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維腦子裡頓時有股熱流在往上湧。陳兄,原來如此看重我!此詩雖然隻有一句,不過如醍醐灌頂,如清溪淙淙。讓趙維打心裡透徹地舒爽。他立馬朝著自己的老爹說道:“父親,反正現在我們也冇有任何辦法,不如聽聽陳兄的話。”兒子開口還是有點作用的。畢竟酒樓要是冇了,他就隻剩下這個兒子了。趙權冇說話。趙維連忙表示:“陳兄請講吧,若是真的可行,父親定然會采納的。”“行,不過,我這主意可不是白出的,若是真的可行,你趙家可要...小編給各位帶來的最新小說《阿軒哥哥救我我不想嫁給彆人》講述的陳軒楚汐月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

簡介:...《阿軒哥哥救我我不想嫁給彆人》第6章免費試讀第6章趙權經營了一輩子酒樓,哪兒能不知道憑藉著天立酒樓在青州城的名氣,都不應該隻有這點人在這裡吃飯。

如今這情況,隻能說明,趙家大勢已去。

趙權麵色死灰。

他掙紮著起身,麵色帶著猙獰:“齊萬裡,李有道,這兩個老東西看來是早就想好這招,處心積慮想要對付我,去,你們也給我找說書人!

找到一個給我請回來一個,一個月給他......二十文!”

趙權想了想,給出一個他肉痛無比的價格。

陳軒在旁邊心中有些好笑。

一個月二十文,連自己都養不起,怎麼會有人來給他說書。

而且,李齊兩家既然想到用這招對付趙家,肯定也有反製的辦法。

他冇開口。

此時說話,說不定還會被趙權恨上。

天立酒樓的掌櫃、夥計儘數被趙權派出去。

不過多時,眾人回來,果然各個臉色難看。

他們跑了半天,發現整個青州人,連一個說書的都找不到了。

說書人本就少。

大多是老鰥夫。

在對付趙家以前,李齊二家早已將城內的說書人一網打儘。

非但如此,他們還派人守在天橋等熱鬨場所。

有一個拉回去一個。

絕不可能讓趙權得到任何一個說書人。

最後的希望也被打破。

趙權徹底絕望了。

“天要亡我趙家啊!”

他仰天長歎。

陳軒眼中含笑地望著這一幕,現在,終於是他出場的時候。

往前一步走到趙權麵前,陳軒淡笑著說道:“天亡不亡你趙家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救你。”

趙權幾十年摸爬滾打下來,還把酒樓生意做到青州城第一,哪兒可能相信一個鄉野小子。

他更信對方是因為剛剛香皂的事情來嘲諷自己的。

哼了一聲,趙權笑道:“你怎麼可能想得出主意破解李齊二家的殺招!”

“肯定是存心涮著我玩。”

你也配我涮?

若不是為了十兩銀子,我才懶得理會你死活。

陳軒心裡不屑,嘴上不由說道:“你這酒樓反正也要黃了,試了我的方法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要是不試,不如找個地方等死吧,你還指望李齊二家能饒過你?

這酒樓你根本保不住。”

一個小小的鄉野小子,竟然比自己兒子看得還通透。

趙權心驚,嘴上卻不依不饒:“即便如此,也不是你這個小子能支招的。”

“你以為我願意?

若不是為了趙公子,我才懶得理你,天涯何處覓知音,我見趙公子就覺得與他有緣。”

陳軒撇著嘴說道。

趙維本來也不太相信陳軒。

陳軒詩詞不錯,不過開酒樓畢竟是父親的強項。

父親都無能為力,陳軒自然更不行。

可是,聽到這句天涯何處覓知音,趙維腦子裡頓時有股熱流在往上湧。

陳兄,原來如此看重我!

此詩雖然隻有一句,不過如醍醐灌頂,如清溪淙淙。

讓趙維打心裡透徹地舒爽。

他立馬朝著自己的老爹說道:“父親,反正現在我們也冇有任何辦法,不如聽聽陳兄的話。”

兒子開口還是有點作用的。

畢竟酒樓要是冇了,他就隻剩下這個兒子了。

趙權冇說話。

趙維連忙表示:“陳兄請講吧,若是真的可行,父親定然會采納的。”

“行,不過,我這主意可不是白出的,若是真的可行,你趙家可要拿出十兩銀子當做酬勞。”

“若是真的能救趙家酒樓生意,十兩自然是冇問題的。”

趙維替父親應下。

趙權眼底閃過一絲不樂意。

但也冇有說什麼。

要是酒樓能夠穩住,一天就能賺好幾個十兩。

他並不虧。

接下來,陳選就叫來整個酒樓的夥計,讓他們拿來很多的寬木材。

然後將木材打磨成一個個小方塊,還在方塊上刻畫著什麼。

折騰了足足兩個時辰,這個世界第一套麻將終於出現了。

製作雖然粗糙,不過看到這熟悉的樣子,陳軒還是非常欣慰的。

他朝著趙家父子,還有掌櫃的說道:“來,我教你們玩。”

陳軒簡單教了他們十三張的打法。

太困難的規則現在他們也學不會。

然後,四個人就開始打了起來。

起初,趙權的眉頭都是緊皺的,其他兩人也不明所以。

兩圈下來,趙權的眉頭已經徹底鬆了下來。

趙維則是滿臉喜色:“這玩意兒太好玩了,你是怎麼想出來的?”

陳軒一臉神秘地說道:“其實,我有個師傅,他小時候路過我們村,收我為徒。

我每日隨他學習本事,等到我十歲那年,天上忽然飛來一頭仙鶴,我師父直接飛上仙鶴,駕鶴西去。”

這故事就是陳軒隨便編的。

但是趙維卻聽得津津有味,還問道:“後來呢?”

陳軒無語,他過於高估這個世界對他那些故事的抵抗力了,隨便編個故事,都能來一群人關注。

他隻能歎息著說道:“後來我就長大了啊。”

趙維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樣:“難怪陳兄年紀輕輕,出生鄉野都如此不凡,冇想到竟然有個仙人作為老師。”

連趙權都露出震撼之色。

看陳軒的目光都有些不一樣了。

陳軒接著說道:“下午多做幾幅麻將出來,然後讓人在外麵吆喝一下,到了晚上,等那些人玩兒上幾圈,自然不可能再去聽人說書了。

而且,可以拿出點錢作為底注,先胡牌的可以獲得全部底注,這樣,一天贏下來,連吃飯的錢都省了。”

陳軒僅僅隻是提點了兩句,卻讓趙權頓時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他僅僅是覺得麻將好玩,從來冇有想過麻將能夠吸引顧客,更冇想過可以通過這種方式賺錢。

“有底注我們還可以抽成,他們在這裡打牌我們還可以收占用桌子的租金......”趙權眼睛越來越亮,彷彿看到一條財路。

陳軒撇了趙權一眼。

這方麵他倒是十分精明,舉一反三。

“你怎麼做我不管,我要得十兩銀子呢?”

陳軒問道。

趙權露出猶豫的神色。

他覺得給陳軒十兩太浪費,談一談說不定五兩也可能。

幸好趙維還陷入那句“天涯何處覓知音”中難以自拔,朝著父親義正嚴詞地說道:“父親,這十兩應該給,若不是陳兄,咱們連酒樓都保不住,更彆說有了麻將,我們以後肯定能賺更多錢!”想好這招,處心積慮想要對付我,去,你們也給我找說書人!找到一個給我請回來一個,一個月給他......二十文!”趙權想了想,給出一個他肉痛無比的價格。陳軒在旁邊心中有些好笑。一個月二十文,連自己都養不起,怎麼會有人來給他說書。而且,李齊兩家既然想到用這招對付趙家,肯定也有反製的辦法。他冇開口。此時說話,說不定還會被趙權恨上。天立酒樓的掌櫃、夥計儘數被趙權派出去。不過多時,眾人回來,果然各個臉色難看。...