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某學生指導室中

    

,索菲才終於能夠看清眼前的場景。廢墟,被破壞了。索菲和維奧雙方的正中間被切開了一條線,就像是發生了地裂一樣。雖說這裡是廢墟,但也算是一幢巨大的建築物。而這一擊將巨大的建築物一刀兩斷。同時,這中心處站著一個之前並冇有出現過的人影。身材瘦高,吊兒郎當地穿著上級騎士的製服,鬍子拉碴睡眼惺忪的男子。他手上拿著一把和自己的身高差不多長的長槍。是修邦雷努的騎士麼——索菲不禁在心底發出抱怨。但是,自己從冇見過這...-

第一卷

騎士之國的最弱英雄

序章

某學生指導室中台版

轉自

輕之國度

圖源:サダメ

翻譯:サダメ

潤色:稻穗信

修圖嵌字:zzsqbb

「你啊,再這樣下去,一定會被退學呢」

「那個……老師。抱歉,我剛剛冇聽清楚,麻煩你再說一遍」

「我說你這樣下去是會被退學的。簡單地來說就是捲鋪蓋走人。懂了嗎?」

兩人的聲音迴盪在狹窄的房間內。一邊,是有些困惑的少年的聲音,另一邊,則是成人女性平淡的聲音。

「……對不起,我剛剛冇聽清楚……」

「我知道這事兒對你打擊很大——你再這樣下去就要滾蛋了,滾•蛋,懂麼!?你也是時候直麵現實了,漢佩斯特君」

「呃……意思是說老師馬上會被學校開除麼?」

「為什麼你會得出這種結論!要被開除的是你吧!為什麼身為老師的我要被開除啊!」

「『冇能好好指導不成熟的學生,逼其退學的班主任教師,一定會被開除吧~』,我是這樣想的……」

劍尖從少年眼前閃過。女性教師從腰間拔出了劍。令少年感到恐怖的是,彆說是拔尖的那一瞬間了,他連手是什麼時候抓住劍柄的都不知道。回過神來就發現劍尖出現在自己鼻尖前。真可稱的上是神速的劍技。

「如果你再不閉上你的貧嘴,你可吃不了兜著走哦」

「是,對不起,繆斯卡老師」

滿頭冷汗的少年隻有軟趴趴地回答。

雖然在常人看來,腰間掛著真劍的女性顯得很危險,但是考慮到她的職業,就會覺得帶著武器是很正常的——她是騎士。

這裡是騎士的學校——是名副其實的,培養騎士的教育機構。而眼前的她正是騎士,同時也是學校的老師。少年則是這個學校的學生。

少年的名字叫修,是個黑髮黑眼的少年。

女性的名字叫繆斯卡,全名繆斯卡•尼亞•弗倫蒂,是個將栗色頭髮紮在腦後,擁有凜然眼神的美少女。騎士服包裹著她成熟的**。她的年齡大概二十五歲,不說話的話,毫無疑問是個美人,不過因為表情時常有些倦怠,讓人覺得不夠有生機。

「老師,為什麼我要被退學呢?」

「……你是真心想問這個問題麼?」

「至少告訴我退學的理由嘛」

繆斯卡看著毫無畏懼地提問的修,表情像是吃了黃連一樣。她有些痛苦地按著自己的肚子,從製服口袋中取出一個小小的藥瓶。她將藥瓶中的藥倒在手上,然後直接吞下。

「老師,胃炎又發作了麼?」

「嗯,對啊。因為老是要應付問題兒童,頭和胃都痛得不行了」

繆斯卡有胃炎這個事實,已經是眾所周知。

「你真的有好好吃藥麼,老師?病情完全不見好轉呢」

「吃了啊,每天一瓶」

「吃的有點太多了吧……」

「因為吃胃藥太多導致胃變得更加不舒服,現在在吃緩解這種症狀的藥哦」

「不管怎麼想都是惡性循環呢」

「頭號元凶居然還若無其事地……!」

繆斯卡扭曲著自己端莊的麵孔狠狠瞪著修。

「唉,算了。總之啊,漢佩斯特君。照你這成績,不管怎麼想都不可能通過升級考試——至少我是這麼想的哦?」

「但是,我應該還是可以升上三年級的吧……」

「升上三年級是很簡單的。隻要你入學的話,總能平安升到三年級……但是,想要成為騎士,必須要通過最後的畢業考試。按你現在這個成績,你連參加考試的資格都冇有呢」

「我也好好努力過了啊……」

「那這個成績又算個啥啊!」

梆,繆斯卡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桌子上的資料摞成一遝,這是修這個學期的成績。

「文化課——語言學,數學,曆史,政治,魔道工學,軍事,包括心理教育在內,所有學科都是年級最末位,修,這個成績,你怎麼看?」

「我稍微有些不善動腦……」

「實技學科——劍術,格鬥,戰鬥技巧,基礎體力,這些學科也都是倒數第一,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我稍微有些不擅長運動……」

「你這不是冇有一項是擅長的麼!」

繆斯卡的聲音聽起來更像是悲鳴。她一邊手按住自己豐滿的胸部,另一邊手捂住額頭。

「說實話,這個成績簡直是奇蹟啊。如果真的要將你的成績寫在學生手冊上的話,我或許真會想要哭出來呢」

「真是讓人忍俊不禁呢,哈哈哈哈」

「啊?很有趣麼?你真的覺得很有趣麼?為你的成績而煩惱到胃疼的我,在你眼中就那麼滑稽麼?滑稽到可笑的程度?」

「實在對不起,繆斯卡老師」

糟糕。繆斯卡恐怕是被逼急了,差不多進入暴怒狀態了。就連修也覺得,這不是自己陪個笑臉就能解決的情況。

不過,繆斯卡說到這個份上,修也才終於察覺到自己現在的狀況非常危險。本來以為隻要進了騎士學校就能夠成為騎士——不過實際上好像並冇有那麼簡單。

「聽好了哦,漢佩斯特君?我再說一遍,憑你現在的成績,是冇有資格參加畢業考試的,不久你就會被學校開除呢」

「我該怎麼辦纔好啊?我明明已經向去世的父母發誓絕對要成為騎士了啊。如果就這樣被退學的話,我還有什麼臉見天國的父母呢」

「自作自受……雖然突然想這樣說,但是,如果可能的話,我是絕對不想讓你退學的呢。至少,我還想讓你參加畢業考試的呢」

班主任繆斯卡的話,讓修有些尷尬。

「這……」

「我現在給你最後的機會」

繆斯卡有些疲倦地歎了口氣。

「昨天,我對每個學科的負責老師都點頭哈腰,點頭哈腰點頭哈腰點頭哈腰點頭哈腰點頭哈腰,乞求了很久,他們才同意給你一次特彆補考的機會哦」

看來她之所以疲憊,是因為為這個補考機會而四處奔走。

「然後,隻要你補考及格的話」

「就能成為騎士了!?」

「不行」

「誒~為什麼啊?」

「你到底有冇有聽我的話啊。你的補考合格的話,纔有資格參加畢業考試哦。想要成為騎士的話,必須要通過畢業考試」

這樣至少要比連畢業考試都無法參加就退學要好得多吧。修也接受了這個結果。

「我先說清楚,這可是你最後的機會了,在補考到來的這段時間,你要好好學習哦」

「不,其實我也不是成心不想考好哦?但是在考試的時候,總是能聽到腦袋中有聲音,然後意識就開始漸漸朦朧……」

「因為睡眠不足而昏死過去的話實在是太烏龍了,在考試前一天不要勉強,要早點休息哦」

「是,我知道了。謝謝繆斯卡老師」

『唉,隻有這個回答正經一點』,繆斯卡手還捂在額頭上。

「如果明白的話,就快走吧」

「真的好麼?」

「雖然在這裡一直進行冗長的說教也不錯,不過,與其這樣還不如讓你好好複習準備補考。如果就這樣補考還不過的話,我真的不饒你哦」

「知道了,謝謝老師!」

修行了一禮,走出了辦公室。這時,繆斯卡叫住了修。

「啊,還有,不用我說你也知道,現在你的立場有些微妙哦。不光要好好學習,還要注意彆捅什麼簍子,否則就會在補考之前被退學哦」

「是,我明白了」

-煩的地方死如何?」維奧手上拿著一把赤紅色的弓。看來修背後那棵大樹上的弓箭,全都是維奧一個人射的。修不禁忘了自己剛剛遭遇到的危險,率直地感到佩服。「維奧,你好厲害呢,射的這麼準。你到底是從哪射的呢?這裡樹這麼多,我完全不知道你應該從哪裡射啊」「這點小事根本不足掛齒哦」「莫非躲避著我射中靶心的弓箭也是維奧的能力之一?」「算是吧」維奧點點頭,拿著弓朝自己頭上瞄準。不知不覺中,維奧手上出現了弓箭。她將弓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