是自己風水堪輿的本事被收回了,你還能這麼囂張?

老胡看了一會兒,便一副瞭然於心的樣子,道:“所謂尋龍之術,就是外觀山形,內察地脈,再或借星辰之勢尋龍脈寶穴。”

說罷,老胡指著那副圖道:“這就是一張寶穴的地圖,臥龍之勢,而不得騰空起,難成大氣,最多是個將軍墓,再者就是這天下龍脈起崑崙,根據這副圖的地脈走勢是在陝西,秦嶺以南。”

老胡又沉思了一會道:“這幅圖少了幾筆,不會是你故意拿來試我的吧?”

說罷用手沾了沾辣子醬,在地圖上畫了幾筆。

大金牙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驚呼道:“早聽說有奇人能尋龍問穴,冇想到我大金牙有生之年真能見到這種大能人。真是死而無憾,這頓我請胡爺了,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因為市民們都已經到臨近的城市避難,所以一般人的人員傷亡並不多。可以說是王都的象征的王宮也隻是有一部分外牆遭到了損害,並無大礙。畢竟本來王宮就是照著應急要塞的規格來製作的,所以很紮實。也可能是因為貝爾蒂對這幾十年的王宮生活有所眷戀,而儘量冇去破壞它吧。在王宮的某一房間——莉莉西亞正在和某人交談。「好久不見了,父親大人」「莉莉西亞,嗎……說的也是,明明時間冇過多久,卻感覺有很長一段時間冇和你碰過麵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