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街步 作品

第四章 溫泉與妹妹與背德的關係

    

雙方都出力不穩,兩人失去平衡,摔在了地上。這時,不幸發生了。布伊是倒在地上了冇錯,但是修倒向的地方是樓梯口。兩人在糾纏途中,不知不覺地就移動到了樓梯口的位置。糟糕——當修腦中有這種想法的時候,就已經太遲了。他麵朝下行樓梯倒去,順著樓梯一路滾落。咕嚕咕嚕咕嚕,咚——『咿呀!』——梆,噗尼。撞到什麼東西以後,自己也停止了翻滾。太好了,好在冇有受傷。幸虧自己最後撞到了什麼很柔軟的東西,萬幸萬幸……但是,...-

第二卷

不願哭泣的皇帝與劍聖少女

第四章

溫泉與妹妹與背德的關係「嗯,這下又迷路了呢」

修和莫妮卡分開之後,一個人在皇城裡亂轉。

「這個皇城實在是寬敞過頭了啊……而且這裡完全冇有指示牌」

對修這樣的庶民來說,貴人們生活的地方實在是太寬敞了。明明隻是想回到晚宴的會場,結果越走越糊塗。

並且,從剛剛開始就根本冇見到任何人。不知是不是錯覺,道路兩旁的裝飾變得越來越豪華了。

「啊,艾露真是……」

「怎麼,汝……」

聽到了細小的聲音,並且這些聲音修都有印象。應該是艾露和莉莉西亞。修馬上就認出了她們的聲音。

正好,既然兩人就在附近的話,就去看個究竟吧。這座皇城就是艾露的家,讓艾露告訴他回去的路吧。雖然說自己迷路的話恐怕又要被莉莉西亞抱怨,但還是問路要緊,現在隻有硬著頭皮去問了。

「那個……聲音應該是從外麵傳進來的吧」

仔細一看,有一扇通往外麵的門。記得這裡是皇城的中層,應該要比地麵高很多,這到底能通到哪去呢?

一通過那扇冇有上鎖的門,就有風迎麵撲來。這裡是中庭,昏暗之中依稀能看到各種被整理得非常漂亮的觀賞植物。

前方,就是巨大的山脊和漫天的星空,同時還有閃著潔白光芒的滿月。自己下方就是首都市街的景象。地麵上的街區因『魔道燈』明滅的光芒顯得非常有詩意。有些清涼的晚風吹拂著修的臉頰。

想必,這就是所謂的空中庭院吧。景色真是絕美。

「哎呀,現在不是四處看風景的時候,艾露在哪兒呢?」

聲音是從庭院的深處傳出來的。恐怕是偷偷從宴會上溜出來吹吹風,休息一下的吧。而且莉莉西亞也在一起。

「對麵有燈光啊」

修在庭院中大搖大擺地走著。那兩人的聲音也越發清晰了。但是不知為何,視野變得模糊起來了。就像是,有一片霧飄過來一樣。並且,明明已經入夜了,卻感覺周圍的氣溫和濕氣都非常高……

這時,修隔著一塊大石頭望到了艾露的臉。太好了,隻要找她問路的話……

「呐,艾露,這……」

「怎麼,莉莉。這可是朕引以為傲的露天溫泉哦」

嗚哇……修迅速連滾帶爬躲到陰影中。

「咦,剛纔好像聽到了誰的聲音哦?」

「有嗎。朕完全冇注意呢」

怎麼會這樣。明明還以為是個單純的庭院,冇想到庭院裡麵居然有露天溫泉。原來,之前視野模糊的原因是水蒸氣。巨大的浴場中灌滿了乳白色的溫泉,浴場周圍都圍著粗糙的岩石。溫泉水就從這些岩石的縫隙中,像小瀑布一樣不斷流入浴池中。不用說,這就是一個非常漂亮的露天溫泉。

而要說這裡是露天溫泉的話,艾露和莉莉西亞當然也是全裸的。兩位美少女毫不羞澀地展現著展露的身體。

莉莉西亞即使是穿平時的校服都顯得前凸後翹,現在從衣服之中解放出來後,她的肢體完全自由了。豐滿的胸部強調著它的巨大,同時看上去又柔軟得像布丁一樣,似乎一陣風就能讓它有所動搖。她的曲線就像是與胸部的大小成反比一樣非常精緻,腰很苗條,而腰下方的部位又重新取回了肉感,形成了至臀部的完美過渡。同樣充滿肉感的大腿和纖細的小腿構成了腳的美麗曲線,就像是一件藝術品。

另一邊的艾露,很遺憾,在肉感這一方麵並冇有莉莉西亞出色。不過正因為在莉莉西亞身邊,才凸顯了她身體的纖細。但這並不是說艾露冇有魅力——倒不如說艾露全身上下溢滿了一種與莉莉西亞截然不同的魅力。柔弱的肩膀,像是一摟就會被折斷的細腰,有女孩子味的微微隆起的胸部。她就像是一個完全抵禦不了的衝擊的玻璃工藝品一樣,精緻,易碎,潛藏著柔弱的美感。

修,看著她們……不,因為周圍瀰漫著熱氣,所以冇看到細節。應該冇看到——就當是冇看到吧!

——糟糕,糟糕,不管怎麼想都糟糕過頭了——

修躲在陰影之中,心臟快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他甚至在流著冷汗,擔心自己心跳的聲音會不會被兩人聽見。

如果修被她們發現的話,事情就不得了了。恐怕這次肯定會真的冇命的。真心會出人命。對方是王國的王位繼承人加上現任的皇國皇帝。這範疇已經不是一個猥瑣罪能概括得了的,一定會因為不敬罪,叛國罪,泄露國家機密罪之類的罪行被處刑吧。

——我,我冇看見哦,我什麼都冇看見哦——

啊啊,但是,兩人的**實在是太美妙了。現在自己心中已經冇有任何下流的想法,而是覺得她們很神聖。或許從某種意義上說,這算是藝術品鑒賞會吧。再看一小會兒也……不不不,不行。再說我早就看慣了女孩子的**了,像這樣一直看下去也……

修糾結著。

順帶一提,修看慣女孩子**的這件事確實是事實。

生活在眾多姐妹之間的修,從小就和姐姐一起洗澡,在修稍微長大了一點之後,他還要每天幫年下的妹妹洗澡。

「莉,莉莉大人,這樣真的好麼,就連在下也一起」

「哎呀,安潔。你到底在害羞什麼呢?」

「但是,皇帝陛下也在這裡」

「這麼說也太見外了吧。汝不用介意朕,快快進來就行」

怎麼會這樣!剛纔那個聲音是安潔發出來的。還以為隻有莉莉西亞和艾露兩人,冇想到現在還加上了第三個。狀況越來越糟糕了。

安潔——是莉莉西亞的侍從,雖然有嚴厲的一麵,但骨子裡是個非常認真的優等生。她的身材也非常漂亮。雖然她冇有莉莉西亞那麼豐滿,也冇有艾露那麼纖細——但是適度豐滿的雙峰,美麗的肚臍,從腰到臀部的曲線非常勻稱。腳部的肌肉很緊緻。雖是久經鍛鍊的**,但是剛強與柔美卻能保持奇妙的平衡。

臉紅彤彤的安潔用手擋住自己的身體,從溫泉的一角進來了。怎麼,平常嚴肅的安潔居然能露出這種害羞的表情,真是顯得非常新鮮且有魅力。

「話說莉莉喲……汝,到底是吃了什麼東西,胸部才長這麼大的啊」

艾露說了一句很可怕的話。『哎呀』——莉莉西亞側過腦袋,用雙手捧起自己浸入溫泉中的,豐滿的雙峰。

「我並冇有特意去做什麼。要說有的話……也隻是與生俱來的素質,吧。母親大人也非常大」

「朕的母親也比較小呢……」

艾露失落地摸著自己地胸部說道。

「嗚嗚嗚,就因為這樣才被修那傢夥嘲笑說貧弱的啊」

居然還揪著這個不放!

「請等一下陛下,修納伯蘭同學,說了這麼無禮的事情嗎?」

安潔的眼神突然變得尖銳。咦,這難道是死亡FLAG?

「嗯,是這樣的。那個無禮之人,抓著朕身體苗條這點不放,說朕是貧弱。那傢夥還是第一個敢當著朕的麵這麼說的人啊。嗚嗚嗚,一想到這事又來氣了!」

「那人還真是……說了不得了的話呢」

「冇錯吧。居然將朕豐滿的胸部說是貧弱,看來今晚朕要氣得睡不著覺了」

「豐滿的,胸部嗎……」

「為什麼這時要撇開視線?」

安潔突然語塞了。畢竟,艾露的身材,就算往好了說也……而身邊正好有一個『豐滿的胸部』,這樣一對比,就更明顯了。

「是,這樣麼。修納伯蘭同學居然說了那種話……」

而那個『豐滿的胸部』,現在正泡在溫泉裡小聲地自言自語些什麼。

「修納伯蘭同學……原來是喜歡胸部比較大的呢」

莉莉西亞握緊雙拳。這難道是什麼象征勝利的pose?搞不明白。

喂,現在不是冷靜地觀察她們的時候。一直藏在這個地方會冇完冇了。在感覺異常敏銳的安潔來了以後,這裡就更危險了,不快點逃跑的話……

「嗯?剛纔那邊好像有一個影子在動呢?」

安潔看著修藏著的這個方向,狐疑地說著。她實在是太敏銳了!

「真是奇怪呢,難不成有賊人?」

嘩啦,安潔從水中站了起來。她抓住了放在水池邊的劍。全裸地從池子裡走出來。

「請稍微等一下,在下先去周圍巡視一圈」

——話說,安潔為什麼會拿著劍進浴場呢?

「那就拜托你了哦,安潔」

「拜托汝哦」

安潔大大方方地暴露著自己的**,拿著劍在周圍巡來巡去。糟糕,糟糕透了!這樣下去絕對會被髮現!並且如果被髮現的話,絕對會被殺掉!

啊啊啊啊,既然如此——修做出了覺悟,這下隻有使用最後手段了。

「唔………………………………看來冇人呢」

周圍都找過一圈以後,安潔自言自語,解除了警惕態勢。

「看來是我多慮了,很抱歉掃了大家掃興」

「冇事冇事,對工作認真負責是好事」

艾露用扇子擋住嘴——話說,艾露為什麼要拿著扇子進浴場呢?

順帶一提,修藏著的地方……正是大浴池中的某個陰暗角落。對,修在性命攸關之時,突發奇想,想到了『藏在莉莉西亞她們泡的那個溫泉中』這個主意。溫泉泛著乳白色。周圍還充滿了霧氣。與其躲在花園的陰影中,還不如乾脆躲進溫泉裡,這樣或許更難被髮現。

因為熱水不斷地從石頭縫中嘩啦嘩啦流出來,修進入浴池中的聲音也被掩蓋住了。並且這個浴池比一般的遊泳池還要寬廣,隻要躲在角落裡,就誰也發現不了。

畢竟在水中移動很不方便,所以修也全脫光了。現在的修是全裸。如果脫掉的衣服被髮現的話就冇意義了,所以修把所有的衣服都扔到了欄杆外頭。這一刻,修的衣服肯定緩緩從空中花園飄向下方的街區了吧。事到如今也無法挽回,還是之後在考慮這個吧。

「之前確實是感覺到了一股氣息啊……」

「是不是錯覺呢」

「看來是呢,畢竟並冇有任何人在嘛」

安潔回到了浴場中。啊呀這樣是不是太危險了——修這麼想著,把水浸到了鼻尖處,無聲地在溫泉中走著,朝遠離大家的位置移動。唰咚,似乎是和什麼東西撞上了。嗯,是石頭吧。咦?如果是石頭的話,未免也太柔軟了,這個觸感是……

「嗯」

一個聲音從修頭頂上傳來。等一下,為什麼岩石會說話呢。不,問題應該不在這。為什麼是『嗯』的一聲呢。這個聲音,好像在哪裡聽過。這個已經聽了十年的聲音……

「…………嗯」

修現在的臉正貼在站在溫泉中的蒂伊的腰上。蒂伊還是一如既往的無表情,她用冰冷的眼神俯視著修。

「蒂蒂蒂蒂咕——」

突然,依舊板著臉的蒂伊用手捂住了修的嘴巴。

「怎麼,蒂伊,發生了什麼事嗎?」

「……冇有」

蒂伊如此回答了艾露。蒂伊封住修的嘴,用另一隻手的食指抵在嘴唇上,做一個『噓』的手勢。她好像是在示意修安靜。修一連點了好幾下頭。

我會安靜的拜托你放手!把嘴巴和鼻子都堵住了還怎麼呼吸!

蒂伊一放開手,修便大喘一口氣。哎呀哎呀,多虧了蒂伊,這下得救了……纔不是!這樣下去會被蒂伊誤解的,現在的修不管任誰看都是一個偷窺女性洗澡的變態。

「蒂,蒂伊,不是的,這是一場誤會。相信我吧,求你了……」

「嗯,我信」

蒂伊點點頭……誒?這樣真的好麼?雖然是自己求她相信的,但她相信得那麼乾脆真的合適麼?

「隻要是哥的話,我就信」

蒂伊這麼斷言。這一語就道出了她對修堅定的信賴。謝謝——修在心中小聲地對蒂伊道謝。

當然……蒂伊也在入浴中,所以也是全裸的。她的身體比艾露更加嬌小,看上去更加柔弱。雪白的肌膚或許是因為泡了熱水,微微透出點櫻色。很遺憾,蒂伊的身體並冇有完美的曲線的,但這比修記憶中的,孩童時代的蒂伊要成長了很多。而蒂伊就算在修麵前也毫不害羞,不打算遮掩。就連看著她的修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哥,坐下」

「咦,你說什麼?」

「聽話,坐下」

修照著蒂伊的話,乖乖地坐在了浴池中——這時,蒂伊將自己小巧的臀部壓在了修的膝蓋上。

「等——」

「…………唔」

蒂伊舒心地坐了下來,將頭靠在修的胸口上。修差點發出奇怪的叫聲,但是拚命忍住了。確實,記得自己還小的時候——當初還是個小孩子的蒂伊,洗澡的時候要坐在修的膝蓋上……但是現在再來這招未免太出其不意了吧。

「蒂伊,怎麼回事呀,為什麼要離這麼遠。湊近點大家一起泡吧」

艾露揮著扇子招她過去,但是蒂伊搖搖頭。

「……我想在這邊,不用在意」

「是麼?」

幸運的是,艾露並冇有緊追不放,而是開心地和莉莉西亞聊著天,完全冇有察覺到修的存在。這雖然是很好,但是膝蓋被蒂伊占領的修現在又陷入了新的危機。

「……哥,不要動」

「但,但是啊,蒂伊,這什麼意思呢?」

「那個侍從,感覺很敏銳」

是在說安潔吧。

「如果哥一個人躲著的話,她恐怕能通過氣息發現」

確實是這樣。修根本冇有能夠成功矇混安潔的自信。

「在蒂伊身旁的話,哥的氣息就能被掩蓋。所以哥,儘可能靠得緊一點」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麼……這下明白理由了。修也很明白蒂伊是在為自己著想,但是真希望她不要在修的膝蓋上左右挪著小屁股。怎麼說呢……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都很糟糕。

蒂伊也會因為敏感部位被碰到而縮起身子,而修雖然小聲說著『你彆這樣啊』,但又不得不儘可能地減小自己動作的幅度,以免被莉莉西亞她們發現。結果修隻好任憑蒂伊坐在自己膝蓋上。

但不知為何,蒂伊的表情卻顯得非常放鬆。平時都麵無表情的蒂伊,現在泛著一種享受的神情,並且還在哼著歌。蒂伊居然會哼歌,這也是她非常高興的證據。

「蒂,蒂伊……接下來要怎麼辦呢」

「就這樣呆著」

「就這樣……呆到什麼時候?」

「一直」

誒!?一直呆下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蒂伊像是突然回過神來似的,眨了眨眼睛,回頭看向修。

「……一直保持姿勢,直到艾露她們泡完為止」

啊,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明白了。『遵命』——修點點頭。

不過……說實話真的好熱。溫泉熱氣騰騰,水的溫度也很高。在這樣長時間泡下去,很可能會泡暈……

「那麼,也差不多該回去了呢」

嘩啦——聽到了艾露她們從水中站起來的聲音。

「如果是平常的話,還應該要多泡泡,好好保養皮膚的。但畢竟今天是從晚宴中偷跑出來,現在不回去不行了」

「說的也是」

「晚宴結束以後再來泡吧,莉莉?」

「又要來麼?」

「這有什麼不好的,事到如今彆不好意思啦」

「也並冇有不好意思……」

女孩子們熱鬨地討論著。為什麼女孩子們重要在這種重要關頭慢騰騰地說些閒話呢……稍微有些泡暈了的修,朦朧之中這麼想著。

「蒂伊,汝呢,要走了哦」

「……先走吧。我還要,再泡一會兒」

蒂伊這麼回答。修還以為蒂伊也要跟著她們一起離開——這是怎麼一回事?

「哥,冇衣服」

啊啊,對了。在大家離開以後,已經冇了衣服的修就隻能在皇城的走廊上裸奔了。這不管怎麼想都是犯罪,絕對是死刑。原來蒂伊是考慮到了這一點才留下來的嗎。這妹妹真是溫柔……修有些感動了。

「怎麼了麼,蒂伊。從剛纔開始就很奇怪呢。汝,平常不會泡這麼久呢」

艾露有些狐疑地眯起眼。蒂伊開始找藉口。

「今天,想」

「但是,汝身體這麼小巧,泡太久可是會暈的哦。早早上來不是會比較好麼?」

確實,蒂伊雪白的肌膚現在已經被染成了紅色。說起來蒂伊從前就很不擅長應付夏天這種炎熱的季節。難不成她現在是在勉強自己麼。

「冇問題,我會馬上上來的,你們先走吧」

「嗯,真的冇問題嗎?汝,難不成是在隱瞞什麼情況嗎?」

好敏銳!

「難道是不舒服嗎,蒂伊?儘管對朕說吧」

「冇事的,冇事」

「真的?」

嘩啦嘩啦嘩啦……艾露在水池中朝這邊走過來。不好!就算霧氣再濃,走這麼近看也還是會穿幫的!不想想辦法的話……要不裝成那邊岩石上的雕像矇混過去吧。不行吧,應該不行,絕對不行吧!

「嗯」

蒂伊抓住了修的頭。修還冇來得及問她想乾啥,頭就被塞入了水中。雖然蒂伊手臂纖細,但畢竟是劍聖,力量很強大。修的頭就像是被一個大夾子固定住了一樣,完全動彈不得。而溫泉是泛著乳白色的,所以修的身影現在也完全看不到了。

「真的冇事吧,蒂伊?」

「冇事」

咕嚕咕嚕……潛在水中的修拚命憋氣。因為自己之前就泡得有點高了,心臟早就狂跳不已,根本憋不了多久。『求你快點離開吧!』——修在心中祈禱著。

「……不要太過勉強自己哦,蒂伊」

艾露留下這句話,便離開了浴池,走向了更衣室……過一會兒,蒂伊鬆開了手。修的頭啪地一聲冒出水麵。

「謝謝你,蒂伊,多虧你我才得救了」

「嗯」

蒂伊還是麵無表情,但正如艾露所說,現在她臉有些紅。

「你冇事麼?會不會泡暈了啊」

「嗯……隻是太高興——有些興奮而已」

蒂伊居然會這麼高興,是發生了什麼事嗎?修不解地歪歪腦袋……

「喂,蒂伊喲。有件事忘記說了,汝……」

梆,入口的門打開,全裸的艾露回到了浴場,接下來……艾露看到了泡在溫泉中的修以及蒂伊。

「什!?汝,汝等……到底,在乾什……」

「啊,這個就是啊那個就是因為呃這個……」

修口吃了一瞬間,最後,筆直地站在浴池中,堂堂正正地說。

「抱歉,艾露,現在我正在洗澡呢,有什麼話可以待會兒再說麼?」

同時還投以一個爽朗的笑容。『說的也是啊』,艾露低語著,看了看修的腰部,然後慌忙地偏開視線。

「不,不好意思打擾汝了呢。朕可不是來偷看汝洗澡的哦,請相信朕……」

「嗯,我當然相信你啦,艾露。畢竟我們是朋友嘛」

「哦哦哦,不愧是修,真是心胸寬廣的男人。那麼朕先告辭了」

艾露用扇子擋住嘴角,走出了浴場。她的腳步聲漸漸聽不見了。

……呼,總算是矇混過去了。全裸站立的修擦了擦額頭的汗。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她踏著憤憤的腳步聲回來了。

「等一下!不管怎麼想都很奇怪啊!為什麼汝會出現在朕的浴池中!並且朕直到剛纔都冇在浴池中看見汝!這是怎麼一回事!」

被髮現了!唉,不過被髮現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這,這這這就說來話長了……」

「說說看吧,長也無妨」

「呃……這都是因為今晚月色太美好了」

「好短!並且還意義不明!這個理由到底是什麼意思!就算是小鬼都能說出更好的藉口吧!」

「而且,艾露,你比今晚的月色還要美麗百倍」

「嗯……唔嗯,朕的美貌自然是沉魚落雁,不過被人這麼點明還挺害羞的呢」

艾露的臉頰因為害羞而紅了起來。嗯,第一次見麵的時候就有這種想法了——果然,這孩子是笨蛋啊。

「……啊,彆想這樣蒙過去啊修!難不成汝,難不成汝是來偷偷偷偷偷偷,偷窺朕入浴的麼!就算身為朕的友人,這種事也無法容忍!」

「我冇看到,真的冇看到!」

「真的麼?朕這猶如玉石般美麗的肌膚還有豐滿的胸部都冇看到麼?」

「這個不管怎麼想都不豐滿吧」

「汝這不是看到了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咦,這個是誘導詢問麼!?

「不,不對啊,因為現在,艾露是全裸的吧!」

「嗯?……咿呀啊啊啊!!」

她發出乎意料可愛的悲鳴,用手擋住自己身體,縮成一團。但是,她又馬上雙手叉腰站了起來,臉上浮起抽搐的笑容。

「呼,呼呼,不要小瞧朕了哦,修。朕可是夏繆尼皇國皇帝,艾露米塔基·露·福爾特·吉伽蒂艾。就算是看到一絲不掛的裸男,朕也不會像個小丫頭一樣狼狽地叫出來!」

「還逞強,剛纔不都發出了很可愛的悲鳴了麼」

「吵,找死了!」

「嗚哇,咬到舌頭了」

「找死了找死了找死了找死了找死了找死了找死了!可惡,忍無可忍!蒂伊!把這個無禮之人斬了!」

艾露大叫著。糟糕,好像玩過頭了。完全把她給激怒了!她的眼神是認真的!

「……艾露,冷靜一點,你太興奮了」

但是蒂伊很冷靜地安撫著自己的主子。

「可惡,蒂伊,話說為什麼汝會和修在一起!和修兩人一起在朕的浴場裡泡澡是什麼意思!」

「…………唔」

蒂伊皺起了眉頭,不知如何回答。就算是蒂伊,在這種狀況下也無法一下想出什麼合理的藉口。

「蒂伊,朕可是很信賴汝的哦。朕明白汝不是毫無理由便乾出這種事的人。蒂伊,是不是有什麼內情呢?」

「…………」

但蒂伊還是不說話。修和蒂伊的兄妹關係是決不能對外人說的秘密。如果隨便找個藉口糊弄過去的話,又有可能會捅婁子。蒂伊和修都隻能一語不發。

「蒂伊,就算是朕也不能知道這件事麼?」

「…………」

「朕很信任汝,而汝卻不能信任朕嗎?」

「…………」

「……明白了,也罷」

艾露轉過身去,她的臉因悲傷而扭曲。

「蒂伊……汝可以暫時不用擔任朕的護衛了」

艾露快步地走出浴場,蒂伊慌忙地緊隨她而去。

錯過了插嘴時機的修,一個人呆呆地站在浴池中。

「那個……我的衣服呢」

這之後,蒂伊給修拿來了換洗衣物,修也總算能平安離開那個地方了。帶備用校服來的這個選擇實在是太正確了。

就這樣回到會場以後,又被莉莉西亞和安潔『你到底又跑到哪裡去啦』這樣責罵。雖然表麵上裝作什麼都冇發生,但一想到剛纔在浴場看到的兩人的身姿,心中就湧出一股強烈的罪惡感。我由衷感到抱歉,但那是不可抗力,原諒我吧!

真正有問題的是艾露那邊。艾露知道了修闖進她們浴場的事,修隨時有可能被逮捕並砍頭的風險。但不可思議的是,現在什麼都冇發生。結果在這之後,直到宴會結束,艾露都再也冇回到會場。

「……艾露,悶在房間裡不出來」

蒂伊有些失落地垂下肩膀。看來她是真的很生氣,

就連自己的侍從蒂伊也不讓見。

現在修他們正在皇城的某個房間中。與莉莉西亞等人,王國代表團的各位告彆以後,修偷偷溜出了自己的房間,來到了蒂伊事先準備好的房間。

不隻是修和蒂伊兩人,阿麗婭,索菲,庫洛洛——修的姐妹們都聚集在這間房中。當然這是絕冇讓任何人發現的絕密聚會。

「哥哥和蒂伊到底乾了什麼呢」

索菲有些詫異地問道。修也不好意思說去偷窺女生洗澡,隻能傻笑著糊弄過去。

「哈哈哈,也冇做……什麼大不了的事呢」

「是麼。我不會過度追問,但也請不要到處跑去玩耍哦。我們應該優先解決眼前的問題」

索菲說了。對,修他們之所以聚集到這個房間,並不是為了討論艾露如何。

「果然,莫妮卡那傢夥出現了的說」

庫洛洛坐在椅子上,一邊吃著點心一邊說。這孩子是拿著一堆點心過來的(隻準備了自己那份)。看來是拜托人打包了會場剩餘的那些點心吧。不知是不是因為她在姐妹中年紀比較小,顯得有些自私。

「並且就連維奧還有席拉那兩個傢夥都來了。看來她們是來真的說」

「說的也是呢,一般的騎士根本無法與『滅神咒具』的持有者抗衡。如果不強到『劍聖』級彆的話……」

修的姐妹們都持有『滅神咒具』。當然,維奧和席拉也有。

「久違地和小莫妮卡說了說話,那孩子還是冇變呢~」

阿麗婭的表情有些困頓。

「小修似乎也嘗試和她溝通了吧,結果如何~?」

「咦?啊,那個……」

「哼,區區修而已,怎麼可能能和莫妮卡正麵交鋒的說」

庫洛洛鄙視地說。

「大概,就是被莫妮卡的話牽著鼻子走,最後灰溜溜地回來了吧。光看那消沉的表情就知道了……好痛,的說」

「庫洛洛,你也要注意自己的措辭哦」

索菲開始勸誡庫洛洛。庫洛洛噙著淚花仰望姐姐。

「因為,事實如此的說!修明顯很消沉,莫妮卡也還是老樣子,是個守財奴……」

守財奴——庫洛洛如此形容莫妮卡。但是修個人並不這麼認為。

莫妮卡確實是每天都要聲明『金錢就是一切』的拜金主義者,但她絕不吝嗇金錢。而且以前還經常很大方地給修零花錢。修也非常仰慕這位姐姐。

「先彆管這個啦~那麼,小庫洛也調查了不少小莫妮卡的事情吧~?知道了多少事呢~?」

「調查了莫妮卡所在的那個桑多露潔·米裡昂公司的說」

五人之中,最年輕但是擁有最聰明的腦袋的庫洛洛,擅長收集情報與狀況的分析。換句話說,她就是參謀。

「桑多露潔·米裡昂公司。簡稱米裡昂公司,是莫妮卡創建的公司。是總公司位於佛羅奴共和國的多國籍企業。這數年以來,以非常迅猛的勢頭收購,合併其他的企業茁壯成長了」

「小莫妮卡的商業才能~以前就很出眾呢~」

「哼,若是大天才——本大小姐來的話,還能創辦出更加厲害的公司的說」

自尊心很高的庫洛洛有些不滿。

「現在的米裡昂公司,與其說是一個企業,倒不如說是一個巨大的經濟體。雖然在我們所在的大陸東部地區這一點並不明顯,但是在巴甘多西方,它可以說是西方諸國的經濟活動的實際支配者」

索菲補充道。也就是說,這是一個規模大到修完全無法想象的地步的公司。

「而這個米裡昂公司最看重的就是軍工業——騎士的裝備和武器,還有應用了最新魔道工學技術的精製『魔元素』之類的。總之他們可以說是用有全大陸最先進的技術的說。讓維奧她們出場劍定也是為了展現自己公司武器有多優秀的說」

「如果小莫妮卡的目的僅此而已的話就好了呢~」

阿麗婭用手抵住臉頰,側過腦袋。

「據姐姐我收集來的情報,這個米裡昂公司,正在往夏繆尼皇國大量運輸武器呢~」

「真的麼?」

「劍定舉辦期間人流量較大,最適合趁亂運輸武器的說」

「但是莫妮卡姐姐這麼做究竟是有何打算呢?」

「畢竟是那個莫妮卡,想必又是什麼陰謀詭計吧」

「嗯,大量往彆國運輸武器這種事,從常識角度來說,動機並不單純呢」

蘇菲也讚同了庫洛洛的觀點。

「我也聽說有很多米裡昂公司的人潛入了皇國。恐怕,在這次的劍定中,莫妮卡姐姐會引發什麼騷亂呢」

「雖然我不喜歡吵架,但是大家都要提高警惕,時刻準備好,以防不測哦~萬一發生什麼狀況,不去阻止小莫妮卡可不行呢」

阿麗婭說道。冇錯,修他們的目的是守護人類世界的和平。如果莫妮卡想要引起不必要的戰爭的話,就必須阻止她。

「到那時候就請小索菲和小蒂伊多加油了哦~」

「是,我一定會的」

「……嗯」

戰鬥力高強的兩個妹妹,索菲和蒂伊點點頭。但是,蒂伊的回答似乎有些有氣無力。

「蒂伊,你有些奇怪呢,今天比平常還要沉默哦」

就連庫洛洛都察覺到了。知道蒂伊的情況的修,並不想讓庫洛洛過多追問,於是便換了一個話題。

「那個……我,要怎麼辦呢?」

「從一開始就冇期待修這種貨色能立什麼功的說!戰力之外,局外的說!」

「但是現在我也有『滅神咒具』啊……」

「無法自由操縱的『滅神咒具』根本指望不上的說!」

「啊,但是啊,今天白天稍微起作用了哦。就是在和那個旺德——和那個劍聖戰鬥的時候」

修簡單地說明瞭今天下午在體育場發生的事。

「……就這樣,當時的我變得能稍微使用一些『凱旋門盔』的能力了」

「嗯~修的『滅神咒具』的啟動原理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奇葩的說!」

「就連庫洛也搞不懂嗎?」

「身為大天才的本大小姐怎麼可能搞不懂的說!實際上,本小姐已經在某種程度上解析了修的『滅神咒具』了」

「咦,真的麼?」

「畢竟冇有實物在,所以這隻是推理……『凱旋門盔』,隻有在修與『敵人』,也就是『會危害家人的存在』戰鬥的時候,纔會發揮功效」

這個已經知道了。

「蒂伊和索菲的實力都早已超越了人類的範疇。要說能加害她們的存在,也隻有那時的巨龍或者是類似的怪物了」

「根本冇有比蒂伊還要強的人嘛……但是,我能對那個叫旺德的人使用咒具哦」

「嗯,畢竟是『劍聖』本來就是超脫出人類範疇的超強騎士嘛,能對他有反應也不奇怪的說」

真是這樣麼——修歪歪腦袋。

「簡而言之,修的『滅神咒具』在冇碰到實力超強,並且對我們擁有敵意的對手的情況下,是無法使用的說」

「原來如此……咦?那,那個旺德——先生,有敵意麼?」

「自己劍聖的寶座被迫讓給了蒂伊。嫉恨蒂伊也是很正常的說」

「看來,也需要提防著旺德卿呢」

索菲說著。

「之前晚宴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他那一種,不是很有善意的氣息。感覺這並不是單純的敵意……」

「冇錯哦~姐姐我也是這麼想的~」

阿麗婭也點點頭,她看了大家一圈。

「但總之,現在需要優先處理的是小莫妮卡呢~大家要時刻提防著小莫妮卡她們的行動,如果有什麼新發現要及時報告哦~旺德卿那邊也要小心一點,拜托大家了哦~」

「知道了」「是,明白了」「明白的說」「……嗯」

修他們迴應了阿麗婭的話以後,便結束了今晚的秘密集會。

隨後,他偷偷溜出這間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如果明天平安無事就好啦~——修在內心如此祈禱著,但同時他也明白,他這個心願實現的機率恐怕並不高。

在修他們所不知道的皇城某處——某些人也在和修他們一樣,進行著秘密集會。

「……狀況有變。今晚就開始行動」

一個男子極力壓低聲音說道。他的聲音顯得有些老沉。

「真是急性子呢。我並不認為這是上策哦」

一個低沉的女聲回答了他的話。

「再等一天。我的部下們明天就能全部到齊了。原計劃是等我的部下到齊以後再行動吧」

「計劃有變。皇帝和蒂伊鬨翻了。今晚皇帝似乎是一個人睡的,時機絕好」

「但我還是認為應該按照原計劃行事呢」

「你要眼睜睜地放跑那麼好的機會麼。就算你的部下冇來,我也能讓我的人去解決」

「……明白了。那麼就照你說的做吧,旺德卿。我就用現在我手上僅有的棋子,支援你」

女性——莫妮卡這麼說著,『呼』地吐出一口紫色的煙。

「明天早上,把修邦雷努的那些人拿下。之後就按原定計劃——」

「但是啊,旺德卿——彆殺了皇帝哦,現在還太早」

「我知道的,我也不想有無謂的犧牲」

「你打算如何處理蒂伊?憑我手上的棋子,要打倒她似乎還有點困難」

「就讓我的部下去解決吧」

「這樣能行麼?再怎麼說她也是劍聖哦」

「我明白,如果有什麼萬一,我會親自料理她」

「既然劍聖大人肯親自出場,那就放心了」

「彆說風涼話了……那我先告辭。我現在就去準備」

「我知道了。我也讓妹妹們開始行動吧」

對話結束,兩人分頭行動,走向了不同的地方。

一個人走在路上的莫妮卡,忽然自言自語起來。

「皇帝,劍聖,那些愚笨的姐妹,還有弟弟——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讓人不禁汗毛倒豎的冰冷嗓音,在空無一人的道路中迴響。

「隨你們掙紮吧——反正到最後,絕對,冇有,能贏過我的人」

-了。特彆是『魔王』這個詞。要問我有多喜歡的話,恐怕是喜歡到遇到【『如果你成為我的同夥的話,世界就分你一半,怎麼樣?要成為我的夥伴麼?』(是\否)】這樣的選擇肢會毫不猶豫選『是』那種程度吧。(譯註:八街你鬨哪樣!)而本作便是塞滿了八街偏激的幻想世界觀,加上美少女和妹妹和幼女和胸部和青梅竹馬和臀部和傲嬌和大腿和大姐姐和**和公主殿下等一堆元素烹調出來的作品。對還冇有讀過本文,不知道我在說些什麼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