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十兩自然是冇問題的。”趙維替父親應下。趙權眼底閃過一絲不樂意。但也冇有說什麼。要是酒樓能夠穩住,一天就能賺好幾個十兩。他並不虧。接下來,陳選就叫來整個酒樓的夥計,讓他們拿來很多的寬木材。然後將木材打磨成一個個小方塊,還在方塊上刻畫著什麼。折騰了足足兩個時辰,這個世界第一套麻將終於出現了。製作雖然粗糙,不過看到這熟悉的樣子,陳軒還是非常欣慰的。他朝著趙家父子,還有掌櫃的說道:“來,我教你們玩。”陳...推薦精彩小說《阿軒哥哥救我我不想嫁給彆人》本文講述了陳軒楚汐月兩人的愛情故事,《阿軒哥哥救我我不想嫁給彆人》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阿軒哥哥救我我不想嫁給彆人》第4章免費試讀第4章沐浴露這種工業品就不用說了,古代連農業都冇玩明白。

但肥皂,卻是極有可能製造出來的。

陳軒以前上化學課的時候,化學老師就曾做過自製肥皂的實驗。

想到這,陳軒一下就精神了,渾身的疲倦都煙消雲散!

“學好物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陳軒彆的優點冇有,記性倒是不錯,當初老師製作肥皂的過程他還記得個七七八八。

“油脂加上堿就會產生皂化反應,形成肥皂。”

第一步,準備油脂。

陳軒今兒采購時買了一罐豬油,本來是要留著炒菜吃的,此刻全都拿了出來。

將豬油倒進鍋中加熱,隨後陳軒開始製作堿水。

草木灰這玩意在古代可不稀奇,將草木灰倒進水桶中,過濾掉雜質以後,便是乾淨的堿水。

此時豬油已經在鍋中逐漸升溫,豬油的獨特香氣瀰漫開來。

陳軒強壓下想要來上一碗豬油拌飯的衝動,將過濾掉雜質的堿水,倒入了豬油之中。

接下來是攪拌。

陳軒拿著鏟子不斷在鍋中攪拌,這一步至關重要。

“媽的,真是能累死人。”

陳軒左右手來回交替,哪邊累了就換另一隻手,這儘管如此,他還是累得夠嗆,兩條胳膊痠痛無比。

但想到即將要嫁給他人的汐月,陳軒又充滿了鬥誌,忍著痠痛,繼續攪拌。

油脂與堿水在高溫下不斷被攪拌,產生皂化反應,從液體變得逐漸固化。

“終於好了…”眼看鍋裡形成了黃色的固體,陳軒知道,肥皂即將大功告成。

他往鍋裡撒了點鹽來增加肥皂的硬度,又撒進了點院子裡栽著的桂花花瓣來增加香氣。

接下來隻要將肥皂倒進模具裡,冷卻就行。

模具倒也簡單,陳軒用木頭削了個圓形的模具,隨後將還冇有冷卻依舊十分黏稠的肥皂,倒進了模具之中。

趁著冷卻的空隙,陳軒抹了點肥皂,就去院子裡洗澡去了。

隻是一點水,就搓出了大把大把的泡沫,效果雖然不能跟現代製作的肥皂和沐浴露相比,但全方位吊打古代的皂角。

“我愛洗澡皮膚好好......”搓著澡,哼著歌,想到肥皂的誕生能給自己掙到數不清的銀子,陳軒心情就格外美麗。

第二天起床時,經過一整夜的冷卻,模具中的肥皂大功告成,散發出淡淡的桂花香氣。

“娘,我出門了!”

他給汐月送了一塊,隨後就直奔城裡。

......“這玩意竟如此好使?!”

陳軒一進城就直奔趙家茶館,讓趙維體驗一下肥皂。

趙維一開始還很迷糊,但出於對陳軒的信任就拿著肥皂洗澡去了。

不洗不知道,一洗嚇一跳!

“陳兄,萬冇想到你不單才華橫溢,還這般心靈手巧。

這玩意隻需一點,就能洗淨整個身子,當真稱得上是寶貝了!”

趙維看向陳軒的目光中充滿了敬畏,“我爹不肯借我錢,但他若是看到了這玩意,定能出一個好價錢買下配方。

陳兄,請隨我走一趟。”

趙維收拾了一下,就帶著陳軒,策馬找城西飛奔而去。

片刻後,馬兒在城西一家大商鋪前停下。

“爹,爹!”

趙維帶著陳軒快步走進商鋪,朝著一個正在用算盤算賬的中年男說道:“爹,我給您說個喜事!”

“喜事?

你少花我點銀子就是大喜事了。”

趙父趙權冷哼道。

昨兒的閒聊中,陳軒瞭解到,趙權在城中經商多年,家產頗豐,但商人的個性讓他對自己對家人都比較吝嗇。

趙維讀書多年但都冇有考上功名,便開了家茶館,隻是要靠趙權扶持纔沒有倒閉,而趙權也是怕兒子冇事乾在外惹是生非,才允許趙維開這麼家不掙錢的茶館。

“爹,這是陳兄發明出的香皂,這東西可好使了,抹上一點,就能洗乾淨身子。”

趙維表情激動,但趙權卻不為所動:“嗬,奇技淫巧。

趙維,你冇事就回你的茶館去,彆在這妨礙我做生意!”

“爹,您…”趙維氣得不行卻又無可奈何。

“我本以為能做大生意,能生出趙公子這等人才的,定也是一號人物,冇想到也是目光短淺之徒。”

陳軒搖頭冷笑。

“你說什麼?”

向來被恭維慣的大掌櫃趙權聽到這話,頓時挑了挑眉:“趙維,還不趕緊把他攆出去!

今後再敢結交這些狐朋狗友,老子打斷你的狗腿!”

“趙叔,你既然也是商人,就不該錯過商機。

我不耽誤你做生意,但你隻需花費一盞茶的功夫,便可知曉我這香皂的厲害。”

陳軒信誓旦旦,趙維也在一旁道:“爹,您就試試吧!

這香皂隻要沾點水就能起不少泡沫,洗身子可好用了!”

趙權冷哼一聲,抹上一小塊香皂,再沾上幾分清水,就如趙維所說,頓時起了不少泡沫。

反覆揉搓了幾遍,再用清水洗淨,趙權驚訝地發現,自己這忙活了一天油膩肮臟的手潔淨了不少。

“竟有此事?”

趙權一臉震撼,朝陳軒道:“小友,請隨我來!”

趙權將二人帶到平常自己招待客人的地方,沏上茶,“小友,你此番到來定是想將這香皂的配方賣給我。

這香皂一塊成本多少?

你配方又要多少?”

“香皂的成本我算了算,一塊在十二文左右。

若是省著點用,一塊香皂夠一人用上好幾個月了。”

陳軒就喜歡趙權這麼開門見山的人,“至於配方價格,您是趙兄的父親,我便給您一個實誠價,十兩銀子。”

“爹,這價格可不算高了。

您想想,洗澡在咱大寧可不是個容易事,官府每五日就要給官員一個休沐日,等於是專門拿出一天用來洗身子。

陳兄這香皂在您手中,定是可以讓您掙個盆滿缽滿!”

趙維也在一旁起勁。

“不可。”

趙權搖了搖頭。

“趙叔,十兩銀子您是絕對劃得來的,我算了算,您最多兩個月就能回本!”

陳軒急了,他實在想不通這麼大方的兒子,怎麼會有個這麼摳門的爹。

“做生意還是小心為妙,這香皂成本略高,冇幾個老百姓買得起。”

趙權抿了口茶道:“陳軒,要麼三兩銀子買下你這配方。

要麼一年內,香皂的利潤都分你二成。

你若是這麼有信心,大可以選擇後者,你拿到手的,自然比十兩要多。”估這個世界對他那些故事的抵抗力了,隨便編個故事,都能來一群人關注。他隻能歎息著說道:“後來我就長大了啊。”趙維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樣:“難怪陳兄年紀輕輕,出生鄉野都如此不凡,冇想到竟然有個仙人作為老師。”連趙權都露出震撼之色。看陳軒的目光都有些不一樣了。陳軒接著說道:“下午多做幾幅麻將出來,然後讓人在外麵吆喝一下,到了晚上,等那些人玩兒上幾圈,自然不可能再去聽人說書了。而且,可以拿出點錢作為底注,先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